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兰花手绢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46 字数:3454 阅读进度:162/419

沉默片刻,楚凌欢突然问道:“之前本王吩咐你去做查一查晴妃或五皇兄身边的人,查得怎样了?”

“五皇子身边的人很难查,属下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接近他们,”邢子涯回答,“属下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受了五皇子的嘱托,因此警觉性都很高,从不轻易与陌生人有任何来往。”

“意料之中,”楚凌欢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五皇兄这个人一向是独来独往,与众兄弟都十分疏远,不过如今本王倒是明白了,他是怕跟晴妃的秘密被人发觉,才干脆躲得远远的。晴妃那边呢?”

邢子涯点头:“这个就容易得多,晴妃身边伺候的宫女本身就不多,而且或许是出于跟五皇子一样的心思,情妃对他们一向也是比较冷淡疏远的,她也没有什么心腹。”

楚凌欢摸着下巴,沉吟着说道:“这对我们来说倒是个机会,既如此,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务必从他们身上找到突破口。”

邢子涯点头是:“属下必定尽力而为。”

夜色深沉。

已经快到月中,月色分外皎洁,仿佛笼着轻纱的梦。因为天气燥热不堪,宫中诸人各自三三两两地在院中乘凉,等热气下去之后才陆陆续续回到房中就寝。

“雪球,雪球乖!不要到处乱跑,快给本王停下!”不远处突然有一团雪白的物体迅速向这边而来,跑到近前才发现原来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说不出的可爱。它蹦蹦跳跳地向前跑着,速度居然不慢,身后跟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一边追一边不停地喊叫,正是八皇子、庄德妃之子、璋王楚凌昭。

宫中上下、宫里宫外都知道这位小王爷最喜欢养狗,府中大大小小的狗不记其数,可谓品种繁多,五颜六色。庄德妃整日骂他胸无大志,要他把那些狗全部处理掉,他却充耳不闻,依然乐此不疲。毫不夸张地说,凡有楚凌昭处,必定有狗叫。

今晚庄德妃要他们兄弟二人入宫一叙,他便卖弄一般将这只刚刚弄到手的新品小狗带了进来,到处跟人炫耀。方才叙谈完毕,兄弟二人各自准备回府,可是他刚刚抱着小狗走出去不远,这狗也不知道突然发什么疯,拼命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撒腿就跑,害得他一路追赶了过来。

“雪球你别跑啊!快停下!”眼见那小狗越跑越快,专往僻静的犄角旮旯里钻,楚凌昭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加快脚步追了上去,“本王警告你,快给本王停下!否则等本王抓到,你非把炖了吃不可!”

狗自然听不懂人话,依然继续向前跑着,很快便转到了一座假山之后。楚凌昭无奈,只得随后追了上去,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突然发现假山后是一片盛开的花丛,透过花丛的缝隙,他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依偎着搂抱在一起,仿佛正在说着什么悄悄话。原来有人在此幽会,会是谁呢?

那只狗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那两人立刻被惊动,紧跟着便听到男子低声喝道:“谁?”

尽管他只说了一个子字,楚凌昭却依然敏锐地听出了他的声音,不由吃了一惊:“五皇兄?”

不错,这个人居然是珺王楚凌飞。而这一声喝问出口的一瞬间,楚凌昭清晰地看到那个原本依偎在他怀中的女子迅速倒了下去,场面诡异之极。不过不等他反应过来,便听楚凌飞接着说道:“狗?八弟,是你么?”

显然,看到小狗之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楚凌昭必定就在附近。而楚凌飞的声音尽管力图稳定,却依然可以听出一丝隐隐约约的惊慌失措。如此一来,楚凌昭越发起了疑心,干脆加快脚步绕过花丛,边走边含笑开口:“打扰五皇兄,实在是抱歉得很,可是雪球到处乱跑,一时之间我还真追不上它,结果就……”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顿,这才发现方才那个女子已经倒在了楚凌飞的怀中,楚凌飞打横抱着她,让她的脸埋在了他的怀里,根本看不清长相。不过借着皎洁的月光,他还是发现那女子似乎在微微发抖,是因为紧张、害怕还是其他?

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疑惑,楚凌昭接着说道:“五皇兄,这姑娘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需要我帮你叫太医吗?”

