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不要放弃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32 字数:3629 阅读进度:116/419

原本一场热热闹闹的蔷薇盛宴居然以这样恐怖的方式结束,所有曾经看到那一幕的人自然都心有余悸,怕是久久不能入睡了。宫中诸人生怕同样的遭遇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住处,继而门窗紧闭,躲到被窝里暗中祈祷。

中途退场的安紫晴没有看到那一幕,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不过听到宫外那阵骚乱,她还是有些奇怪,欠了欠身问道:“香草,外面出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这么吵?”

“不知道,”香草摇了摇头,“请娘娘稍候,奴婢出去看看。”

安紫晴点头,不是她特别爱管闲事,而是她的心上有一个时时牵挂的人。

香草这一去也耽搁的时间居然还不算短,越发令安紫晴有些心绪不宁。不过就在她刚刚准备下床出去看看的时候,香草急匆匆地回来了,脸上带着一丝惊惧:“娘娘,出事了,听说御花园那边死了两个宫女,而且死因十分蹊跷。”

“什么?”安紫晴愣了一下,“怎么个蹊跷法?”

香草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听说那两个宫女都是被吸干鲜血而死,说不定是吸血鬼所为。”

安紫晴大吃一惊,立刻觉得心脏一抽,好不难受。定了定神,她不动声色地问道:“别人可还有出意外的吗?”

“好像没有了,”香草摇头,“听说就是两个宫女。”

安紫晴点头:“如此,你先下去休息吧,记住不要再胡乱打听,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香草答应一声,伺候她躺下并且给她盖好被子,这才熄了烛火,转身退了下去,并把房门紧紧关了过来。

安紫晴躺在床上,自然是久久不能入睡,不过让她稍稍安心的是那个人安然无恙。最奇怪的是方才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何会突然那么难受?她甚至都觉得如果没有端木琉璃那颗药丸,说不定她就一命呜呼了。

不知过了多久,窗户突然被无声无息地打开,房中已经多了一道黑色的人影,安紫晴先是吃了一惊,接着便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不由猛地翻身坐起,惊喜不已:“你来了?”

“嗯。”黑暗中传来一个男子低低的声音,居然很好听,“你没事吗?”

说着他走到床前坐了下来。安紫晴也早已翻身坐起,迫不及待地扑了他的怀中:“我没事,多亏了琅王妃,还没有好好谢谢她呢!”

男子紧紧搂着她,黑暗中那双晶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淡淡的柔情和担忧:“好好的怎会突然那个样子?当时可真把我吓死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安紫晴喃喃地说着,“不过我也不知道,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用为我担心。对了,你来的时候有没有惊动其他人?万一被人发现,我死了没什么,你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不许乱说!”男子低声斥责了一句,“我待你之心就如你待我之心一样,你若是死了,你以为我还能活吗?”

“不要说!”安紫晴柔声说着,“我们已经说过绝不轻言生死,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希望,是吗?”

男子轻轻答应一声,低头在她腮边亲了亲:“所以答应我不要放弃,我一直在努力,要争取一个在一起的机会,不要放弃好吗?”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安紫晴柔声回答,“我知道,你放不下我就如同我放不下你一样,不死不休……你看我,又说什么死不死的,真是该打!”

“不错,是该打,”男子低低地笑了笑,“不过用什么来打可就由我决定了……”

说着他双唇下移,轻轻吻住了安紫晴柔嫩的唇。缠绵片刻,他才抬起头重新将安紫晴搂紧在怀中:“不过,你确定已经没什么事了吗?可曾找太医来看过?”

“没有,我真的没事,”安紫晴摇头,“吃了琅王妃的药之后,我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你不必担心。不过我方才听香草说,有两个宫女出了意外是吗?”

男子点头:“是,不过这件事你不用管。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我知道,”安紫晴点头,“你也千万小心。”

两人不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依偎在一起。不过片刻后安紫晴便叹口气说道:“你先回去吧,万一被人看到就糟了。”

男子沉默片刻:“好,那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就算是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了我保重。”

安紫晴微笑点头:“我会的。”

男子又看她一眼,这才恋恋不舍地穿窗而出,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安紫晴怔怔地看了很久才重新躺了下去,只觉心中酸酸甜甜,好不难受,许久之后才带着对未来美好而又苦涩的期盼渐渐沉入了梦乡。

一晚上的功夫就出了两条人命,这对一向太平的东越国而言倒是很少有过的事,所以很是令人惶恐了一番。然而接下来的几天,宫中却异常平静,再没有发生过如此恐怖的事。消息传出,众人都不由微微松了口气,暗中祈祷着来人只是跟那两个宫女有仇,所以把他们杀死之后便不会再出现了。

“哼!不过刚刚恢复正常,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邀功请赏了吗?”琰王府内,楚凌欢目光阴沉地说着,“居然主动把那么棘手的事情揽上身,就不怕万一搞砸了,会惹得父皇大怒吗?不过那样那才真的是大快人心!”

