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愤怒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2 字数:3393 阅读进度:250/419

立宁贤妃为后一事已经获得了君臣的一致认可,相关事宜也早就在准备之中。等一切妥当之后,楚天奇便派人挑了个黄道吉日,正式册封宁贤妃为宁皇后,母仪天下,入主后宫。

对于楚凌飞而言,此事自然是喜忧参半。自己的母妃被册立为皇后,这对谁而言都是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情。然而忧心的是,楚天奇仍然以此为理由要为他另选正妃,他偏偏又推辞不得,怎能不心急如焚?

册封仪式隆重而热闹,今日的宁贤妃更是明媚动人,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宛如刚入宫时那般。

不过她也知道皇后之位得来不易,想要守住却也更难,暗暗告诫自己今后必须要谨言慎行,宽以待人,处事公正公平,如此才能得到人心。

册封仪式过后,宁贤妃从此真正成为了皇后,各宫主子自然纷纷前来道贺请安。每日要接待那么多人,宁皇后自是觉得有些疲累,但为了不让众人觉得她刚一成为国母便端起了架子,她还是每日都以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样子与众人说笑交谈,果然其乐融融,给众人留下了不错的初步印象。

这日一早,众位嫔妃又去向宁皇后请安。闲谈几句之后,众人各自退出,分别散去。

由侍女搀扶着,沿着宫中的小路慢慢走着,庄德妃突然叹了口气:“想当年本宫与宁贤妃同时入宫,熬了这么多年,她成了皇后,本宫却依然是小小的德妃,真是造化弄人呢!”

侍女忙含笑说道:“娘娘,您可别这样说,您是高高在上的德妃娘娘,哪里小小的了?再说依奴婢看来,皇后的宝座与皇帝的宝座一样,都不是那么好坐的。”

庄德妃沉默片刻,不由转头看她一眼:“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没错,别的不说,梅皇后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侍女忙用力点了点头:“娘娘说的对。”

不过话虽如此,庄德妃依然觉得心中有些不舒服。论家世,论出身,她跟宁皇后其实相差无几。所以当她听说皇后的凤冠落在了宁贤妃头上,着实吃了一惊。思来想去,她有些怀疑是因为她的儿子楚凌霄,楚天奇才不曾考虑立她为后。

唉!别人家的儿子都是想尽办法,拼命在父皇面前好好表现,期盼着成为下一任帝王。唯独她这个儿子居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痴迷佛法,甚至一度想要出家为僧,这不是想把她给活活气死吗?

若不是楚凌霄的师傅说他六根未净,尘缘未了,说不定此刻他就已经穿着一身袈裟,顶着一颗光光的脑袋回来了!

到底能够想个怎样的办法,让他打消这个念头回到宫中呢?就算不是为了争夺皇位,也得娶妻生子,让她抱上孙子吧?

正在想着,侍女突然说道:“娘娘,那不是梅妃吗?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庄德妃回过神来,抬头一看才发现从不远处的人工湖旁走来了一个孤零零的女子,正是从前的梅皇后,如今的梅妃。

梅皇后原本也是处心积虑,费尽心思地想要帮助楚凌扬成为下一任的帝王,只可惜楚陵扬烂泥扶不上墙,步步走错,害得她从一国之后转眼间变成了梅妃,还被楚天奇责令面壁思过,不得随意外出。

自从成为梅妃,她的日子过得有多么艰难可想而知。首先,楚天奇再也不曾去看过她,只当她这个人已经不存在。身边的侍女也知道跟着这位主子绝不会再有什么前途可言,自然心怀怨愤和不甘,又怎么可能好好伺候?

如今的梅妃若非亲自动手,有时连口茶都喝不上。尽管也觉得屈辱,她又能怎样?就算是去皇上面前告状,只怕楚天奇也不会给她好脸色,不过自取其辱而已。

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已经麻木,已经没有任何感觉。这屈辱和愤怒在她心中一点一点地累积着,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全面爆发。

今日之所以突然跑出来散步,正是因为听到了宁贤妃被封为皇后的消息。想到那个宝座以及因此而来的无上荣光都曾经是属于她的,她如何平复得下胸中这口怨气?

虽然如今的梅妃已经没有任何巴结的价值,但是本着凡事都不要做得太绝的原则,庄德妃还是上前两步含笑开口:“原来是梅妃姐姐,妹妹有礼了。”

照理来说,庄德妃的态度十分和善,完全没有嘲弄或者幸灾乐祸的意思,然而梅妃两个字依然令她觉得无比刺耳,不由冷笑一声开口:“德妃妹妹这是刚刚赶着去巴……拜见宁皇后了吗?这种事的确不能落后别人太多,否则若是讨不了新皇后的欢心,以后可就糟了!”

