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五十不笑百步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2 字数:3370 阅读进度:247/419

端木琉璃点头,含笑看向蓝醉:“无名本是为求医而来,既然易容改扮,自然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就别再为难他们了。”

蓝醉皱了皱眉:“随你。”

诗雨顿时万分开心:“多谢王妃,多谢公子!”

既然凑巧都过来了,端木琉璃便替无名检查了一番,确定一切正常,便让两人直接回房歇息,不必再回手术室。

回到房中,看到诗雨还在擦着头上的冷汗,无名不由撇了撇嘴:“你就那么怕他吗?”

诗雨冷笑:“你不怕?那我去叫他过来,你与他打一场?”

“我谢谢你!”无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着,“不过你的功夫未必比他差多少,真要动起手来,恐怕得三天三夜才能分出胜负。何况实在打不过,跑还跑不了吗?至于吓成这副德性。”

诗雨吐出一口气,又是一声冷笑:“跑我当然跑得了,但你认为跟蝙蝠公子这样的高手对决,我有可能不把自己的看家本领使出来吗?”

面对这样的高手,她要么使出自己的本门功夫,要么只能被他制住。无论哪一种可能,最终的结果都是她很有可能暴露身份。

只不过楚凌云曾经说过,蓝醉的功夫连他都估不透有多深,如今无名居然将诗雨放在与蓝醉同等的高度上,岂不是说诗雨同样是玄冰大陆上的一流高手?

饶有兴趣地摸了摸下巴,无名不停地眨着眼睛:“血缘之亲果然不是别的,两人只不过同样出身血族,蓝醉便肯为琅王妃做到这个份上,佩服,佩服!”

诗雨冷冷地看他一眼:“佩服完了吗?佩服完了就想想办法,我可不想再被蝙蝠公子追得满院乱跑!”

“怕什么?”无名满不在乎,“方才你不也听到了吗?蓝醉已经答应不会再为难你了。”

诗雨哼了一声,不曾再开口。但是不知为何,她的眼前却总是晃动着那双蓝汪汪的眼眸,令她不自觉地心烦意乱起来。

便在此时,无名不经意间一抬头,正好将她眼中流露的情绪看在眼中,顿时幸灾乐祸一般笑了起来:“五十不笑百步。”

诗雨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知道!”无名笑得越发开心,“琅王妃要杀我,我却为她意乱情迷。蝙蝠公子满院追杀你,你却对他一见倾心,你刚才说这叫什么来着?”

诗雨狠狠地瞪他一眼,扭头就走:“胡说八道!”

无名摇了摇头,女大不中留啊!

进了大厅落座,夫妻两人却什么也不说,只管把四道目光都摆在蓝醉脸上。

蓝醉左右看了几眼,终于忍不住皱了皱眉:“我脸上有花吗?”

说完却忍不住吐槽一句:拾人牙慧,太没创意了!何况拾谁的不好,怎么偏拾她的?

“有花!”狼王大人居然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继而笑得贼兮兮,“满脸桃花开。”

蓝醉先是一愣,居然并未动怒,只是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么准?看来十两银子没白花。”

楚凌云原本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一听这话立刻不解地皱眉:“啊?”

蓝醉笑笑:“那天我出门,碰到一个算命的,非要给我算一卦,然后说我今年注定命犯桃花,要了我十两银子。我本来以为他是胡说,想不到挺准的。”

楚凌云忍不住挠了挠头:“若是让我算,我也会这么说。长了这么一张勾魂夺魄的脸,不命犯桃花才怪!你这十两银子花得太冤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他在乱说吗?”蓝醉翻了个白眼,“我只是看他一大把年纪了,出来讨个生计不容易,就当是做善事了。”

端木琉璃很想一巴掌一个,让他们清醒清醒:“咱能说点正事吗?”

“就是。”楚凌云立刻随声附和,“你别想岔开话题,快说,你跟诗雨是怎么回事?要是差不多了,我找人去给你收拾一下靖安侯府,让你们顺便成个亲。”

端木琉璃绝倒,跟着把双拳捏得咔吧咔吧响个不停:“说正事!”

蓝醉第一个恢复正常,沉吟着说道:“我方才原本是想试一试她的武功来历,不过她只逃不打,暂时什么都看不出来。”

端木琉璃有些无奈:“我叫你来是想让你不动声色地帮我看一看,说不定会瞧出一些端倪,谁让你提刀去追杀人家了?你生怕他不知道我们在怀疑他们吗?”

