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还不清了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8 字数:3495 阅读进度:228/419

端木琉璃瞅着他:“我让你把他的衣服划开,你干嘛把他的皮也划开了?”

楚凌云又笑了笑,满脸无辜:“力道没控制好,过了!”

“故意的吧?”端木琉璃哼哼地冷笑,“就凭你的功夫,怎么可能连这点力道都控制不好?不过他既然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置你于死地,给他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楚凌云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你想要的都已经拿到了,接下来是不是就到了揭开一切的时候了?”

端木琉璃挑了挑唇,勾出一抹傲然的微笑:“放心!一切都交给我了,委屈你先回死牢呆着,我很快就会让你昂首挺胸地回到琅王府。”

“还要回去?”楚凌云立刻哼哼唧唧,不满地说着,“那种鬼地方,我才不想去呢,好多虫子!”

端木琉璃拍拍他的手背:“乖!只是再回去呆很短的时间,我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接你回来,你若不去,被父皇看到你居然逃狱,不是又要多费唇舌吗?”

楚凌云微笑地看着她:“想让我乖乖回去也可以,给我点念想!”

看着他眼中流动的温柔,端木琉璃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并未羞涩地躲避,起身凑过去在他的唇上轻轻亲了亲:“乖一点!不要笑得这么勾魂夺魄,否则我会舍不得让你走。”

楚凌云抿了抿唇,感受着她唇上的柔软,片刻后笑得更加灿烂:“那我再笑得更勾魂夺魄一点,你就会把我留下了。”

端木琉璃失笑:“快走吧!”

楚凌云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却又回头看着她,叹了口气说道:“怎么办?琉璃,我欠你的越来越多了,原本已经打算用三生三世的时间来偿还,现在只怕十辈子都还不清了。”

端木琉璃微笑:“那你慢慢还,无论多久还清都可以,我不要利息的。”

楚凌云想了想,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好!就是这样。每一次转世之后我都会找到你,记住我的话,不要变了样子。”

说完他才真的转身离开了。故意压着满心的感动和温柔,端木琉璃用力撇了撇嘴:“不要变了样子?永远面对着同一张脸,不腻味呀?”

这边夫妻两人甜甜蜜蜜充满了柔情蜜意,锁在天牢中那对有实无名的夫妻却在接到楚凌跃的消息之后又急又怒,更有满腹的失望和气急败坏。

更可气的是那传递消息的人扔下一句话就走了,居然连问一问何时继续原来计划的时间都不留给他,真是可恶!

“以我看,这根本就是借口!”徐泽湖狠狠地说着,“他分明就是不想救我们出去,才拿这样的话来糊弄我们!”

“不会吧?”霜妃迟疑地说着,虽然也感到无比失望,却尽力替楚凌跃分辩,“他肯定是真的遇到了刺客袭击,你没听方才那人说吗,他受了很重的伤,根本都起不了床了!”

“这样的鬼话你也相信?”徐泽湖咬了咬牙,“就算有刺客好了,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他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拖延,等到皇上把我们都处死了,他就不必冒这个险来救我们了。”

霜妃心下也觉得未免太过巧合,迟疑着说道:“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相信你已经全都部署好了,觉得不如皇上把我们杀了,他才可以高枕无忧。”

“一定是这样!”徐泽湖拼命地冷笑着,眼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既然他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了,等到他身败名裂的时候,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他!”

“别这样,不要这样!”霜妃连连摇头,抓着他的胳膊拼命地劝说着,“咱们落得这样的下场是罪有应得,可他是无辜的,你不能伤害他,否则我就算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等你死了之后再说吧!”徐泽湖烦躁不堪地甩开她,“只要他别把事情做的太绝,我也愿意给他留三分余地。可是真相之后他居然仍然巴不得我们一命呜呼,岂不是天理难容?”

“可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那样的结果又与他有什么关系?”霜妃突然尖叫起来,居然不怕被旁人听到,“在这件事上他有什么错?他完全是无辜的!有错的是我们,我们才是该真正该死的,我们罪有应得你知不知道?”

“你疯了?小声一点!”徐泽湖吓了一跳,立刻扑过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在她的耳边狠狠地说着,“你给我闭嘴,听到没有?若是被别人听到就死定了!”

“死定了正好!”霜妃一把拉下他的手,说的虽然狠,却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从我们被关到这个鬼地方开始,我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根本没想过还能活着走出去!我劝你也趁早死了这条心,就当是我们欠他的,用这两条命还给他也够了!”