“不必了,”楚凌飞摇了摇头,倒是一贯冷淡疏远,眉头早已皱了起来,“她没事,只是怕见生人。”

楚凌昭心中疑惑更深,面上却抱歉地笑了笑:“原来如此,那倒是我的不对了,不该吓到这位姑娘,在此给五皇兄和姑娘赔罪了。”

说着他双手抱拳施了一礼,态度诚恳之极。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楚凌飞接着便摆了摆手:“无妨,你也不是有心,不必在意,你的狗已经跑远了,快去追吧。”

“是,”楚凌昭含笑点头,“既如此,我便先去了,五皇兄请自便。”

说完他又施了一礼,这才转身而去。片刻后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他不自觉地回头一看,才发现楚凌飞已经领着那个女子急匆匆地离开了,仿佛逃命似的。

怎么走得这么急,是嫌被自己打扰了兴致,还是被自己撞见他与人幽会害羞了?楚凌昭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心下却好奇不已:那女子是谁?看她与五皇兄如此亲热,显然关系非同寻常。不是说五皇兄一向不近女色吗?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早就已经美人在抱了。

只是刚才她的脸根本看不到,真不知是怎样的天仙国色,才能打动五皇兄那颗石头一样的心,会不会跟三皇嫂一样倾国倾城呢?瞧她的背影,身段倒是窈窕婀娜,想必容貌也差不到哪里去吧?管他呢!那是他的事,与咱无关,还是先去找找雪球吧。

想到此,他加快脚步向着雪球奔去的方向追了过去。转过一个拐角,才发现小狗正在前面的草地上,对着一块手绢连撕带咬,玩得不亦乐乎。他不由叹了口气,赶紧上前将小狗抱在了怀里:“行了行了!你这又是从哪里捡来的脏东西,还不快丢掉!走,咱们回去了。”

说着他将手绢从小狗的嘴里夺了下来,扬手就要扔到一旁。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突然发现那手绢绝对不同寻常!

东越国历来的规矩,凡是被立为妃之后,帝王便会要求及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一种花作为其专用的标志,自此之后这位妃子所用的一切物品,譬如衣服,手绢,甚至桌椅碗碟等等,上面都会有这个专属图案,负责伺候的人一见便知某样物品是属于哪个人的,一来显得风雅,二来也不容易弄混。

小狗口中夺下来的这条手绢是白色的,上面绣着一朵清雅的兰花,颇能给人高洁雅致之感,而这兰花图案正是晴妃专用。楚凌昭知道他绝对没有看错,也不是因为他曾经分别研究过宫中所有妃子的专用标志分别是什么。而是因为庄德妃的专用的图案是芍药,但自从晴妃入宫并且选择了这个兰花之后,她便几次感叹说早知如此,当初便该那选用兰花多么风雅,哪像那芍药看似繁华富丽,其实俗不可耐。

这话庄德妃曾经当着他的面说过两次,他便不经意间记住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一眼就看出这手绢是晴妃的,可是怎么会出现在小狗的口中?方才经过五皇兄身边时,它的口中明明还什么都没有,难道……

一个令人不敢想象的推测陡然浮现在脑海中,楚凌昭吃了一惊,紧跟着眼中却涌上一抹兴奋:难道他在无意之间撞破了五皇兄一个天大的秘密?怪不得那个女子要把脸藏在五皇兄的怀里,怪不得他们急匆匆地离开了,原来五皇兄竟然勾搭父皇的妃子!他们肯定是因为走得太匆忙,才不曾注意到落下了这条手绢!

不行,一定要立刻将此事禀告父皇,那么五皇兄就……不过仅凭这点证据只怕是不够的,毕竟他并没有当场揭穿两人。楚凌昭的目光不停地闪烁着阴冷的光芒,慢慢将手绢藏在了怀中,转往来路而去。

不过,当他回到方才发现楚凌飞的地方,却突然看到有个小宫女正弯着腰在地上仔细地搜索着,口中还不停地喃喃自语:“哪儿有啊?是丢在这里了吗?怎么找不到呢?”

楚凌昭心中一动,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过去,并故意轻轻咳嗽了一声。小宫女吃了一惊,忙不迭地抬头一看,赶紧直起身子屈膝见礼:“奴婢参见八皇子。”

楚凌昭含笑摇头:“不必多礼,起来吧,这么晚了,你在找什么?”

那小宫女闻言愣了一下,立刻有些支支吾吾:“回、回八皇子的话,奴婢找、找……”一边说着,她急的得抓耳挠腮,却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耳朵,立刻眼睛一亮,“奴婢在找耳环,耳环!”

楚凌昭淡淡地笑着:“如果本王没有看错,两只耳环不是都在你的耳朵上吗?”

小宫女眼中的慌乱更加明显,面上却力图镇定:“回八皇子的话,奴婢找的不是、不是这个,而是另一副。”

“哦,是另一副,”楚凌昭点了点头,“怎么,很值钱吗?”

小宫女看样子都快哭了,却不敢不答,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是因为那耳环乃是娘娘赐给奴婢的,奴婢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

楚凌昭微笑,又点了点头,好像已经完全相信:“对了,本王都忘了问,你是哪宫的,在谁的身边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