蓝醉很无辜:“我不动声色地看了,没看出端倪,所以便想干脆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来,真刀真枪地解决。”

端木琉璃点头:“那好,解决了吗?”

“你不是不让吗?”蓝醉理直气壮,“你说让我不要再难为人家的。”

端木琉璃被噎得不轻,转头看了看楚凌云,只见他老人家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

楚凌云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忙用力忍住笑正色说道:“琉璃,你不用这么紧张,凡事有我在,你只管放心。”

端木琉璃只得点头:“那好,交给你了。蓝醉,你若没事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反正问题已经摆到桌面上来了,无所谓。”

蓝醉毫不犹豫地点头:“可以。”

无名与诗雨虽然一看便知是绝顶高手,但楚凌云和蓝醉若是强强联手,普天之下只怕还无人能敌,琅王府自然如虎添翼。

刚刚商议完毕,秦铮便前来禀报,说琰王求见。楚凌云一听便忍不住挑了挑眉:“哦?这就纠结完了吗?还是实在纠结不出个所以然,跑来求助了?快快有请。”

秦铮答应一声转身而去。不愿跟其他的皇亲国戚有什么牵扯,蓝醉立刻起身离开,说晚些时候再回来。

不多时秦铮便带着楚凌欢重新回到了大厅。楚凌云立刻笑容可掬地迎了上去:“哎呀呀!原来是七弟,真是稀客呀!大驾光临,蓬荜生辉,真是三生有幸……”

“行了,不必说这些没用的。”楚凌欢淡淡地打断了他,“我来是有件事情请教三皇兄,还请三皇兄不吝赐教。”

整整一天一夜,楚凌欢显然都在考虑楚凌云留下的那颗药丸到底是解药还是毒药,所以此时的他不但形容憔悴,而且满眼血丝,分明就是一夜不曾合眼。

楚凌云看在眼中,却并不点破,依然笑得十分灿烂:“好,七弟尽管说,我若知道,一定知无不言。”

瞧瞧大厅里除了夫妻两人就是秦铮,楚凌欢便立刻将药丸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盯着楚凌云的眼睛慢慢地问道:“三皇兄,这真的是解药?”

楚凌云立刻点头:“真的,比真金白银还真,我敢对天发誓,如果你吃了这解药之后不能解毒,让老天罚我变回从前的样子,我毫无怨言!”

楚凌欢闻言,这才微微有些动容,却仍然不放心:“咱们是兄弟,你也知道我生性多疑,所以请容我多嘴问一句,我服了这药丸之后,会不会解了旧毒,添了新毒?”

这就是楚凌欢辗转反侧一夜作出的决定,与其继续痛苦地猜测,还不如当面锣对面鼓地问出口,反正这个跟头他注定是栽大了,也不在乎这个。

楚凌云一听这话便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有些意味深长:“七弟,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多余吗?我若想用毒杀你,只需不再给你解药,你便会毒发身亡,何须重新给你下一次毒?”

楚凌欢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我原先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你这个人做事一向不按常理出牌,谁知道你会做出些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楚凌云笑笑:“果然是兄弟,还是你了解我,不过这一次,我真的没有再给你下毒的必要。”

楚凌欢点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另外,我今天来也算是向三皇兄辞行。”

这一次楚凌云多少有些意外:“辞行?你要走?去哪里?”

“不知道。”楚凌欢淡淡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倒不如出去走走看看,也算是散散心。”

楚凌云看着他,并不开口,仿佛在确定他这番话里究竟有多少可信度。

明白他的意思,楚凌欢仍然淡淡地笑着:“不管我肯不肯承认,三皇兄,我根本斗不过你。而你之所以处处所向披靡,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因为你自己,而是你拥有的太多,我根本望尘莫及。”

楚凌云笑了笑,语含尖锐:“我拥有的太多是不错,但我拥有的一切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楚凌欢挑了挑唇角:“是,我承认,你拥有的很多东西都是你拿命换回来的。但我仍然要说,你从头到尾都是得到上天眷顾的,所以就算我也愿意拿命去拼,仍然不会得到你拥有的东西。这一点你承认吗?”

楚凌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只看得见我头顶的光环,却看不到我为这些光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端木琉璃笑笑,脑中掠过一句话:世人看我一帘相隔,看不到我眉头深锁。这是对楚凌云的最佳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