庄德妃岂不知她原本要说的词是巴结,再听到后面这句嘲讽,眼神便立刻冷了下来。她原本就不是忍气吞声的主,何况面前不过是个废后而已,有什么好嚣张的?

脸上的笑容保持不变,她故意叹了口气:“咱们倒是没什么,昔日的姐妹成了皇后,咱们虽然羡慕,却更为她高兴。不过梅妃姐姐就不同了,如今必须添着脸去巴结当日添着脸巴结自己的人,那滋味很难得吧?哦呵呵呵……”

她故意拿手绢掩着口娇笑起来,梅妃早已气得脸色铁青:“你……”

庄德妃越发得意:“妹妹还有事,就不奉陪了,梅妃姐姐还是赶紧去巴结巴结宁皇后,让她多替你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或许皇上还会想起有梅妃姐姐这个人的,哦呵呵呵……”

一边娇笑着,她在侍女的搀扶下扬长而去:少在本宫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当你还是从前的皇后吗?可笑!

虽然听不到她心里这两句话,梅妃却已经险些气晕过去!她死命地拧着手中的绢帕,仿佛那是庄德妃的脑袋,恨不得拧下来扔在地上,再踩上几脚:你等着,你给本宫等着!本宫饶不了你!饶不了你们!

空自发了半天狠,她却无计可施,自然也就没有了散步的兴致,只得急匆匆地回到了寝宫。

说是寝宫,其实不过是一处偏殿,死气沉沉。也难怪侍女心怀怨愤,比起宁皇后那边的门庭若市,这里简直如同一座坟墓。虽然同为侍女,但是不管什么人,只要得知她们是负责伺候梅妃的,无不从鼻孔里哼出一声讽刺和嘲弄,简直让她们无地自容。

咬牙切齿的走到门前,梅妃刚要伸手推门,突然听到里面传出了一阵议论声,便不自觉地缩回了手,侧耳倾听。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晒太阳,不用伺候娘娘吗?”这是侍女秋吟的声音。

接着另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伺候什么,主子不在,不知跑哪里去了。”

“都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敢到处乱跑,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可不就是?伺候了这样的主子,如今我都不敢出门了,出门也得低着头,溜着墙边走,否则一定会被人笑话。”

“唉!命苦哦!我那个同乡的小姐妹被分到了宁贤妃那边,那叫一个享福,贤妃娘娘都从来不曾责骂过她半句!如今怎么样?贤妃成了皇后,人家可更是鸡犬升天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我看一定是上辈子做尽了坏事,这辈子才得到这样的报应!”

“才不是呢!咱们哪里做过坏事,做坏事的明明是梅妃娘娘!可是她得到报应也就算了,为何要连累咱们?太不公平了!”

“有什么办法?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咱们做下人的,哪有选择主子的权利?秋吟姐,如果能选的话,我宁愿伺候你,也不想伺候这位主子!”

“你别瞎说啊,咱们都是为奴为婢的,我哪有资格让你伺候。娘娘好歹还是妃子呢,虽然有名无实。”

“虽然如今是奴婢,但你长得这么漂亮,说不定会被皇上看中,那你就一步登天了!可咱们的主子已经人老珠黄,还是个废后,半点指望都没喽!”

“对对对!秋吟姐,将来你若成了妃子,可不要忘了咱们哪!”

“我也不求其他,只求秋吟姐你大发善心,把我从这里调出去,不要再让我伺候梅妃娘娘了,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也是我也是!到时候啊,我就去伺候秋吟姐你,只要让我离开这里就行!”

“我警告你们别再乱说了,小心祸从口……”

砰!

秋吟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一声巨响,再也听不下去的梅妃一脚踹开门,满脸杀气地站在门口一声厉喝:“作死的贱婢!都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方才的议论显然都已经落入了她的耳中,院中的几人虽然吃了一惊,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惧色,各自起身行了一礼:“娘娘请恕罪!”

“恕罪?”梅妃浑身颤抖,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从牙缝中挤出了几句话,“居然敢在本宫背后如此胡言乱语,还指望本功恕罪?不将你们千刀万剐,难消本宫心头之恨!”

看到她双眼赤红浑身杀气的样子,几人这才感到有些害怕起来,立刻纷纷跪倒连连叩头:“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奴婢并非有心!”

再怎么不受宠,她到底还是名义上的梅妃娘娘,想要处置几个奴婢并非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