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呕吐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46 字数:3484 阅读进度:164/419

那侍女闻声而来,急得连连跺脚:“哎呀!你怎么还在做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快回去伺候着吧,娘娘又吐了!”

“又吐了?”蜻蜓不由皱了皱眉,“中午不是刚刚吐过吗?怎么这会儿又吐了?是不是还是喝不下药去?”

“哪儿啊!”侍女一边拉着她往回走一边唉声叹气,“那药刚刚端过来,还不曾给娘娘服用呢,娘娘就吐得昏天黑地的,险些连苦胆都吐了出来。”

蜻蜓皱了皱眉:“既然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那应该去找太医啊!你来找我有什么用?”

“还用你说么,”侍女又叹了口气,“我也是这样跟娘娘说的,可是娘娘也不知怎么了,就是不准许我去,还说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就算请了太医来也没用。”

说着两人已经进了房中,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片刻之后,一条黑影自旁边的树上一跃而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不过奇怪的是,隔了不多久又有另一条黑影自旁边的屋脊上跃了下来,朝着之前那个黑影所去的方向看了片刻,这才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寝宫内,蜻蜓和另一名侍女守在床前,满脸担心地看着还在哇哇呕吐的安紫晴。尽管她早已难受的得趴在床沿上,一边呕吐一边不住地喘息,却并未吐出多少东西,只是呕了几口酸水。片刻后她无力地躺了回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蜻蜓忙用毛巾替她擦了擦嘴角,担心地问道:“娘娘,您这个样子可怎么行?不如奴婢去请太医吧。”

安紫晴喘息着摇了摇头:“不必了,本宫不是说过了吗?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即便请了太医来也不过是象征性地开几服药,继续苟延残喘而已。如此,何必去受那个罪,本宫实在已不想再去喝那些苦的得要命的药汁了。”

“可是良药苦口啊,”蜻蜓仍然试图劝说,“说不定吃几副药就好了,哪怕不要再吐得这样厉害也行啊?”

“本宫没事,真的不用,”安紫晴再度摇了摇头,“不过药虽然不想喝,却突然想吃些东西了。”

“好,”蜻蜓立刻点头,转头吩咐那侍女,“我在这里伺候娘娘,你快去准备些吃的。”

侍女答应一声,立刻起身走了出去。瞧瞧左右无人,安紫晴才突然压低声音问道:“蜻蜓,本宫方才表现的如何?没有露出破绽吧?”

“放心吧娘娘,没有,”蜻蜓同样低声回答,“方才琅王妃已经派人送了信来,说请您再坚持坚持,这件事很快就要结束了。”

安紫晴点了点头,早已露出了满脸的神往:“本宫已经等了这么多年,还差这一时半刻吗?你记得悄悄告诉她,无论再等多久本宫都不在乎,就是辛苦你了,要陪本宫一起在这深宫内院受苦。”

蜻蜓摇了摇头:“娘娘这是说哪里话来?王爷是奴婢的主子,您又是王爷的人,自然也是奴婢的主子,奴婢为您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安紫晴点头,不由叹了口气:“王爷能有你这般忠心的属下,实在是他的福气。”

“奴婢不敢,”蜻蜓微笑,“奴婢倒是觉得王爷能得到娘娘您如此生死不弃地追随,才真正是他的福气呢!”

“你这话说反了,”想起楚凌飞的款款深情,安紫晴不由有些羞涩地笑了,“本宫这一生能够得到王爷如此青睐,那才是三生三世都修不来的福分。”

蜻蜓忍不住笑了笑:“娘娘,这些话你还是先留着等将来慢慢说给王爷听吧,他一定会很喜欢听的。”

安紫晴笑笑,果然不再开口,眼中却闪烁着动人的希望。琅王,琅王妃,一切拜托了,只要能够达成我此生唯一的心愿,今生、来世、生生世世为你们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呕吐?”楚凌昭慢慢地在房中转着圈,眼睛不停地闪烁着,“你是说晴妃继连续不断地呕吐?”

“是,”黑衣人点了点头,“属下依照王爷的吩咐,躲在暗处盯着他们的动静,发现这两天晴妃娘娘时常呕吐,而且坚决不允许侍女去找太医。”

楚凌昭的连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呕吐,不允许去找太医?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

虽然他尚未成亲,但好歹是成年人了,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何况晴妃又与五皇兄之间有奸情,难道他们已经珠胎暗结?若是如此,她当然不敢去找太医,毕竟他她从未侍过寝,怎么可能会有身孕?一旦被太医发现,岂不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吗?当然单凭这一点就说晴妃已经有了身孕毕竟太过武断,还必须进一步寻找更加确凿的证据。

想到此,他含笑开口:“辛苦了,下去领赏吧。不过记住,你要继续监视晴妃的一举一动,尤其注意会有什么人去找她。”

属下答应一声:“多谢王爷,属下遵命。”

等他离开,楚凌昭才一声冷笑,从怀中取出那条兰花手绢轻轻地抖了抖:五皇兄,这一次看来你是在劫难逃了。一旦证实晴妃的确怀了身孕,那么……

你以为不让太医前去,就没有办法知道你是不是珠胎暗结了吗?楚凌昭突然冷冷地笑了起来。

“呕吐?”同一时间,更早派人监视安紫晴的楚凌欢也接到了属下的禀报,而他的第一反应与楚凌昭几乎一模一样,“难道晴妃已经与五皇兄珠胎暗结了?”

