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告别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4 字数:3345 阅读进度:257/419

不等众人脸上变色,眼前突然人影一闪,楚天奇已经蹿了出来,满脸悲愤和震怒地嘶声大叫:“谁?到底是谁!是谁给皇后下毒,给朕滚出来!你!你!还有你,是不是你?”

一边说着,他一边连连不断地点了几个人,手上居然还有鲜血不停地往下滴落,显然是方才宁皇后刚刚吐出来的!

这一幕实在令人毛骨悚然,被点到的几人虽然问心无愧,却也吓得连连后退,不停地摇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端木琉璃也是满脸不敢置信,壮着胆子上前几步小心地问道:“父皇,难道皇后娘娘真的已经……”

“报……”

楚天奇还未来得及回答,突听门口传来一声高喊,一名大内密探已经急匆匆地奔了进来,单膝跪地:“启禀皇上,已经搜到化魂!”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楚凌云端木琉璃和楚天奇!尤其是夫妻二人,不自觉地对视一眼,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不妙!

一片静寂之中,楚天奇突然咬牙开口:“说,快说!到底是谁下毒害皇后,朕绝对饶不了她,朕要让她给皇后陪葬!”

这大内密探竟然迟疑了一下,不自觉地稍稍抬头,往凝贵妃所在的方向溜了一眼,接着才低下头小心地说道:“启禀皇上,化魂乃是从……贵妃娘娘的寝宫搜出来的!”

因为太过震惊,众人反而没有了任何反应,许久之后才爆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呼,所有人都已将目光转到了凝贵妃的脸上:原来是她?也难怪,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她都比皇后更有资格成为一国之母,但是凤冠居然旁落他人,她自然心怀不甘!

楚凌云和端木琉璃不自觉地吐出一口气:很好,这个玩笑可开大了!昨日秦铮调查了所有主子的寝宫,却唯独跳过了凝贵妃,原本以为那是因为她绝无可疑,谁知居然留下了这么大的隐患!

很明显,这根本就是有人栽赃嫁祸,倘若秦铮去她的寝宫逛一圈,不就可以提前将化魂搜出来了吗?这还真是有够讽刺的!

楚天奇脸上的震惊不亚于任何人,他直瞪瞪地盯着凝贵妃,好半天才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字:“你、你、原来是你……”

凝贵妃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神情还算镇定,并不曾大喊大叫地为自己辩白,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不,臣妾没有,请皇上明察,这根本是有人栽赃。”

“栽赃?”楚天奇又咬了咬牙,“若论害皇后,你最有动机,而且如今你也很容易弄到这种剧毒,你要朕如何相信你的清白?”

此时秦铮已经来到了外室,听到楚天奇的话,众人本能地转头看了过去:没错,秦铮是用毒高手,又是楚凌云的手下,凝贵妃想要弄到剧毒确实易如反掌。

凝贵妃眉头微皱,仍然摇头:“臣妾冤枉,臣妾从来不曾想过做皇后,与皇后娘娘更是从无任何恩怨,何来的动机?这定是真正的凶手将化魂偷偷放在臣妾的寝宫,好栽赃嫁祸,请皇上明察!”

楚天奇脸上的悲愤虽然稍稍褪去了些,目光却依然阴冷得令人发颤:“你所言虽然也有几分道理,但化魂既然在你宫中出现,你总是脱不了嫌疑,朕只能将你拿下问罪!倘若你果真清白,自然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来人!”

一声令下,便有大内侍卫上前,楚凌云眉头一皱,抢先几步拦在了前面:“慢着!父皇,既然我身边有用毒高手,母妃为何不选择更隐秘的剧毒,也免得立刻就露出破绽?最重要是,搜查寝宫的主意是我和琉璃提出来的,就算此事是母妃所为,我们难道会忘记让她提前销毁罪证?”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有道理,这一点的确太说不过去。

楚天奇看向凝贵妃的眼神也稍稍缓和了些,但仍然冷冷地说道:“不错,你说得也有道理,因此朕只是说凝贵妃有嫌疑,并不曾说她就是真正的凶手。既然有嫌疑,当然应该先行拿下,好把事情调查清楚。如果她问心无愧,又有何惧?”

