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是福还是祸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25 字数:3376 阅读进度:100/419

倒是没想到自家王妃还有心思理会那么多,楚凌云略一沉吟,眸中微光闪烁:“这一点倒不像是玩笑。以盗墓为生的天上阁也被潇正崇制造出来的假象迷惑,没有发现石棺下的密室,那么盗墓者便很容易只带走上层墓室的宝物和琉璃球。如果短时间内有人解开琉璃球内的秘密还好些,但若一千、两千年甚至上万年过去,顺元帝陵还在不在都不一定。若没有琉璃球内的线路图,重要的是没有里面的麒麟图腾和大威帝国的古文字作为指引,岂不是更没有人能找到血寒玉了?”

端木琉璃恍然:“所以只不过是我们足够幸运,琉璃球刚刚出土两百年,潇正崇的陵墓还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们才能找到血寒玉。”

楚凌云笑笑,语声温柔:“是我够幸运,遇到了你。否则我除了等死之外,别无他法。即便直接进入顺元帝陵寻找,也未必有所收获。”

“那是因为你命不该绝!”端木琉璃倒是不敢居功,“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别人替你找到血寒玉。”

“我不要别人,只要你。”楚凌云笑容虽轻,语气却不容置疑,“接着说,进入密室之后,是不是接着就看到了血寒玉?”

端木琉璃点头,接着说了下去。两人原本只是静静地听着,然而当他们听到那颗蓝色的珠子消失在她的手心,秦铮顿时噌的跳起身尖叫了一声:“什么?真的?”

就连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楚凌云都不由微微变了脸色,眸中满是惊愕!

被秦铮的尖叫吓了一跳,端木琉璃不由皱眉:“是啊,真的,怎么了?”

秦铮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张口结舌地看向楚凌云,一副快要昏过去的样子:“王、王、王……”

端木琉璃黑线:你是很忠心没错,但也不必用这种方式表白吧?还“汪汪汪”,你当你是忠犬吗?

楚凌云看他一眼,深吸一口气压下满脸的惊愕,虽然眼中还有无法褪去的讶异,至少神色已渐渐恢复,微笑说道:“琉璃,你用内力在这个茶碗上戳个窟窿。”

端木琉璃一愣:“嗯?”

“没事,我赔得起。”楚凌云依然微笑,“而且有我在,你不会伤到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端木琉璃点头,缓缓起身,体内真气一转,眉心已浮现出那个晶莹剔透的雪花图案!

秦铮大吃一惊,立刻就要惊呼出声!不过幸好跟随楚凌云多年,这点自制力他还有,紧跟着一把捂住了嘴,只管仔细看着!

端木琉璃心无旁骛,右手潇潇洒洒地一挥动,一道冰蓝色的光芒倏的射出!粉末飞扬间,茶碗上已经多了一个水滴状的小洞!

秦铮下意识地捂住了嘴,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

然而紧跟着,端木琉璃便手捂心口身躯一颤,再次被反噬的内力震了一下!幸亏只是为了演示给楚凌云看,用的力道不大,这才不曾受伤。

压下胸腹间的剧痛,她转头看着楚凌云:“怎样?”

楚凌云唇线一凝,眸中的光芒深沉而复杂。片刻后淡然一笑,他微微叹了口气:“琉璃,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配上你的完美,而且当我看到血寒玉,我以为我可以做到了。可是为什么当我以为我终于有绝对的资格拥有你时,你却偏偏再次飞上云端,让我望尘莫及?”

端木琉璃眉头一皱:“什么?”

楚凌云又叹了口气,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秦铮已颤声开口“王爷,是不是错不了?”

“嗯。”楚凌云苦笑着点头,“秦铮,你说我是不是太幸运了?”

秦铮愕然半晌,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啊!王爷!据说此物的受益者绝不仅是王妃……”

“秦铮!”楚凌云突然打断了他,“此事以后再说,正事要紧。”

秦铮挠挠头,依然带着满脸的不敢置信。端木琉璃眼眸一闪,脸上有着明显的疑惑:“凌云,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楚凌云温柔地看着她,笑得若无其事:“没事,好吧我承认,有事,不过先把你要说的说完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端木琉璃点头:“好。”

接下来她便将蓝月白趁机将她虏走囚禁的经过及原因详述一遍,楚凌云手摸下巴,眼中的杀气隐隐流转:“蓝月白?好,好,好得很!”

