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鬼见愁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42 字数:3414 阅读进度:145/419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不等他话音落地,便听到房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眼前人影一闪,楚凌云的声音已经响起:“琉璃!你怎么样?”

端木琉璃还未来得及回答,便见那黑衣人提气纵身,嗖的自窗口穿了出去,瞬间踪影不见。她不由笑笑:“果然还是狼王威名赫赫。”

“你还说?”看到她浑身的鲜血,楚凌云怒不可遏,“等会儿我再跟你算账!来人!”

喝声中,他一把抱起端木琉璃来到内室,轻轻把她放到了床上。秦铮早已准备好热水、毛巾、药物,一股脑地送到了床前。

楚凌云早已点了她伤口附近的穴道,一边将她的外衣解开一边咬牙:“疼就忍着些,不准叫!”

端木琉璃眨眨眼:“我受了伤诶,你要不要这么凶?等下!”

她突然一把抓住楚凌云的手,楚凌云一脸想要杀人的表情:“这个时候你还想怎么样?”

“我里边什么都没穿。”端木琉璃又眨了眨眼,笑得十分欠扁,“你确定要把我脱光给这么多人看?”

此时楚凌云身后已不只是秦铮一人,狼燕等人也早已赶到,各自大气不敢出。一听这话,五人居然刷的一下齐齐背过身去,楚凌云才冷哼一声:“满意了吧。”

端木琉璃笑笑,松开了手。不过因为她的提醒,尽管已经无人看到,楚凌云的动作还是有所收敛,只将外衣褪到了她的双肩以下。看到那个将她的身体直接洞穿的伤口,楚凌云脸上又是杀气翻卷:“琉璃,我好想揍你!”

端木琉璃笑笑:“我没事……”

“没事我给你揍出些事来好不好?”楚凌云一边咬牙说着,一边麻利地替她清洗着伤口,“万一伤筋动骨,你知不知道那是一辈子的事?”

“怎么会,我有数,”端木琉璃仿佛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得意地笑着,“我故意避开了所有要害,这伤口看起来虽然吓人,其实只不过是皮肉伤而已,休息几天就会没事的。”

虽然知道她说的是实情,楚凌云还是抽空冷冷地看她一眼:“别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等你好了我再好好跟你算算帐!”

好不容易将伤口清洗干净,又上好药包扎起来,楚凌云才吐出一口气,吩咐狼燕取干净的衣服过来。

狼燕忙不迭地从橱子里拿了一套干净衣服,凑过来小小心心地问道:“王爷,我、我来吧?”

楚凌云居然没有反对,站起身让到了一旁。狼燕松了口气,赶紧凑到床前:“王妃,我来帮你换上。”

“我自己可以。”端木琉璃笑笑,支撑着起身将干净的衣服换好,这才重新躺下去,“好了。”

等狼燕将床前收拾干净,楚凌云才重新落座,脸色阴沉得赛过窗外的夜色:“很好,那么现在咱们开始算账。”

端木琉璃皱皱眉,很委屈:“你说等我好了再跟我算账的。”

“我等不了了!”楚凌云冷冷地回答,“我问你,黑衣人进来的时候,你还能说话吗?”

端木琉璃乖乖点头:“能。”

“那你为什么不叫?”楚凌云冷笑,“不会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吧?还是你想证明你的本事足够大,完全不需要我?”

端木琉璃笑笑,神情间却很认真:“对。”

楚凌云怒气一窒:“对?端木琉璃,你什么意思?”

端木琉璃又笑了笑,转头吩咐:“秦铮,你们先回去歇着吧,我跟凌云说说话。”

秦铮有些迟疑:“王妃,你们……”

“没事,乖。”端木琉璃朝他挥了挥手,“凌云很生气,我哄哄他就好了。”

秦铮这才点头,带着狼燕等人退了出去。端木琉璃收回目光,主动往里挪了挪:“陪我躺会儿?”

楚凌云盯着她,不动,也不说话。端木琉璃抿抿唇,突然抬手捂着伤口一声低吟:“嗯……”

“琉璃!”楚凌云瞬间扑到近前,“痛得厉害?我看看是不是又裂开了!”

端木琉璃得意地微笑:“是很痛,你不理我,我心痛。”

楚凌云动作一顿,叹口气上了床,轻轻将她搂在了怀中:“琉璃,你刚才那句话太伤我,我心痛才是真的。”

端木琉璃摇头:“我那句话并没有你认为的那种意思,当那个黑衣人进来时,我既可以呼救,也可以启动机关自保,你知道我为何没有这样做?”

