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笑骂由人不表态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44 字数:3474 阅读进度:153/419

楚凌飞却无论如何都不甘心,他一向性情冷淡,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心上人,怎能轻易放弃?于是他要安紫晴先行忍耐,他一定会争取一个两人在一起的机会。

尽管知道这样的机会渺茫到几乎可以忽略,安紫晴毕竟也不愿放弃这个唯一真爱的男子,便咬牙答应下来。可是她毕竟已经是皇上册封的妃子,被临幸是早晚的事,于是楚凌飞经过一番思索,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宫中的太医古文清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兄弟,绝对信得过。

于是他偷偷找上古文清,让他配制了一种药物,悄悄送到了安紫晴的手中。只要她按时少量服用,就会满脸病容,浑身无力,自然就无法侍寝。所以当日丫环见她的病终日不见起色,提议让医术高明的端木琉璃瞧一瞧的时候,安紫晴才说她是心病,旁人根本治不了。

接下来的几年,安紫晴便将这种药物妥善保存起来,按时偷偷服用,果然终日缠绵病榻,满脸蜡黄,双目无神,走起路来也是一摇三晃,终于暂时逃过了一劫。而且宫中的嫔妃毕竟多如牛毛,渐渐地,楚天奇也就把她忘了。

侍寝的问题总算解决,接下来就是如何才能去除她的妃子名分,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而这毕竟难如登天。生怕安紫晴感到绝望,楚凌飞每隔一段时间便入宫一次,信心满满地鼓励她一定要支撑下去,并且说他一直在想办法。

尽管知道他不过是在安慰自己,安紫晴却不忍心打破这个美好的希望,一直表现得十分配合。每次两人见面,她都言之凿凿,说无论如何一定会等着他,而这一等就是好几年……

这个故事并不复杂,也不漫长,所以楚凌飞很快就说完了,末了叹了口气说道:“你明白了吗三哥?其实紫晴原本该是我的人,可惜只差了那一步,一切便都来不及了。”

楚凌云淡淡地挑了挑唇:“让安紫晴去守皇陵是谁的主意?”

“我的。”楚凌飞乖乖点头,“耽搁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发现如今的局面根本不可改变。那天我偶然路过皇陵,突然想到了这个办法,便要紫晴秉明父皇,就说她终日缠绵病榻,根本无法侍寝,实在有负皇恩,因此自请前来守皇陵,父皇果然不曾拒绝。后宫美女如云,他原也不差紫晴这一个。皇陵毕竟人迹罕至,我的功夫又还算不错,更加容易掩人耳目。”

楚凌云看着他,目光清淡:“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自然想过。”楚凌飞点头,“可是我又能如何?紫晴名义上仍然是父皇的妃子,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原本一直相安无事,谁知昨天晚上我正与她说着话,她便突然昏了过去。粉蝶跟我说上次在蔷薇盛会也是出现了这样的状况,太医根本束手无策,只有三皇嫂能够救她。我知道如此一来事情会暴露,但是为了救紫晴,我什么都顾不得了。”

楚凌云挑了挑唇:“也不怕我跟父皇告密?”

“怕的。”楚凌飞苦笑,“不过那个时候我也想,如果念着小时候的一点情分,或许三哥即便知道了我的秘密也不会告诉父皇,于是我选择赌一赌。”

“你还真敢赌。”楚凌云笑了笑,“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吗?你以为我会有心软的时候?”

楚凌飞看着他,突然微微地笑了:“三哥,我来找三皇嫂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赢面并不大,因为我唯一的赌注,就是你偶尔的心软。”

端木琉璃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却并未说什么,楚凌云的笑容却已变得有些尖锐:“你也知道你的赢面并不大,那么万一你赌输了呢?”

“我认了。”楚凌飞微微一叹,“赌输了不外乎就是三哥会把我的秘密告诉父皇,大不了是个死。虽然紫晴也活不成,但只要我们能死在一起,她也不会后悔。”

楚凌云含笑不语,楚凌飞眼中却突然浮现出一丝隐隐的笑意:“不过,经过了昨天晚上,我知道我赢了。”

楚凌云挑了挑唇:“怎见得你赢了?”

“因为我跟紫晴的事三哥早就知道了。”楚凌飞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而三哥并不曾告诉父皇,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

楚凌云也不回避他的目光:“不错,我并不是从来不给别人机会,但是要想把握住我给出的机会,却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确定你有付出任何代价的觉悟?”