楚凌云目光一凝:“但是……”

“云儿,不必多说了。”凝贵妃突然开口,“皇上说的对,既然我问心无愧,又有何惧?我相信你和琉璃一定会把真相调查清楚,还我清白的。不必劳烦,本宫自己走。”

“慢着!”楚天奇却突然开口叫住了她,“不管你是不是凶手,皇后已经去了,照规矩,你必须进去向她告个别,还有你们……也是一样。”

虽然贵为天子,楚天奇却到底是个普通人,说到此处,他已有些哽咽,不得不转过身去,免得被人看到他泪流满面的样子。

凝贵妃抿了抿唇,点头答应一声,接着当先进了内室。其余等人也垂首跟了进去,大气不敢出。楚天奇挥了挥衣袖,随后跟上。

谁知刚刚走进房中,正在哭喊的侍女突然膝行两步来到楚天奇面前,大声哭叫着:“皇上,皇后娘娘死不瞑目啊!求皇上一定严惩凶手,为皇后娘娘报仇!皇后……皇后死的好惨啊!”

房中本就充斥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虽然离的远,但也可以看出床上的宁皇后毫无声息,死气沉沉,本已足够令人头皮发麻,再听到侍女的哭喊,众人哪里还沉得住气,早已浑身发颤,几乎忍不住夺路而逃!

凝贵妃的神情倒还镇定,微微叹了口气,她首先上前对着床上的宁皇后行了一礼,轻声说道:“皇后娘娘,您只管安心去吧,云儿和琉璃一定会查明真相,为你报仇的。”

说完,她转身退到一旁,叹口气说道:“皇上,皇后娘娘果然死不瞑目,希望她在天之灵能够保佑云儿和琉璃找出凶手,臣妾先去了。”

楚天奇并不曾作声,凝贵妃便又叹了口气,这才飘然而去。

接下来是庄德妃,她同样上前两步行了一礼,可是当她不自觉地看向宁皇后的脸,顿时吓得倒退了两步,险些失声惊呼!用力捂住嘴,她迅速奔了出去,免得在人前失态,增加众人的怀疑。

天哪!太可怕了!

接着上前的便是梅妃,看到庄德妃的反应,她的脸色早已比方才还要苍白,不得不咬紧牙关鼓了半天劲,才一步一步挪了过去,头也不抬地行了一礼:“皇、皇后娘娘,您……您走好……”

原本是想尽快闪到一旁的,然而起身的瞬间,她的目光仍然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宁皇后的脸上,顿时啊的一声尖叫,跟着双腿一软,居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床前!若不是及时伸手扶住了床沿,几乎就要趴在了地上!

没错,宁皇后的确是死不瞑目,因为她虽然已经毫无声息,双眼却瞪得溜圆,似乎正狠狠地盯着她,显得极不甘心!

不只如此,她的双眼、双耳、口中都流出了鲜红的血,居然是剧毒发作之下七窍流血而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难怪方才庄德妃会吓成那个样子!

这一下跪倒,宁皇后那张恐怖的脸越发近在咫尺,极端的恐惧恶心之下,梅妃越发尖叫连连,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啊!啊!救命啊!不要!”

楚凌云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垂在身侧的右手轻轻一弹,一缕指风过处,梅妃哪里还站得起来?虽然拼命挥舞着双手尖叫个不停,却始终无法离开半步,只觉得宁皇后越发狠狠地瞪着她,而且她唇角仿佛往上挑了挑,勾出了一抹阴冷的微笑!

这一幕让梅妃呆了一下,将着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尖叫:“啊!”紧跟着双眼一闭,砰的一声昏倒在了床前!

众人早已大惊失色,忍不住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楚天奇一声冷哼:“来人,将她送回去,其余人继续!”

侍卫不敢怠慢,立刻上前抬起梅妃迅速退了下去。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后面的众人根本不敢再抬头,虽然一一上前告别,却再也没有人敢去看宁皇后的脸。

当梅妃从昏迷中醒来,觉得自己仿佛死过一次那么难受。转头看看四周,竟然漆黑一片,一丝光亮也没有,原来天已经黑了?自己居然昏迷了那么久吗?

不过一想到昏迷,她骤然想起了导致她昏迷的原因,宁皇后七窍流血的样子瞬间浮现在了眼前,令她刷地翻身坐起,本能地一声尖叫:“啊!”

实在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那剧毒果然厉害无比,怪不得之前楚凌扬会拿它当作至宝!

喘息了片刻,她渐渐平静了一些,眼中顿时掠过一抹阴狠:可怕又如何?再可怕她也已经是个死人,而且大内密探已经在凝贵妃的寝宫搜出了剧毒,她的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了,再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她!

咬了咬牙,梅妃拼命告诫自己一定要保持镇静,绝不能自己吓唬自己,结果露出破绽。因为方才那剧烈的喘息,她只觉得口渴难耐,不得不挣扎着下了床,摸索着走到桌旁点燃了烛火,接着倒了杯茶,同时心中有些奇怪,往常就算无星无月,也会有别处的烛光透进一些,今日怎么黑得如此彻底,竟然伸手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