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发作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49 字数:3681 阅读进度:180/419

彤儿的微笑越发明朗而动人:“信任。狼王相信属下,才会派属下来执行这项任务,这种信任的价值胜过鱼肠剑百倍。属下告退。”

彤儿转身而去,楚凌飞却沉默了很久,眼中渐渐浮现出明显的钦佩:能够得属下如此死心塌地,三皇兄,你不是天生的王者,还有谁是?重要的是你有三皇嫂,这才是任何人都不可比拟的优势!

自此彤儿重新回到隐卫之中,安紫晴也变成了彤儿,从此可以放心大胆地留在楚凌飞身边。至于她容貌上的改变,端木琉璃也说过了,如果她实在不习惯,那么过个几年之后,等世人对安紫晴的印象渐渐淡了,她也可以将她变回原来的样子,相信也不会有人再说什么,这些都不是重点。

转眼就是八月初八,又到了众皇子齐聚御书房的时间。护送楚凌云入了宫,秦铮便到处溜溜哒哒,独自一人玩得不亦乐乎。不过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他赶紧回到了宫门外等候。

走到近前,他才看到邢子涯正倚在旁边的石狮上,显得有些无力,脸色更是白得吓人。想到他的脑疾,秦铮自然吓了一跳,忙紧走几步赶了过去:“子涯,你怎么样?”

此时的邢子涯只觉得脑中一阵阵晕眩,天旋地转的好不难受,而且胸口更是烦恶欲呕,几乎站都站不住了。不过看到秦铮,他还是咬咬牙强撑着站直了身体:“不关你的事。”

“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秦铮又气又急,上前两步扶住了他,“你不是找太医看过了吗,怎么半点起色都没有?”

邢子涯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他也想知道为什么没有起色。自从太医诊断出他患了脑疾,便开始不断给他开药,他也按时服用了,就是几乎没有半点效用,该晕眩的还是晕眩,该昏倒的还是昏倒。

他也曾怀疑过太医的诊断是否正确,开的药是否对症,可是又想到这些太医都是从宫里来的,如果他们的诊断有误,再找别人只怕也是如此。

见他沉默,秦铮更加加着急,突然拉着他就走:“走,跟我回琅王府,让王妃给你瞧一瞧。”

“开什么玩笑?”邢子涯狠狠地甩开了他,冷冷地说着,“你是嫌我死得不够快吗?居然让我跟琅王府的人搅和在一起?”

“我是怕你死得太快了!再说我也没让你跟琅王府的人搅和在一起,身体要紧!”秦铮眉头紧皱,“你吃了那么久的药却没有起色,足以说明根本就不对症,如果继续耽误下去,病情不是会越来越严重?”

邢子涯沉默了片刻,态度依然没有丝毫缓和:“那也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秦铮气急,终于忍不住一声怒喝:“如果你不是我的兄弟、亲人,我何必管你?你以为我有多喜欢看你的白眼?如今你病了痛了,我还会为你着急,你难道不应该感到庆幸吗?是不是哪一天你一命呜呼了我却还要放鞭炮普天同庆,你才会高兴?”

这份真情流露终于稍稍融化了邢子涯眼中的冰冷,他淡淡地看着秦铮,片刻后说道:“我若真的一命呜呼了,不管是你是痛哭流涕还是放鞭炮普天同庆恩,我都不会知道,又哪来的高兴?”

秦铮愣了一下,片刻后叹了口气:“你就气我吧,再气下去会先一命呜呼的那一个一定是我。”

“怎么会,你的命硬着呢!”邢子涯冷笑,“何况又跟了个好主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秦铮又叹了口气:“行了,先别说这些废话了,快跟我说一说你到底怎么样?”

邢子涯摇了摇头:“不知道,我……”

然而就这几个字出口,他再度感到脑中的晕眩突然剧烈了起来,不由眼睛一闭。幸运的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彻底失去意识,居然本能地对着秦铮伸出了手:“秦师兄,快扶着我!我好晕……”

其实根本不用他吩咐,秦铮早已看出他有些不妥,一伸手就扶住了他,急得脸色都变了:“子涯,你怎么样?”

那阵晕眩来得极其猛烈,邢子涯不得不用力抓着秦铮的手,急促地喘息着,好久之后才感到眼前的漆黑渐渐褪去,一切又重新变得明朗起来。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秦铮张急得几乎要哭出来的脸。

看到他眼中重新有了焦距,秦铮自然惊喜万分,连忙问道:“怎样?好些了吗?听不听得到我说话?”

邢子涯点了点头,慢慢放开了手:“我没事了。”

“你这样叫没事?”秦铮满脸焦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脸色有多么难看?不行!你还是随我去琅王府!王妃一定可以救你的!快走!”

邢子涯立刻挣扎了一下:“放手,我不去!”

“不放!你跟我走就是了!”

“我不去!你给我放手!否则我不客气了!”