楚凌云既然敢把端木琉璃一个人留在这里,自然是因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端木琉璃对气息极为敏感,可以比任何人更快地觉察到有人靠近。只要她启动机关,浴池底部就会打开,让她瞬间掉入密室,而密室的入口也会紧跟着关闭,只要争取片刻的时间,楚凌云等人便可赶来救援,可保万无一失。

一时之间不明白她的意思,楚凌云摇头冷哼:“你不是说了吗?是为了证明你本事够大,完全不需要我。”

端木琉璃微笑:“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琅王府内有机关,但是别处没有,是不是只要离开了王府,我就只能任人宰割?若是如此,我岂不是只能成为你的累赘?”

楚凌云皱了皱眉:“可是琉璃,你……”

“我知道,”端木琉璃温和地打断了他,“你想说我从来不是你的累赘,是不是?可是我不想这样,你是做大事的人,既然有资格站在你身边,我就必须能够自保。如果必须由你守在身边我才是安全的,就算你心甘情愿,我也无法心安理得。”

楚凌云目光微闪:“所以你就用这样的法子来证明,你是可以保护自己的?”

“是,”端木琉璃点了点头,“相信你也看的出来,那个黑衣人算得上是个高手,但一样中了我的计,足够他喝一壶了!这至少可以说明,无论在任何地方碰到他,或者与他级别差不多的敌人,我不会有性命之忧。”

楚凌云仍然眉头紧皱:“但你用这样的法子来证明,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端木琉璃倒不以为然:“要想得到,必须先付出,何况就算我真的打不过他,依然可以启动机关自保,怎会轻易冒险?别人或许不在乎,我自己觉得我这条命金贵着呢,无论任何时候都要以保住这条命为第一选择。”

一听此言,楚凌云终于:“琉璃,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话,无论任何时候,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你的命,否则……”

端木琉璃扬起脸看着他:“否则怎样?”

楚凌云依然笑着,语气却出奇的认真:“否则我会杀光那些害你的人,然后去陪你。”

“我不要,”端木琉璃摇头,“如果你真的在乎我,那么即使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把我那份也活下来。”

楚凌云手臂一收,更紧地搂住了她:“我们不说这些,而且我相信我们会一直好好活着,因为只有你陪着我,我才是真正地活着。”

换言之,没有你,我就只能是行尸走肉。

端木琉璃只觉心中浮上一丝酸楚的柔情,主动抬起胳膊搂住了他的腰,趴在他的怀里柔声说着:“凌云,不必为我担心,我也不想让你为我分心,你只需要把心思放在你最应该做的事上就好。”

楚凌云闻言,哧然一声冷笑:“你觉得你这个样子我就不会分心?我会觉得更舒服?我还有心思去做别的事?琉璃,我宁愿为你分心,也不想看到你被任何人伤害。” .首发

端木琉璃不由吐了吐舌头,有些讨好地说道:“这次的手段的确不够高明,很有几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意思,但他的身手实在太高,我若不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打法,恐怕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下次我会想些更好的法子。不过没关系,他也好受不了,我给他下的是秦铮给我的剧毒鬼见愁。”

“鬼见愁?”楚凌云脸上的神情终于缓和了几分,“这还差不多,至少算个不赚不赔。”

其实鬼见愁并不像楚凌云说的那样简单,一旦中毒便会浑身痛痒不堪,即便立刻服下解药,接下来的一个月也必须连脑袋一起浸入水里,只能口含一根伸出水面的管子透气,直到药性消退。否则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便会奇痒入骨,任你功力再高都忍受不住,即便把全身的肌肤都抓烂了也无法缓解。

还有,即使服下解药,也必须运功将毒逼出体外,否则一旦毒素深入脏腑,那就不只是肌肤了,连五脏六腑都会痒了起来,让你恨不得剖开肚子,把那些脏器拿出来挠个痛快。

自然,没有人能够连续在水中泡一个月还安然无恙,所以每泡一段时间就必须出来透透气,但又会立刻因为那种奇痒生不如死。曾经有一个中毒者,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而干脆自杀身亡。

一个月后,此人的功力也会大大受损,至少要减少三四成,必须经过数年的修习才能够慢慢恢复到原先的水准。

换句话说,端木琉璃付出的代价虽然大了些,但是比起那黑衣人即将遭受的折磨,她受的这点皮肉伤简直就不算什么。何况她还巧妙地避开了所有的要害,顶多就是流点血、受点疼而已。若非如此,楚凌云怎会轻易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