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荡气回肠是为了最…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9 字数:3442 阅读进度:234/419

端木琉璃又笑了笑:“儿臣若说是因为看着凌云与父皇容貌相似,父皇一定会说是心理作用。所以当时儿臣并没有太多想法,只是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凌云是谁的儿子,他都是儿臣的夫君。这一点不会改变。所以儿臣并不是拼命想要证明他是父皇的儿子,只是想弄清真相。”

楚天奇点头:“琉璃,你的冷静镇定的确少有人及,有你在云儿身边,朕就更放心了。”

当下众人又交谈几句,楚天奇接着说道:“凝脂,你刚刚找回这失而复得的宝贝,朕知道你一定有无数的话想对云儿说,这便带他下去吧。”

凝贵妃答应一声,立刻与众人一起退了出来。看着他们的背影,楚天奇长久沉默。

不可否认,此刻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因为就算楚凌云的确是他的骨肉,但如果他的母亲居然是与别的男子有私情的霜妃,他仍然会感到十分膈应,有一种吞了苍蝇的感觉。

如今这个尴尬已经不存在,楚凌云的生母居然是凝贵妃,他仍然会是原先那个光芒四射的不败神话,他的完美不曾受到丝毫影响,甚至比过去更完美。因为除了他本身的光芒以外,端木世家又给他添上了一道耀眼的光环。而这一点,恰恰是楚天奇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担忧。

比起他的担忧和顾虑,凝贵妃等人感觉到的只有越来越浓重的惊喜。

一路往她的寝宫走,楚凌溪越发像跟屁虫一般围着楚凌云转来转去,不停地咋咋呼呼:“三哥,原来你是我的亲哥哥,这实在是太好了!”

楚凌云笑笑:“我本来就是你的亲哥哥。”

“不,那不同!”楚凌溪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我说的亲哥哥是指你也是母妃的儿子,实在是太好了!以后不管我怎么围着你转,别人都不会说闲话了。”

楚凌云依然微笑:“怎么,过去有人说闲话吗?都说什么?”

“说我存心不良啊,还说我是因为看着三哥本事最大,为了讨好三哥什么的。”楚凌溪哼哼唧唧地说着,“不过我才不管他们呢!他们说什么我就当没听到。不过现在我懂了,那是因为三哥你是我的亲哥哥,我当然看着你亲了!”

旁人的这些反应早在楚凌云的意料之中,他只是笑了笑:“对,不必理会。记住了,只要不会妨碍和伤害任何人,只管做你喜欢做的事就好,不必太在意旁人的看法。”

楚凌溪连连点头:“是,我知道,我一直都是以三哥为榜样的,虽然我知道永远都比不上你。”

“不要跟我比,否则你会很累,我只希望你能活的这样简单就好。”楚凌云笑了笑,笑容中满含深意,“也幸亏你没有经历我生命中这些跌宕起伏,否则你一定会明白,简单平淡才是真。”

楚凌溪闻言,不由细细咀嚼起了这句话中的深意,越想越觉得大有道理。

而一旁的凝贵妃早已欣然地微笑起来:“说的好,云儿,我一直希望凌溪和寒薇能有一个你这样的哥哥,因为你一定会给他们正确的引导,纵然无法让他们变得跟你一样出色,至少绝不会像跃儿一样走上歪路。我很高兴,如今这个奢望已经变成了事实。”

“你别夸我,像我这么尖锐的人说不出这样的话。”楚凌云笑了笑,早已握住了端木琉璃的手,“是琉璃告诉我,无论怎样的轰轰烈烈,到最后都会归于平淡,荡气回肠也不过是为了最美的平凡。”

几人闻言都是心中一震,不自觉地把目光转向了端木琉璃,各自满脸钦佩。唯有端木琉璃在心中暗自汗了一把:这句话可并非我的原创,惭愧啊惭愧。

“哎呀,对了!”楚寒薇突然大叫了一声,顿时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三哥是母妃的儿子,三嫂是舅舅的女儿,岂不就是说三哥和三嫂成了表兄妹?这可真是亲上加亲了!”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各自笑了起来:没错,还真是如此。笑声中凝贵妃接着开口:“我得写信给大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说话间几人都已经回到了寝宫,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凝贵妃早已命人准备了酒菜,一家人围坐一桌边吃边谈。

说到派楚凌云夜闯珩王府去验证自己的猜测,端木琉璃突然问道:“对了,当日蓝醉曾经说过你的绝技有鹤霜妃,惊神掌,绝杀剑什么的,可是那晚我叮嘱你不要露了行藏,你好像说过天底下没有人知道你会用剑,当时我没来得及问你,既然如此,蓝醉怎么知道你的绝杀剑很厉害?”

