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你猜我是谁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5 字数:3484 阅读进度:263/419

一声门响,楚凌云已经背着手走了进来,满脸遗憾:“居然被你识破了,我还想趁着你对琉璃动手的时候对你下手。”

随后而入的是蓝醉,而且一进门他的目光就直接锁定了诗雨,更是不言不语地走到她的面前站定,摆明了要跟她死嗑。

诗雨苦笑,忍不住抚额:“蝙蝠公子,我没得罪你吧,你放过我行不行?”

蓝醉神情平静:“我只是看着你而已,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什么也不做。”

诗雨咬了咬牙,突然转头看向无名:“对不起了,主子,你自求多福,我帮不了你!”

到了这一刻,无名反而完全放松下来,他以手支颌,笑容可掬:“狼王,这是你的主意吧?你特意挑在这手术关键期动手,让我翻脸不行,不翻脸也不行,是不是?”

楚凌云大刺刺地点头:“没错,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舍得浪费。虽然琉璃觉得有些不地道,但我不在乎。我要的只是结果,不管过程。”

无名叹口气点了点头:“所以我就说,还是王妃更讨人喜欢。”

楚凌云眼中瞬间掠过一抹凌厉的光芒,周围几人甚至已经觉得杀气翻卷,无名却毫不在意,反而笑得更加开心:“我说的是实话,不服你咬我啊!”

众皆无语:这风格,活脱脱就是第二个狼王,都有够无赖。

楚凌云看着他,一眨眼的功夫已笑得温温柔柔:“琉璃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你的名字?”

无名越发得意,翘起了二郎腿:“你不是很聪明吗?那你猜呀!你要猜对了,我绝不否认就是。”

楚凌云唇线一凝,接着淡然一笑:“我第一次看到蓝醉的时候曾经说过,想不到在这玄冰大陆上,除了地狱门主段修罗之外,还有我估不透武功深浅的高手。”

此言一出,无名所有的动作都有了片刻的停顿,接着却只是眨了眨眼睛:“那又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说除了这两个人之外,如今又出现了第三个你估不透的高手,也就是我?”

楚凌云笑笑:“我一向很喜欢吹牛,但是我敢说,玄冰大陆上没有那么多我估不透的高手,所以你不是第三个,是第一个,而蓝醉是第二个。”

也就是说,面前这位无名其实是“一门三阁”中的一门,也就是地狱门的门主,段修罗!

也就在他这几句话出口的一瞬间,无名的气质突然变了,原本一直温和的眸子里更是光华流转,一看便知是个绝顶高手!

楚凌云挑唇:“怎么,想否认?”

无名淡然一笑:“我说过,如果你猜对了,我绝不否认,现在,我不否认。”

原来,他果然就是段修罗!一门三阁五教七大派,地狱门高居榜首,其实力可见一斑。身为地狱门的龙头老大,段修罗的武功深浅究竟如何,只怕没有人知道!

不止如此,在此之前其实还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段修罗究竟是男是女,是肥是瘦,更没有人知道他容貌如何,姓甚名谁,段修罗也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

神秘的地狱门主,更像一个无形的存在,甚至一度有人怀疑究竟有没有这个人,还是只是地狱门下的弟子编造出来,用以震慑世人的!

而今天,这个无形无影的神秘人物居然在琅王府出现了,端木琉璃只想说,狼王,你好大的面子。

静了片刻,无名……不,段修罗突然笑了笑:“各位丝毫吃惊的意思都没有,果然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

楚凌云早已站到了端木琉璃身后,淡然一笑:“若不是已经猜到了,怎会这样招待你?其实你的身份并不难猜,当我第一眼看到你,发现掂量不出你的深浅,在我脑中出现的便只剩下了寥寥数人。”

段修罗点了点头:“佩服,如此说来,我还是来得太轻率了,倘若我把自己的功力封住一些,让狼王一眼就看出深浅,或许更容易隐瞒身份。不过我虽这样想过,却又怕你看出我功力不深是因为暂时被封,反而更容易引起你的怀疑,所以思来想去,我还是这样来了,却没想到我最担心的一点,到底还是成了破绽。”

楚凌云瞬间笑得有些得意:“不错,我能想到你是段修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你功力太高。”

“这个破绽就不算小了好不好?”段修罗不由叹了口气,“狼王的武功独步天下,功力比你更高的本就屈指可数,就算用排除法,也能想到是我了。”

楚凌云眼中瞬间掠过一道锐芒:“那你还来?是想让琉璃治好你的手之后,再按照雇主的要求杀了我,或者是琉璃?”

