第280章 震惊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8 字数:3484 阅读进度:278/419

内侍又施一礼,恭敬地说道:“回二皇子的话,皇上还在歇息,并吩咐过不准任何人打扰。”

“怎么会这样?”楚凌霄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父皇昨日黄昏明明派人传信,让我今日一早前来见驾,说有重要事情与我商议,怎会直到此时还在歇息?”

内侍听闻此言也是一愣:“有这种事?”

楚凌霄点头,从袖子中抽出了一封手谕:“公公请看,父皇手谕在此,难道还做得了假吗?”

内侍只看了一眼,便可以肯定那的确是楚天奇的字迹,不由试探着说道:“皇上会不会是太累了,因此多睡了一会儿?”

楚凌霄本能地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摇了摇头:“不,不会的,不管有多累,父皇从来不会睡到这么晚的,该不会是龙体不适吧?”

内侍一听不由激灵一下子:对呀,刚才怎么没想到?皇上的确从不曾如此赖过床,必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意外!

看到他的表情,楚凌霄显然也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刻说道:“快,快进去看看,如果父皇怪罪,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有这句话垫底,内侍自然不敢怠慢,立刻一溜小跑进了内室,来到床前小心地开口:“皇上?”

纱帐内毫无声息,他不得不提高了声音:“皇上,皇上您醒了吗?”

仍然没有人回答,楚凌霄已经跟了进来,眉头一皱说道:“不对劲,父皇绝对不会睡得这么沉的!父皇,父皇您醒了吗?儿臣来了!”

内侍已经开始心慌意乱,就算睡得再沉,如此叫喊之下也应该有所察觉了,为何纱帐内还是静得令人头皮发麻?

彼此对视一眼,楚凌霄终于咬了咬牙:“父皇,儿臣要揭开纱帐了,请恕儿臣无礼!”

说着他深吸一口气,慢慢揭开了纱帐。原本以为接下来会看到什么异常情况,内侍早已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脚底下更是后退了一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楚天奇就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外表看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仿佛还睡得十分香甜。

原来真的只是睡过了头。内侍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不等他脸上的笑容完全绽开,便陡然听到楚凌霄一声惊呼:“父皇!您怎么了?”

什么?真的出事了?

内侍刹那间大吃一惊,早已紧走两步奔了过去,定睛一看才发现楚天奇哪里是在睡觉,根本已经不知昏迷多久了!此时的他脸色惨白,双眼紧闭,而且浑身僵直,似乎连胸口都已经没有了丝毫起伏,乍一看去,简直就是一具尸体!

内侍只觉脑中轰地一响,下一刻已经扑通一声软倒在地,陡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皇上!”

“父皇!父皇!”楚凌霄根本顾不得理会他,跪在床前抓住楚天奇的肩膀猛烈地摇晃着,“父皇您快醒醒!您这是怎么了?父皇……”

楚天奇依然双眼紧闭,可是在楚凌霄的摇晃下,他的嘴角突然涌出了一些鲜红的血液,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立即弥漫开来,闻之令人作呕!

看到这一幕,楚凌霄顿时吓得脸色大变,越发用力的摇晃着:“父皇!父皇您怎么了?”

楚天奇依然毫无反应,口中却又有一些血涌了出来,倒是一旁的内侍突然反应过来,哆哆嗦嗦地问道:“二皇子,要不要叫、叫太医?”

楚凌霄如梦初醒,立刻尖声大叫:“太医,太医!”

被这巨变惊动的不只是太医,宁皇后、颜贵妃、庄德妃等人也都得到了消息,纷纷赶了过来,各自惊惧不已,更为皇上的安危担心。

看到楚凌霄在旁,宁皇后立刻上前两步问道:“不敢请问二皇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皇上还好好的,怎会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楚凌霄摇了摇头,满脸担忧:“儿臣不知,儿臣是接到父皇的手谕才赶回来的,回来的时候父皇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宁皇后闻言吃惊更甚,又召过一旁的内侍询问了几句,才知道昨夜楚天奇是独自一人安歇的,如此说来,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眼见太医还在不停地忙碌着为楚天奇做检查,宁皇后又是担心又是害怕,只得借着说话的方法缓解心中的恐惧:“二皇子说是接到皇上的手谕才赶回来的?不知皇上召二皇子所为何事?”

“儿臣不知。”楚凌霄摇了摇头,“父皇只是说有重要的事情与儿臣商议,但究竟是什么事,手谕中却并未提及。”

宁皇后点了点头,心中的疑惑又增添了几分:皇上究竟有什么事情,竟然要与这个一向身在方外的皇子商议?若是国家大事,他不是应该直接找狼王比较靠谱吗?还是说这件事只跟二皇子有关?