楚凌云晃晃脑袋,得意地笑了笑:“我的绝杀剑是很厉害,但是此剑非彼剑,说的其实是短剑。”

端木琉璃恍然:“短剑?是不是类似于鱼肠剑那种?”

“聪明。”楚凌云点头,“所谓绝杀剑当然并不是那把剑的名字,而是指我的剑法只有一招,名字就叫绝杀。”

端木琉璃顿时满脸好奇:“只有一招?一招的剑法居然也能横行天下?”

楚凌云微笑,唇角的笑容说不出的霸气无双:“简单来说,招式虽然只有一招,但是变化不计其数,所以你别以为用的次数多了就会失效,我敢保证,就算我对同一个人用上十次二十次,他仍然不可能完全躲开。”

端木琉璃咋舌,冲着他挑了挑大拇指:“你牛。”

楚凌溪同样第一次听说这种事,当下又是好奇又是羡慕:“三哥,这一招既然这么厉害,你教我好不好?”

“好,你想学,我没问题。”楚凌云立刻点头,同时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以你的天赋,学个七八年应该差不多。不过也正是天赋所限,即便你学会了,最多也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剩下的一半便强求不来了。”

众人闻言不由齐齐惊叫:“不会吧?七八年?”

七八年的时间学一招,而且学会了才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你这一招绝杀剑是有多难学呀?

“那我呢?我呢?”楚寒薇好奇不已,立刻凑过来点着自己的鼻子连连追问,“我学的话要多少年?”

楚凌云看她一眼,嗤嗤地冷笑两声:“你的话连学都不要学,不是说你比六弟笨太多,而是你一个姑娘家容易心软,根本达不到绝的境界。”

楚寒薇顿时满脸不服气,抬手指了指端木琉璃:“你瞧不起姑娘家?那三嫂呢?她是不是也是连学都不用学?”

楚凌云笑笑,居然答非所问:“当年我完全学会这一招,用了一年。”

楚寒薇不解:“什么意思?”

楚凌云又笑了笑,加上一句:“琉璃如果要学的话,会比我快。”

短暂的安静之后,众人再度齐声惊叫:“不会吧?”

端木琉璃看了楚凌云一眼,浅浅地笑笑:“牛皮吹破了吧?你想夸我可以,但也不要吹的这么没边,谁信呢?”

楚凌云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不然让事实来说话?琉璃,你看似温和恬淡,其实骨子里比谁都绝,这招绝杀的精髓就是一个绝字,我简直怀疑它根本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

端木琉璃目光一凝,笑容却不变:“这事以后再说,原本正在说你们的事的,怎么话题转到这里来了?”

众人原本也是随口一说,接着就将话题转回到了楚凌跃等人身上。楚凌云也不再多说,只是轻轻吐出一口气:琉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

又吃了片刻,楚寒薇兴兴奋奋地端起杯子说道:“来,这么大的好事,咱们应该共同喝一杯。”

端木琉璃一边端起杯子一边含笑说道:“不错,这不但是一件大好事,而且对你来说还算得上双喜临门。”

“双喜?”楚寒薇反而有些不解,“我有了一个这样好的哥哥,这算一喜,那第二喜在哪里?”

端木琉璃微微一笑:“苏天宁。”

众人齐齐恍然,开心地大笑起来,凝贵妃更是眉开眼笑:“不错,双喜临门,来,干了这一杯!”

楚寒薇早已羞红了脸,脸上的喜悦根本无法形容。

楚凌云既然是凝贵妃的儿子,那就表示苏天宁的顾虑已经完全不能成为顾虑,她怎能不高兴?

如今的形势对楚凌云越来越有利,莫非就像楚凌扬当日所说的那样,属于他的劫难已经过去,属于狼王的时代正在来临?

这件事拖的时间已经够久,朝野上下更是闹得沸沸扬扬,实不宜继续拖延。第二天早朝之上,楚天奇便当众揭开了所有的真相,最重要的是为楚凌云验明正身。

为了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父子两人在大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来了个滴血认亲。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众人早已惊呼连连,不少人更是眉开眼笑,总算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

因为在他们心中,楚凌云这个不败神话就是东越国的保护神,如果他真的只是个孽种,岂不就糟天下之大糕了?好在这个担心已经不存在,这可绝对是个值得放鞭炮普天同庆的好消息。

而霜妃与徐泽湖犯下这等罪行,已是罪无可恕,先将其押入死牢,秋后处斩!

面对他们的结局,众人虽然唏嘘不已,却无人敢替他们求情。毕竟居然敢给帝王戴绿帽子,这不是找死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