别忘了,地狱门是玄冰大陆最大的杀手组织,甚至因为它的存在,其他杀手组织已渐渐消失无踪,地狱门一枝独秀,门下高手如云,只要锁定目标,无不手到擒来。

所以连地狱门主都亲自驾临,当然是为了消灭锁定的目标,否则难道是想游山玩水吗?

当然话又说回来,要想对付楚凌云这样的高手,除非地狱门主亲自驾临,否则不管派多少高手前来都是徒劳。

能够被狼王推崇为天下第一高手,段修罗的身手可想而知。然而此刻身份虽然已经被揭穿,他却丝毫杀意都没有,反而笑得十分开心,仿佛一个偷糖吃被父母抓住的孩子。

摇了摇头,他含笑说道:“狼王误会了,我此番前来绝对没有一丝一毫伤害王妃之心,否则愿受千刀万剐之刑。”

楚凌云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段修罗便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是真的,我主要的目的真的只是想请王妃替我治手,当然,顺便再来找你。”

楚凌云终于开口:“找我干什么?有人出钱买我的命,是不是?”

“是,不过我拒绝了。”段修罗含笑点头。

楚凌云挑了挑眉:“为什么?我说过你功力应该在我之上,未必不能得手。”

段修罗伸出了手指:“第一,你的命无价,他出的价钱连你的一根手指头都买不到。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根本杀不了你,何必自找麻烦。当然还有第三,就是我一直十分敬佩你的为人,一直有心结交,只可惜高攀不上你这堂堂皇子。我们虽然是杀手,但也有自己的原则,如果是不该杀的,无论对方出多高的价钱都不会接,狼王就是其中之一。”

楚凌云又挑了挑眉,段修罗便重重地点了点头:“是真的。你可以怀疑我的一切,但不必怀疑这些话。如果单纯论内功深浅,我或者的确比你高一点,但那并不是一切,不是我内力比你高就一定可以得手。”

楚凌云笑笑:“既然如此,就像琉璃说的,你为何隔三差五趴在我的屋顶上偷kui我?”

“因为我想试一试。”段修罗挠了挠头,无比认真地说着,“我想试一试如果我倾尽全力,有几分可能将你打败。不过很可惜,虽然我隔三差五就趴在屋顶上偷kui你,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无论任何时候,你浑身上下都没有丝毫破绽或空门,佩服,狼王果真名不虚传。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自问内功深厚,绝没有任何声息,照理来说,你根本不可能听到我的存在。”

楚凌云瞬间万分得意:“若单靠听,我的确不可能发现你的存在,不过可惜,有些东西不是内功深厚就可以掩饰的,别忘了,如今琉璃正在为你做手术。”

段修罗显然并不明白其中的玄机,不由眉头一皱:“什么?”

楚凌云抬手指了指他的手腕:“每一次手术之后,琉璃都在你的患处涂上了促进断骨愈合的药物。”

段修罗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抬起手放到鼻端轻轻嗅了嗅,却依然不解:“没什么味道啊!若是有,我早就闻到了。”

“有,只不过味道极淡。”楚凌云回答,“或者说,那已经不能算是味道,只是一种比较清凉的气息,正常人根本不可能注意到。不过我受过琉璃的特训,当然能够觉察。”

端木琉璃本身对气息就异常敏感,之前因为有人故意用一种药物引发了楚凌云体内的寒毒,才让他险些一命呜呼。为防止再出现这种意外,端木琉璃便对楚凌云进行了嗅觉方面的特别训练,如今果然卓有成效。

段修罗的目光早已转向了端木琉璃,连连点头赞叹:“王妃果然好手段,居然连我都中招了。这么说我每次趴在屋顶,你都能够很快察觉?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这不是摆明了拿我当猴耍吗?”

端木琉璃笑笑,接过话头:“你别瞪着凌云,这是我的意思。虽然表面上你的确是为求医而来,但你既然易容改扮,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们便不能不有所防备。如此一来,至少凌云不会处于被动。”

段修罗忍不住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自己做得十分高明,原来从第一个回合的交手开始,我就已经输了,真是太丢脸了。”

一直沉默的诗雨突然冷笑一声:“活该,早就叫你别动那些歪心思,安安稳稳等王妃给你治好了手就卷铺盖走人,你偏不听,如今怎么样?自取其辱了吧?”

段修罗瞪了她一眼,哼了一声:“好歹当着外人的面,你给我留几分面子。”

“你还想要面子?”诗雨依然不客气地冷笑着,“想要面子,就别做这种丢脸的事啊!如今把狼王给惹毛了,我看你怎么收拾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