回来之后听说楚凌云居然主动请缨,要彻底调查这件事,楚凌欢没来由的有些恼火。因为他知道有端木琉璃这个强有力的助手,说不定楚凌云真的可以查清此事,到时在父皇面前岂不又是大功一件?

本来楚凌云之前就曾经立下了赫赫战功,只是因为受伤残废才沉寂了三年,如今伤势痊愈没多久,他就已经按耐不住,又想大出风头了吗?他在朝野上下的威望本就高的得不得了,其余皇子几乎无人能及,如果再被他连续立上几功,眼看着父皇的年纪越来越大,那岂不是……

正在此时,消失多日的邢子涯走入了前厅,虽然风尘仆仆,精神状态却还不错:“王爷,属下回来了。”

楚凌欢眼睛一亮:“怎么样?”

邢子涯缓过一口气,瞧瞧左右无人才点头说道:“的确有所收获,属下照您的吩咐,在木灵芝出现的地方放了那样东西,然后躲在一旁暗中观察,发现她虽然并没有露出太多破绽,但是眼神却有变化。”

“很好!”楚凌欢兴奋地击了一下手掌,“如此看来,本王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接下来……”

说到这里他却突然住了口,因为他也不知道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做。不过一个大好的机会既然出现在了眼前,自然不能轻易放过,只不过是需要一番精心的策划罢了。

然而邢子涯却显然并不像他那么乐观,甚至有些担心:“王爷,咱们这样做虽然可以确定木灵芝的身份,但是也有可能打草惊蛇吧?木灵芝看到那件东西,肯定会想到是天鹰教的人找上了门,万一她立刻躲起来怎么办?”

“这个问题本王也想过,”楚凌欢微微地冷笑着,“不过有些时候是需要打打草惊惊蛇的,再说就算她躲起来,还有她的女儿呢?到时候咱们只要随便散布些消息出去,还怕她不露面吗?真到了万不得已之时就通知四皇子,卖他一个人情,对本王也大有好处大,总比什么也不做强。”

邢子涯点头,突然问道,“对了王爷,我回到京城中时,听到有人在悄悄议论,说是宫中出了吸血鬼,是真是假?”

“谁知道?”楚凌欢冷笑,“不过此事确实蹊跷得很……”

就在众人由衷地祈祷此事已经彻底结束,平静将永远持续下去的时候,新的状况再度出现了。

两天之后天刚蒙蒙亮,琅王府的大门便被人急促地敲响,仿佛催命一般。侍卫立刻上前开门,才发现居然是宫中的內侍,不等他开口,內侍已经急急地说道:“快!快!出事的了!皇上请琅王和琅王妃立刻入宫一趟!”

接到消息,两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御书房,楚天奇正在满地转圈,脸上有着明显的愤怒。对视一眼,两人上前见礼:“参见父皇!”

“免了免了!”楚天奇挥了挥手,眉头紧皱,“云儿,琉璃,朕为何要你们入宫,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楚凌云目光闪烁?“难道又有人遇害了?”

楚天奇咬了咬牙:“一夜之间,四条人命,凶手简直可恶之极!把他抓住之后,朕要将他碎尸万段!”

什么?四个?上次是两个,这次就变成四个了?那么下一次呢?六个还是八个?此人还真是凶残至极!

端木琉璃眼中闪烁着一丝冷意,无论如何如此草菅人命根本为天理所不容,就算来人真的跟某人有仇,但也该讲究个冤有头债有主,何必伤害那些无辜的宫女?—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皱了皱眉,她首先开口:“父皇,此次遇害的也都是宫女吗?”

“不是,”楚天奇摇头,“两名宫女,还有两名內侍,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也就是说,来人并没有特定的目标。端木琉璃点头:“他们的死因是否与之前的两人一样?”

“外观看来完全一样,”楚天奇目光阴沉,“都是被咬破咽喉吸干鲜血而死。”

端木琉璃略一沉吟:“凌云,我们去看看,请父皇稍候。”

两人在內侍的带领下来到了暂时停放尸体的地方,经过一番检查,果然发现四人的死因与之前两人几乎完全一样。由此可见凶手必定是同一个人,而且此事绝非意外,是有预谋的。

楚凌云起身,首先开口:“将发现尸体的人以及周围最有可能听到动静的人带来见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