“我有。”楚凌飞毫不犹豫地点头,“对我来说,除了紫晴,没有什么是不可失去的。只要三哥提出条件,我拼死也会满足。我最怕的就是三哥什么条件也不提,一点机会都不给我,那我才是欲哭无泪。说吧三哥,你希望我做什么?”

楚凌云看着他,眼眸清淡:“任何时候听我差遣。”

听得出他还有下文,楚凌飞点了点头,暂时没有开口,楚凌云接着说道:“无论我要你做什么,不准拒绝,只能照做。”

楚凌飞仍然点头:“还有呢?”

楚凌云笑笑:“只这两条就够你受的了。”

也是,楚凌飞也跟着笑了笑:“我答应。”

然而端木琉璃却有些听不下去了,眉头一皱说道:“凌云,你这就没意思了,既然已经决定成全,为何不痛痛快快地成全他们算了,还提什么条件?你好意思吗?”

“三皇嫂,你这话说的不对。”楚凌飞接过话头,笑得居然十分平静,“你不懂,三哥肯向我提条件,才说明他是真的愿意成全我,否则我才要拔剑自刎算了!”

端木琉璃越发不解:“这话怎么说的?”

楚凌飞的目光越过了她的头顶,看向了很远的地方:“三皇嫂,其实小时候我跟三哥是很要好的,三哥比我大了几岁,我开始学着说话的时候,他也经常来教我,你知不知道他教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端木琉璃下意识地反问:“什么?”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楚凌飞笑笑,“那个时候三哥告诉我,让我永远记住这句话。”

端木琉璃愕然:“那个时候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不明白。”楚凌飞摇头,“不过后来当我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的时候,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感激三哥,因为他给我上了人生弥足珍贵的第一课。所以,三哥现在向我提条件,我反而觉得这是顺理成章的事,也更能让我心安理得。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的东西,要么不值钱,要么里面有陷阱。”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转头看向楚凌云:“你常说娶到我是捡到宝了,其实嫁给你,我才是捡到宝了。”

“过奖。”楚凌云笑笑,“我那个时候其实也是随口一说,倒是没有想到居然对五弟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幸亏没跟你说别的,我要跟你说拦路抢劫好,你这会儿说不定就占山为王了。”

二人忍不住失笑,端木琉璃依然有些不放心:“但是你这样做,不怕别人说你是趁火打劫吗?”

“不怕。”这一次仍然是楚凌飞接过了话头,“三皇嫂,你跟三哥虽然是夫妻,但在这一点上却不如我了解。三哥向来都是笑骂由人不表态,处处独往又独来的,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他常说,人活在这个世上本来就够累的了,如果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一些事,那就不如不活。”

“笑骂由人不表态……”端木琉璃慢慢的重复了一遍,“这样的人生的确足够潇洒,而且应该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可惜,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如此洒脱的地步。”

“的确如此。”楚凌飞点头,“所以更令人神往,至少我知道我做不到。”

端木琉璃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了几圈,眼中慢慢浮现出一丝疑惑:“照你这么说,之前你跟凌云的确是十分要好的,从什么时候起变得那么疏远了?” .首发

“从三哥成为不败神话。”楚凌飞苦笑了一声,“那个时候的他光芒四射,威名赫赫,周身萦绕着炫目的光环和铺天盖地的赞扬。我若仍然像小时候一样整天围着他转,难免会被人议论会,会被人怀疑我的居心。说到底我不是三哥,我到不了他那种‘笑骂由人不表态’的境界,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得远一些,同世人一起仰望不败神话的风采。但是今天三哥之所以肯成全,我想应该也是念着小时候的那点情分,是吗三哥?”

楚凌云看着他,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你主动疏远我是因为这个。”

“不然你以为呢?”楚凌飞微微叹了口气,“我虽然处处比不上你,但我也有自己的骄傲,我不愿别人说我是想沾你的光,想趋炎附势。”

他这种想法完全可以理解,所以楚凌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不再纠缠这个话题。端木琉璃倒是接着说道:“既然你们俩还有小时候的那些情分,我看就算了吧,凌云也别提什么条件了,成全一对璧人原本就功德无量。”

楚凌飞忍不住笑了起来:“三皇嫂,我真的没事,你不必为我打抱不平。说实在的,能为三哥效劳我觉得很荣幸。”

楚凌云咂了咂嘴:“有点肉麻啊!”

“我是说真的。”楚凌飞的眼神无比认真,“三哥,既然你对我的动向都了如指掌,那么你应该知道在你痊愈之前,我曾经有过一点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