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毫无线索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3 字数:3422 阅读进度:255/419

端木琉璃答应一声:“那就好!计划真正开始实施是在抵达之后,方才我和凌云商议了一下,给你提供个参考,到时候你再灼情处理。”

说着她将两人方才的商议结果详细讲述了一遍,楚凌飞认真听,用心记,不时点点头,最后才不放心地问道:“三皇嫂,朝落花是不是这个季节开放?我们能找到吗?”

“这个我已经问过秦铮了。”端木琉璃回答,“他说朝落花的花期的确快要过去,但路上若没有过多耽搁,说不定还能找到几朵。当然这并不是重点,我们已经告诉皇上,至少三两年内找不到朝落花并无大碍,你只管实施你的计划。至于这个谎该怎么来圆,我们再商议。”

楚凌飞点头:“如此,多谢三皇兄和三皇嫂成全!”

看着他告辞离开,楚凌云突然叹了口气:“老七走了,现在五弟也走了,当初我们兄弟九人有多热闹,现在扳着指头算一算,竟然所剩无几了,真是……”

楚凌扬押入了死牢,楚凌宵常年不在宫中,楚凌跃原来只是个野种,而且因为修炼邪功死在了牢中,楚凌欢已经离京出去历练,为了终身的幸福,如今楚凌飞也必须暂时消失。算来算去,当初的九兄弟如今还平平安安留在京城之中的居然只剩下了他们四人,实在令人唏嘘。

端木琉璃笑笑,语气反倒十分轻松:“五弟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怕什么?何况天下本就没有不散的宴席,有很多东西都是注定的,强求不来。”

楚凌云沉默片刻,很快便重新笑得如往常一般:“说的对,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是这般人来人去,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就够了。”

再说下去未免有些沉重,端木琉璃立刻聪明地转移了话题:“好了,五弟的危机暂时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尽快找出真正的凶手,免得她继续伤害宁皇后。”

黄昏时分,秦铮便满脸失望地走了进来。看到他的表情,端木琉璃便心中有数:“什么都没查到?”

秦铮点头:“各宫主子的住处都不曾发现化魂。”

端木琉璃挑了挑眉:“那么快?当日向皇后请安的主子不下十几位,这么短的时间你便一一查明了吗?确定没有遗漏?”

秦铮得意地晃了晃脑袋:“还用得着我亲自出马吗?隐卫是干什么吃的?”

忘了眼前这位臭屁得不得了的小子是隐卫的首领了。端木琉璃看他一眼:“隐卫很厉害是没错,但未必个个都是用毒高手,你确定他们懂得分辨化魂?”

秦铮再次点头:“王妃请放心,化魂虽然无色无味,但若与另一种药物混合,就会生出一种十分酸涩的味道,极容易分辨。”

端木琉璃虽然一直跟着秦铮学习用毒,但对于化魂还不曾涉及,听闻此言不由挑了挑眉,表示不解。

秦铮瞬间很是得意:“这么说吧,将这种药物撒在房中,最多一个时辰之后,如果闻到酸涩的味道,说明房中藏有化魂,反之则没有。”

端木琉璃了然:“只需一个时辰?”

秦铮点头:“是,一个时辰足够这种药物渗透到房中的每一个角落,哪怕是密室或者掘地三尺。当然他若是深埋地下数米,那就没办法了。所以为防万一,我们还是多等了几个时辰,但仍然没有发现。”

正常来说这种可能性不大,在寝宫中挖一个数米深的坑,很难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端木琉璃沉吟着点了点头:“一个隐卫负责查探一位主子的寝宫,怪不得这么快。那你去了哪里?”

“自然是梅妃那边。”秦铮摸着自己的下巴,“她的嫌疑最大,自然必须查探得分外小心,不过可惜,什么都没发现。”

端木琉璃不由皱了皱眉:“这么说,我们错怪她了?”

“有可能。”秦铮点头,“不过也有可能她将化魂藏得极为隐秘,或者她以为宁皇后已经死定了,便把剩下的化魂彻底销毁了。”

若是前者还好,若是后者就麻烦了,相当于死无对证。

挠了挠头,端木琉璃转头看向了楚凌云,后者却满脸无辜:“你看我干什么?”

“因为你长得英俊。”端木琉璃冷笑一声,“这不是废话吗?快想办法呀!”

楚凌云摸摸鼻子:“秦铮,你确定所有主子的寝宫都查过了?”

秦铮点头,又摇头:“只有一个不曾查过。”

楚凌云立刻反问:“母妃?”