便在此时,太医终于为楚天奇检查完毕,直起了身子,宁皇后眼睛一亮,立刻抢上一步问道:“太医,怎么样?皇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医眉头紧皱,神情凝重地躬身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臣等认为皇上所患的乃是肺疾。”

“肺疾?”宁皇后呆了一下,“皇上的龙体不是一向好好的吗?怎会突然患了肺疾?”

太医略一沉吟,接着问道:“不敢请问皇后娘娘,皇上这几日是否曾经出现过咳嗽的症状?”

经他一提醒,宁皇后不由恍然,连连点头:“没错没错,你这么一说本宫倒是想起来了,皇上这几日的确有些咳嗽,有时咳得急了,还会气喘呢!”

“那便是了。”太医点了点头,跟着叹了口气,“除了咳嗽,应该暂时没有其他症状,皇上才不曾加以重视。其实这种病发作迅速,等觉察到不对劲时,可能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此言一出,宁皇后顿时吓得一哆嗦,脸色更是瞬间苍白:“你说什么?来不及?来不及是什么意思?皇上他……”

太医更是不敢抬头,小心翼翼地答道:“娘娘,皇上如今已经吐血昏迷,恐怕……”

恐怕后面会有些什么内容,宁皇后简直不敢想象,整个身体更是猛地趔趄了一下,身旁的侍女赶忙上前相扶:“娘娘小心!”

宁皇后只觉脑中阵阵晕眩,眼前更是金星乱冒,好不难受!紧紧抓着侍女的手,她急促地喘息了片刻,才好不容易重新积聚起了一些力气:“太医,难道就不能想想办法了吗?皇上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就这么短短一夜的功夫,怎么会严重到这样的程度?”

太医依然摇头,不过不等他开口说话,原本浑身僵直的楚天奇突然剧烈地颤了几下,嘴角瞬间涌出了大量的鲜血,触目惊心!

宁皇后正好面对着床榻,早将这一幕看在眼中,顿时吓得一声尖叫:“皇上!”

伴随着尖叫,她早已忘记了恐惧,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跪倒在床前一边流泪一边哭喊:“皇上!你怎么样?皇上……”

不只是她,其余嫔妃同样吓得魂飞魄散,各自扑上前尖叫:“皇上!皇上!”

众太医眉头紧锁,却各自垂首站在一旁,显然已经无计可施。哭喊了几句,宁皇后才突然反应过来,猛地回头说道:“太医,皇上又吐血了,你快过来看看呀!”

然而太医仍然只是摇头:“请皇后娘娘恕罪,并非臣等敢不尽力,而是皇上恐怕真的……已经药石无效了。”

这句话更如同晴天霹雳,将所有人震得瞬间僵住,如同傻了一般,居然连哭喊都忘记了!宁皇后更是浑身一软,一屁股跌坐在了床前,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来?

不过片刻之后,她突然眼睛一亮,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快!快去请琅王妃,她医术高明,一定可以救皇上的……哎呀!”

一句话未说完,她突然感到有一股莫名其妙力量在她的腰间推了一下,令她不由自主地扑通一声倒了下去,上半身更是趴在了床头。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她本能地用手用力一撑,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将楚天奇的脑袋压在身下。

不过这一下却正好按在了枕头上,将枕头推得歪到了一边,一块黄色的布帛顿时露了出来。

这黄帛在场的众人简直再熟悉不过,那分明就是圣旨!皇上怎么会把圣旨压在枕头底下?是临时想到了什么还未来得及写,还是已经写好放在枕下随时准备公布?

疑惑间,宁皇后已经重新站直了身体,看着那道圣旨,她暂时不敢伸手去拿。不过侍女已经领命迅速离开,无论如何先把琅王妃请来看看再说,那几乎已经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眉头一皱,楚凌霄上前几步躬身说道:“母后,儿臣觉得似乎有些奇怪,父皇怎会将圣旨压在枕下?会不会是他有什么事想要交代却未来得及?”

宁皇后不自觉地点头:“本宫也这样想。但万一不是呢?倘若圣旨上有什么机密内容,本宫却私自翻看,岂不是有违律法?”

楚凌霄点头:“母后顾虑的是,既如此,那就先请琅王妃来瞧一瞧再说,倘若果真有必要,大不了再请几位朝中重臣前来作证,便不算是私自翻看了。”

宁皇后默默地点了点头,暗中祈祷端木琉璃真的可以再一次创造奇迹,那样她宁愿不知道圣旨上究竟写了些什么,或者她宁愿相信圣旨根本就是空的,只是楚天奇随手将其放在了枕下而已,虽然这种可能几乎可以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