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诊金,十万两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5 字数:3488 阅读进度:210/419

男子抿了抿唇,突然嘻嘻一笑:“狼王已经看出来了,像我这种连出门都得戴着人皮面具的,哪里敢把真名实姓告诉旁人?我就叫无名吧!昨夜多有冒犯,坐我是不敢了,不知狼王是否打算责罚?如果是,先请动手,如果不,我再说明来意。”

“你先说明来意。”楚凌云淡淡地笑笑,“如果情有可原,我可以考虑从轻处罚。”

至少看到无名的第一眼,他并没有感觉到不妥,或者说,此人并无恶意。

无名有些无奈:“那好吧,请问琅王妃可在?其实我是来求医的。”

楚凌云了然,面上的神情却依然没有缓和:“既然是求医,大大方方地进来就好,何必要半夜三更偷偷摸摸?”

无名苦笑一声,顿时显得有些为难:“这……因为我这病着实难以启齿,实在不愿被旁人知道,这才想悄悄请王妃瞧一瞧,不过经过昨天晚上我便知道那根本不可能,只得厚着脸皮前来了。”

楚凌云看着他,眸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接着便笑了笑:“那你这算情有可原,我可以从轻处罚。”

无名顿时大喜,双手抱拳连连施礼:“如此,那就多谢狼王了!不知狼王有何吩咐,但请直言。”

“也没什么。”楚凌云一脸若无其事,“诊金十万两。”

无名原本还满眼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来刁难,毕竟狼王从来不是个好相与的,这一点世人皆知。不过听到这句话他立刻松了口气,眨眼说道:“只是如此而已吗?没问题,这可太便宜我了。”

将他的反应看在眼中,楚凌云脸上掠过一抹饶有兴味的光芒,故意笑了笑说道:“听清楚了,是十万两黄金,可不是白银。”

寻常人若是听到这句话,只怕立刻就要吓得摔个跟头,然而无名却依然面不改色没问题:“十万两黄金,我听清楚了。不知道狼王是希望我现在就全额付款,还是先付上一部分定金?”

楚凌云却不回答,眼中的兴趣更加浓厚:“十万两黄金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无名依然是这三个字,“凡是用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方才狼王提出什么样的责罚我都没问题,我最害怕的只有一点。”

楚凌云目光一闪:“你怕我直接将你赶走,不肯让琉璃为你治病?”

无名眼中立刻满是赞许:“果然不愧是狼王,厉害。所以我才说钱不是问题。”

楚凌云的笑容越发意味深长,故意抬手摸了摸下巴:“这个提议不错,为何方才我没有想到?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吗?”

无名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不要吧?狼王,我是诚心诚意前来求医,还请狼王成全。”

楚凌云笑笑:“好吧,我成全你,秦铮,去请琉璃。”

秦铮答应一声,很快去把端木琉璃请了出来。端木琉璃刚刚为邢子涯做过检查,确定他的术后状况十分良好,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痊愈了,这件事总算是告一段落。

看到她出现,无名立刻上前两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见过王妃,冒昧打扰,还请王妃恕罪。”

已经听秦铮介绍过了大体情况,端木琉璃含笑点头:“无名公子不必多礼,请坐吧。”

“在下不敢。”无名摇了摇头,“请王妃叫我无名就好,公子什么的就免了。”

端木琉璃点头:“坐吧,既然是为求医而来,你不坐下我如何为你试脉?”

这原本再正常不过,然而无名却依然站着不动,脸上满是为难:“这……其实我的病只怕不需要试脉……”

端木琉璃愣了一下,接着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说道:“既如此,那你究竟哪里不舒服,不妨直接告诉我,我若治得了,一定尽力。”

无名叹口气点了点头:“多谢王妃,可是在下这病的确有些羞于见人,不知能否……”

说着他转头看了秦铮一眼,端木琉璃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含笑点头:“秦铮,你先去照顾子涯吧!”

既有狼王在侧,自然不必担心她的安危,秦铮立刻点头,转身退了下去。

无名顿时满脸感激,又道了声谢,接着把目光转向了楚凌云。不过不等他开口,楚凌云已经挑了挑眉:“怎么,想让我也回避?你觉得可能吗?”

“我觉得不可能。”无名苦笑一声,“所以我根本没打算这样说,只是好心提醒狼王一句,我这病看起来有些恶心,横竖狼王留下只是要保护王妃,便请狼王只把目光锁定在王妃身上就好,别被我的样子恶心到了。”

他这原本的确是一番好意,楚凌云反而皱起了眉头:“我一个大男人,你都担心会被恶心到,你就不怕会恶心到琉璃?”