“不知道,”邢子涯摇了摇头,“晴妃死活不肯让侍女去请太医,只说是吃坏了肚子,休息一下就好了。”

楚凌欢沉默片刻,突然一声冷笑:“有好戏看。她不肯请太医,咱们就偏偏要让太医过去瞧一瞧,看她有什么反应。”

邢子涯不由皱了皱眉:“王爷,怕是很困难,如今晴妃的身体是由琅王妃负责调理的,咱们若是突然派个太医过去,岂不是容易引人怀疑?”

“当然不能强攻,要智取,”楚凌欢冷笑着,“不必着急,本王会想个好办法的。”

邢子涯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王爷,除了属下之外,还有一伙人在监视着晴妃的动静。”

“哦?”楚凌欢眉头一皱,“能不能确定是哪边的人?”

“暂时不知道,不过属下猜,会不会是五皇子派去保护晴妃的?”

楚凌欢沉吟片刻:“有可能,不过也有可能是其他人也知道了五皇兄跟安紫晴的事,因此派人暗中监视,那么他的目的跟咱们就是一样的。”

邢子涯沉吟着点了点头:“有可能,那么来人会是哪位皇子呢?”

一旦楚凌飞倒台,好处最大的自然是众位皇子,也难怪邢子涯首先就想到了这个方面。

楚凌欢冷笑了一声:“这个很难说,谁都有可能。不过如果来人的目的真的和咱们一样,那倒是一件好事,到时就算咱们不动手,也会有人急着把五皇兄扳倒的。”

邢子涯点头:“那么咱们是依照原来的计划继续行动还是先等等看?”

楚凌欢想了想:“双管齐下,咱们不能被动地等待,否则万一那些人是五皇兄派去保护安紫晴的,岂不是错失了良机?何况安紫晴已经病入膏肓,支撑不了多久了,本王已经说过万一她一命呜呼,咱们做的这一切便都没有意义了。”

邢子涯点头:“那王爷说的双管齐下是……”

楚凌欢冷笑:“咱们虽然不能一直被动等待,但也不要太明目张胆,一切尽量在暗中进行,即便将五皇兄扳倒了,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是咱们做的。”

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万一所有人都知道他连亲哥哥都不放过,便很容易失去人心。因此能够借刀杀人,借别人的手除掉楚凌飞是最好的。这种事虽然功劳不小,但并不是任何功劳都值得去争去抢的。

明白他的意思,邢子涯点了点头:“是,属下知道了。”

楚凌欢答应一声:“那么你去吧,继续暗中监视,有任何情况即刻来报。只要找到更确凿一些的证据,咱们立刻动手。”

邢子涯领命而去,楚凌欢则迟迟不能入睡,究竟是什么人呢?如果是五皇兄派去保护安紫晴的,应该不太可能中途离开,而且不会只派一个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跟邢子涯一样,也是在监视安紫晴的动静,好抓住两人通奸的证据。那么这个人会是哪个兄弟?

可惜呀,不能两人联手了,否则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毕竟在这深宫内院,尤其是在皇位的争夺战中,兄弟之情是最不可信的。兄弟,就是拿来出卖的!楚凌欢冷冷地笑了笑,袍袖一挥转身而去。

过了几天,安紫晴便派侍女蜻蜓前去面见君王,说明日是她母亲的寿辰,希望皇上能恩准她回去为母亲庆贺。这原本也是人之常情,何况楚天奇早就说过既然安紫晴已经命不久矣,愿意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当即便点头恩准,并且派人准备了一份贺礼让安紫晴带回去,聊表心意。

第二天一早,安紫晴便强撑着病体命人简单的收拾了一番,接着乘坐马车离开了皇宫。看着她的马车驶进安家的大门,负责监视的邢子涯才回到琰王府向楚凌欢禀报。

楚凌欢一听此言便冷笑了一声:“什么为母亲庆贺生日,她这分明就是想要找借口溜出宫去跟五皇兄幽会。快,立刻派人去查一查五皇兄的动静,并且严密监视安紫晴的一举一动,看她是否真的会一直呆在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