“随便你怎么样!总之你必须跟我走!”

“你们两个这是做什么?”

正在僵持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阴沉的呵斥,回头一看才发现楚凌欢正快步走了过来,楚凌云则慢慢跟在后面,一副完全不担心出事的样子。

看到他,并且趁着秦铮动作一顿的功夫,邢子涯终于一个用力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没什么事。”

楚凌欢看着秦铮,满脸冰冷的警觉:“秦铮,你为何要纠缠子涯?是不是看准了他好欺负?你那一次把他欺负的还不够吗?”

秦铮淡淡地看着他,眉头微皱:“琰王误会了,我并没有欺负子涯,而是他的脑疾发作,险些昏倒我才扶了一把。”

楚凌欢冷哼一声:“你不必花言巧语,本王不会相信的。总之只要有本王在,就绝不允许你欺负子涯。”

秦铮还要再说什么,邢子涯已经一抬手阻止了他:“什么都不必说了,王爷,我们走。”

楚凌欢点了点头,颇有些得意地看了秦铮一眼,这才带着他转身而去。

直到此时,楚凌云才上前几步若无其事地笑笑:“自讨没趣了吧?活该。”

“你还说呢!”秦铮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就知道在一边看笑话,也不来帮忙!”

“你本事不是大得很吗?还用的得着我帮忙?”楚凌云耸了耸肩。

秦铮皱起了眉头,神情凝重:“王爷,不要开玩笑了,我觉得子涯的状况绝对不对头。我们回去找王妃。”

楚凌云点头,两人一边往回走他一边问道:“怎么个不对头?他的状况又严重了吗?”

秦铮眉头紧皱:“我不知道是不是又严重了,但是至少绝对没有任何起色,方才他又险些昏倒。”

楚凌云点头,什么都不曾说。医术毕竟不是他的强项,还是回去问一问端木琉璃比较好。

回到琅王府,秦铮什么都来不及做便直接冲到了端木琉璃的面前:“王妃!”

端木琉璃正在认真研究那本《凤灵宝鉴》,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怎么了?眼都红了,哪里不舒服吗?”

“不,不是我,是子涯,”秦铮立刻摇头,“王妃,方才我碰到子涯,他又险些昏倒,我看他吃了太医的药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起色,怎么办?”

端木琉璃淡淡地笑了笑:“没办法。”

秦铮一愣:“什么,怎么会没办法?你不是医术高明吗?”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端木琉璃看他一眼,”我医术再高明,看不到病人,摸不到脉,我又能怎样?除非你有办法把他弄到我面前还差不多。”

秦铮抿了抿,唇跳起身就跑,可是还没跑出两步,楚凌云已经一把拉住了他:“回来,干什么去?”

“当然是去把子涯带来了,”秦铮急切地说着,“再耽误下去,原本能治只怕也治不好了!”

楚凌云笑笑:“就凭他方才对待你的态度,你觉得能把他带来吗?除非打晕了扛回来。”

秦铮一下子呆住,不由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才好?”

沉吟片刻,端木琉璃说道:“你先不要着急,依我看,你悄悄去向那些给邢子涯开过药方的太医打听一下,看究竟是什么症状,然后再回来告诉我。”

秦铮点头:“我立刻就去。”

说完他转身就走,端木琉璃还来得及叮嘱了一句:“小心不要惊动了楚凌欢和邢子涯,否则又会多生事端。”

秦铮远远地答应了一声:“知道了。”

回头看着端木琉璃,楚凌云问道:“琉璃,邢子涯的状况是不是非常严重?”

“是,”端木琉璃点头,“我怀疑那些太医也已经看出他的状况十分严重,或许他们根本就治不了,但又不敢直言,所以胡乱开一些不疼不痒的药方应付了事。不过如今下结论还为时太早,一切等秦铮前去调查一下之后再说。”

秦铮这一去便一直到了晚上,毕竟要打听消息、同时又要掩人耳目,自然要费些功夫。夜幕完全降临之后,他才咬牙切齿地回来,一边走一边喃喃地咒骂着:“过分!太可恶了!这些该死的东西!”

看到大厅里两人都在,他立刻上前愤愤不平地说道:“王爷,王妃,都查清楚了,你都不知道那些太医有多可恶,他们这样根本就是想害死子涯!”

两人对视一眼,端木琉璃问道:“怎么回事,详细说来。”

“是,”秦铮点了点头,“王妃,我悄悄去找那些给邢子涯瞧过病并且开过药的太医暗中查探了一番,原来他们虽然看出子涯患了脑疾,却根本不能医治。所以只能开心固本培元而且又十分温和的方子,总之吃不死人但也不能治病就是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端木琉璃皱了皱眉,“楚凌欢知道这个吗?”

“据说那些太医都曾经向他禀报过,说子涯的病非常严重。”秦铮冷笑一声,“不过琰王让他们不要声张,更不要告诉子涯本人,只管尽力开些方子来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