“笑话!我欠了他什么?”徐泽湖不甘心地冷哼着,“恰恰相反,分明是他欠了我的,如今到了他还账的时候了。”

“你说的才是笑话!”霜妃冷笑:“他欠了你什么?该给的你给他了吗?有什么资格索要回馈?”

徐泽湖张了张嘴,突然没了与她争吵的兴趣:“都什么时候了,我们俩在这里掐架有什么意义?还是快想想怎么从这里出去吧!”

霜妃冷冷地看他一眼,突然转身坐回到了墙边:“我没办法好想,你自己想吧!大不了是个死,我不怕!”

徐泽湖气恼不已,却始终不肯放弃,暗中想着如何才能再传信给楚凌跃,让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他再不想办法把他们从这里救出去,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想了半天却终究无计可施,徐泽湖无奈只得同样坐到了墙角,拼命浪费着脑细胞,求得一线生机。

安静下来的两人很快进入到了各自的思绪当中,完全不曾注意到旁边的角落里,刚刚到外面逛了一圈又回来的狼王大人唇角已经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两人突然听到牢房的门“哗啦啦”一阵轻响,本能地抬头一看,才发现楚凌云已经走了进来,并且重新将房门上了锁,接着转过身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笑的虽然温和,却令人止不住的浑身寒毛直竖。

二人彼此对视一眼,眼中浮现出一抹恐惧,异口同声地开口:“你来干什么?”

楚凌云笑笑,声音温温柔柔:“经过了这几天的反思,我突然发觉将你们二老丢在这边实在不应该,所以我决定要在这里陪着你们!”

二人闻言不由浑身一僵:他若是一直留在这里陪着,普天下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偷梁换柱?若是被他发现他们居然跟楚凌跃有所勾结,那不是什么都完了吗?

短暂的愣怔之后,霜妃首先反应过来,立刻拼命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扭过了头:“我可担当不起,狼王大人高高在上,怎能纡尊降贵,你还是走吧!”

“对!你走吧!”徐泽湖也紧跟着开口,更是满脸嫌恶,“我出身卑微,哪有资格做你的父亲,你走吧,不要跟我们混在一起,免得被人耻笑。快走,走!”

楚凌云越发笑得眯了眼,声音也更加温柔:“我决定了的事,从来不会改变的,你们说多少都没用,从现在起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们,保证一步也不离开,你们说好不好?”

好?好个屁!两人险些按耐不住直接骂出了口,并且更加气急败坏:这可怎么办?他若真的不愿走,凭他们两人的本事是绝对奈何不了他的,难道一个好好的偷梁换柱的计划就这样胎死腹中了吗?

两人再度对视一眼,各自急得头顶冒火,却偏偏无计可施。将他们两人的反应看在眼中,楚凌云挑了挑唇,勾出一抹冷锐的笑意。

就这样,三人各自占据着一角,彼此都默不作声。不知过了多久,徐泽湖突然站起身说道:“云儿,你救我们出去好不好?”

楚凌云回头看他一眼,声音依然温柔,可惜说出来的话却半点温柔的意思都没有:“不准这样叫我,你没那个资格!”

霜妃急怒不已,立刻就要开口,徐泽湖却一挥手拦住了她,仍然看着楚凌云:“好!我没那个资格,那么狼王大人麻烦你将我们救出去行吗?我知道凭你的本事,这一点根本不成问题。”

楚凌云居然点了点头:“没错,是不成问题,问题是我为什么要救你们?”

“这还需要理由吗?”徐泽湖皱了皱眉,“虽然你一直都不愿承认,但我们确实是你的亲生父母,身为人子,难道你忍心看着我们死在这里?”

楚凌云看着他,微笑不变:“只要做了错事,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这与身份无关。何况,你认为我应该救你们的那个前提,真的成立吗?”

霜妃一愣,瞬间脸色大变:“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成立?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肯面对现实吗?你这辈子没有那个富贵命,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

楚凌云摇了摇头:“富贵不富贵的我倒不在乎,我只是怎么看,都不觉得我会是你们的儿子。像你们这样的人,不配生出我这样的儿子。”

这几句话无疑说的更狠,霜妃立刻像被马蜂蛰了一样蹦了起来,指着楚凌云的鼻子破口大骂:“混账!你这个不孝子!混蛋!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你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好,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要你来救我们了,你就等着跟我们一起被皇上处死,我们一起下地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