“是!”秦铮点头,“世人皆知凝贵妃与人为善,而且从无争宠之心,她根本没有必要伤害宁皇后。”

那倒是。楚凌云略一沉吟,接着问道:“就算化魂已经被销毁,难道就无法从残存的气息上,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秦铮摇头:“这个很难,因为残存的气息很快就会完全消失。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下毒的人根本就不懂用毒,甚至完全不了解化魂的毒性,这才露出了马脚。”

楚凌云顿时饶有兴趣:“马脚?”

“没错。”秦铮侃侃而谈,“化魂虽然厉害,却是一种慢性毒药,若是用的分量适当,半个月之内不会有任何异常,之后中毒者才会慢慢觉得无力,头晕,视线模糊,直至虚弱而死,太医也看不出什么破绽,只会以为此人是病逝。”

楚凌云恍然:“如此一来,凶手自然不会引人怀疑。”

秦铮笑了笑:“正是如此,可惜这个人用的药量是正常剂量的数倍,才导致宁皇后体内的剧毒当场发作。”

“这一点讲不通。”沉默了许久的端木琉璃突然开口,“既然决定以此作为达到目的的手段,此人怎会不问清楚用法?难道向他提供这种剧毒的人也不知道该如何用吗?”

秦铮挠了挠头:“有道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三人再度陷入沉默,各自无计可施。端木琉璃虽然是法医特工,但在任何科技手段都无法借助的玄冰大陆,有些时候还是会束手无策,尤其用毒还是她的弱项。

一阵脚步声响,三人不自觉地转头看去,邢子涯已经迈步而入。看到三人的目光,他眉头一皱:“有事?”

秦铮摇头:“没事,你有事?”

邢子涯又皱了皱眉,抬头看了看天色:“不是饭点儿了吗?今天不管饭了?”

三人这才注意到夜色已经完全降临,便齐齐地点了点头:“管!”

邢子涯上前几步,有些狐疑地看着秦铮:“师兄,出什么事了?”

秦铮叹口气,将事情经过简单讲述一遍:“找不到化魂,也就查不出凶手,对身为用毒高手的我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这若是传了出去,我怎么好意思再做你的师兄?”

他只顾着哼哼唧唧,端木琉璃却已经细心地发现邢子涯的目光不停地闪烁着,不由立刻问道:“子涯,你是不是想起了与此有关的事情?”

果然,邢子涯立刻点头:“是,大约三年多前,户部尚书之女岳芳可因病去世之事,不知王爷、王妃可还记得?”

那个时候,年方二八的岳芳可出落得花容月貌,身手不凡,也算得上京城中的知名人物。后来大皇子楚凌扬与她两情相悦,便奏请楚天奇为他们赐了婚,而且已经定下吉日,她很快就会成为楚凌扬的侧妃。谁知仅仅三个月之后,她便因病去世,楚凌扬还万分伤心,很是颓靡了一阵子。

那个时候端木琉璃还不曾因为穿越变成如今的样子,自然无心理会旁人的事,不过楚凌云立刻便点了点头:“记得,怎么了?”

邢子涯抿了抿唇,接着说道:“当时琰王不知如何得到的消息,悄悄跟我说大皇子根本就不是心甘情愿,而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岳芳可手中,岳芳可以此为要挟,他才不得不声称两情相悦。因此琰王怀疑岳芳可的死有蹊跷,命我偷偷去开棺验尸。”

想不到其中还有这样的隐情,端木琉璃不由转头看向了楚凌云:“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知道?”

楚凌云笑笑:“那个时候我中毒残废,自顾尚且不暇,哪有心思理会别人的事?”

有道理。端木琉璃点头,又看向邢子涯:“用病死来掩饰中毒而死是最容易瞒天过海的,因此琰王才专门派你去开棺验尸,对不对?”

邢子涯点头:“是。幸好当时大皇子并不知道琰王已经起了疑心,我顺利地开了棺木,果然发现岳芳可其实正是因为中了化魂而死,才不曾露出任何破绽!”

而这一句无疑才是重点,三人不由齐齐眼睛一亮:化魂?梅妃是楚凌扬的母亲,也就是说给宁皇后下毒的人果然正是梅妃?或者至少,这更加重了她的嫌疑。

不过秦铮对这个故事显然相当感兴趣,接着追问:“琰王知道这一点后,为何按兵不动?还是说琰王跟大皇子之间有过什么秘密交易,他才未曾将这件事宣扬开来?”

邢子涯摇了摇头:“我将此事告诉琰王之后,他原本也十分兴奋,然而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却觉得就算告诉所有人岳芳可是中毒而死,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下毒的人就是大皇子,反而会因此与大皇子公开为敌,所以他宁愿重新等待更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