无名微微一笑,虽然脸上带着人皮面具,眉宇之间却自有一抹睿智:“那不同,在下知道王妃医术高明,已经救人无数。何况她身为医者,自然早就见惯了形形色色的病人,不会连这点承受力都没有吧?”

楚凌云目光一闪,眼底深处已经有一丝淡淡的赞赏,端木琉璃更是含笑点头:“公子果然不俗,佩服。”

无名摇头:“不敢,在下已经说过,公子什么的就免了,请王妃直接叫我无名就好。”

端木琉璃答应一声:“既然不俗,这些俗礼就免了,快告诉我,你究竟哪里不舒服?诚如你所言,我是个医者,无论你的病情如何,都不会吓到我。”

无名点头,突然叹了口气,慢慢挽起了右手的袖子:“虽然我的样子可能吓不到王妃,但让王妃这仙子一般的妙人儿看到如此丑陋的东西,仍然是我的罪过,先请王妃恕罪。”

片刻后,他的整条右臂已经出现在了端木琉璃面前,也难怪他会那么羞于启齿,除了夫妇两人不愿让别人在场,端木琉璃只看了一眼便了然于胸:马德龙畸形。

马德龙畸形,是指桡骨远端内侧发育障碍而外侧骨骺和尺骨发育正常,使桡骨变短弯曲,下尺桡关节脱位和继发性腕骨排列异常。常见于双侧发病,也有单侧畸形者,无名便是单侧畸形,左手无异常。

正是因为如此,他右手手腕部宽大,桡偏畸形,桡骨远端向桡、背侧弯曲、短缩,尺骨小头过长,导致他的右臂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形状,寻常人若是见了,只怕会吓得大叫起来。不过,这当然吓不到端木琉璃。

半天没有听到她有任何反应,无名不由抬起头看了一眼,令他放心的是对方的神情很平静,既不曾被吓到,也没有作呕的样子,他不由叹口气:“王妃觉得如何?还能接受吗?”

“能。”端木琉璃毫不犹豫地点头,“你方才说的没错,我已经见惯了形形色色的病人,而你并不是其中最奇怪的,放心。”

无名终于松了口气,坦言一笑:“那就好,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狼王的反应也如此平静。”

楚凌云笑笑,什么也没说。我的反应如此平静,只不过是因为你的手臂比起当日我的腿,根本是小巫见大巫。见多了,早就习惯了。

端木琉璃顾不上多说,早已在他的手臂上捏来捏去,几乎将他的整条右臂都捏了个遍,才基本上把大致情况都弄清楚了。

虽然当日她给自己治腿的时候也是这般捏来捏去,狼王大人却觉得很不爽:差不多就行了呗,怎么捏起来没完了?

突然闻到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醋味,无名不由转头看了他一眼,了然地点头:有点酸。

幸好就在此时,端木琉璃结束了检查,但却依然不曾说什么,只是目光不停地闪烁着,思考得非常专心。

尽管不想打扰,无名却实在有些沉不住气了,试探着问道:“不敢请问王妃,我这病还有救吗?”

“有。”端木琉璃点头,“只不过会有些麻烦,不是三两天的功夫就可以治好的,不知你能在此逗留多长时间?”

听到前面那个有字,无名早已大喜过望,不等她话音落地便连连点头:“多久都没问题,王妃只管放心,此番我就是专门为求医而来的,只要能有救,哪怕逗留十年八年都可以!还有诊金也完全不是问题,十万两黄金,稍后我就会分文不少地奉上。”

端木琉璃原本只是微笑地看着他,一听此言却不由眉头一皱:“十万两黄金?哪个跟你说的?怎么不去抢?”

“狼王。”无名抬手指了指楚凌云,脸上不但毫无怨色,反而一片喜悦,“有劳王妃为我治病,奉上诊金是应该的,十万两黄金不算贵。”

端木琉璃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好大的手笔呀!十万两黄金还不算贵?若不是瞧你目光很正,我简直要怀疑你做的是没有本钱的买卖。”

这句话令无名唇角的笑意微微一凝,接着却又恢复了正常:“王妃只管放心,我保证这十万两黄金每一分每一毫都是我凭自己的双手挣来的,绝不会脏了王妃的手。”

“这我信。”端木琉璃点了点头,“不过你有钱是你的事,我愿意为你治是我的事,诊金我分文不收,放心。”

“那怎么行?”无名立刻摇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求医哪有不付诊金的?何况也就多亏了王妃医术高明,倘若换了别人,莫说是十万两,就算我愿意付给他一百万两,他不也治不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