“其实蓝月白并非故意冒犯,他只是执念太深。”端木琉璃眉头微皱,试图将他的杀气浇灭,“何况从头到尾他对我都是以礼相待,你还是……”

“那我不管。”楚凌云笑笑,声音温温柔柔,“琉璃,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这个行为本身,是我绝对无法忍受的,明白吗?”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微叹一声做出让步:“那么,手下留情。”

“嗯。”楚凌云挑了挑唇角,“我可以留他一命,其他的我来决定。”

端木琉璃吐出一口气:留他一命便算是手下留情了吗?谁不知道狼王最大的本事不是让人死,而是让人生不如死?

对于蓝月白的执念,秦铮显得很好奇,而且好不容易从蓝色珠子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王妃,蓝月白说他曾在某皇陵中看到过你的画像?这是不是说明了什么?”

端木琉璃看他一眼:“说明了什么?”

“哎呀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嘛!”秦铮的好奇心快要爆掉,兴兴奋奋地指手画脚,“会不会那座皇陵与你有什么关联?譬如说你是千百年前哪个皇族的后裔……”

端木琉璃无语:好丰富的想象力。

“巧合罢了。”她淡淡地笑了笑,“人有相似,并不奇怪,这叫撞脸。”

秦铮一愣:“撞脸?什么意思?”

端木琉璃张了张嘴,若无其事:“我就那么随便一说。何况就算我是什么皇族的后裔又如何?”

秦铮点头:“倒也是。只不过蓝月白聪明绝顶,也算是智者,居然会陷入如此畸形的爱恋之中,真是匪夷所思。”

楚凌云关注的显然并非这一点,眼眸闪烁间,他突然问道:“琉璃,蓝月白是不是曾将内力输入你的体内?”

“你试出来了?”端木琉璃赞许地微笑,“没错,那正是蓝月白的内力,所以无法为我所用,伤人的同时也会伤己。”

楚凌云张了张口,似乎想解释什么,最终却只是温和地笑笑:“那么告诉我,他为何突然输内力给你?你受了伤?”

端木琉璃摇头,将蓝月白给自己下药之事说出,同时简单提及了“冰球”的震动一事,并告诉两人丹田内总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吸力,每次都将蓝月白的内力吸走一部分。

直到后来,楚凌云传书蓝月白,蓝月白焦急之下将她带下山,再到后来她用美色令他暂时失去理智,终于一次性得到了大量内力,这才终于脱困而出。

“从那时起,蓝月白的内力便在我体内了。”端木琉璃最后总结,“不过奇怪的是,蓝月白与人动手时,我从未看到有什么冰蓝色光芒。还有,我虽然可以用他的内力伤人,却总是会被同样的力道反噬。所以我正想着与你会合之后,还是把这内力还给蓝月白吧。”

室内突然陷入了沉默之中,楚凌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除了眸中的光芒比方才更加复杂深沉,面上神情倒是一贯平静。秦铮也不曾开口,不过看起来比楚凌云还要纠结。

“你们……究竟怎么了?”端木琉璃倒是觉得心中有些发毛,忍不住追问一句,“是不是那蓝色珠子是什么剧毒之类?还是我已因为它命不久矣……”

“不,恰恰相反。”楚凌云终于微笑开口,“琉璃,相信我,那蓝色珠子不是祸,是福,而且是千万年难遇的福!”

端木琉璃有些吃惊:“什么?”

楚凌云笑笑:“此事说来话长,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楚,何况如今天宁他们都在等着我们,不如回琅王府之后我再慢慢说给你听?”

既然不是坏事,端木琉璃也就放了心:“好。我们何时启程?”

“越快越好。”楚凌云吐出一口气,“秦铮,去准备马车,备好了我们就走!” .首发

秦铮点头:“是!”

吃过饭,端木琉璃在房中小憩。瞅了个机会,秦铮悄声说道:“王爷,那带有冰蓝色光芒的内力根本就不是蓝月白的,而是……”

“我知道。”楚凌云抿了抿唇,“恰恰相反,蓝月白的内力起的作用不是相助,而是压制。一旦他的内力抽走,那么琉璃……”

秦铮挠挠头,片刻后由衷地笑了起来:“王爷,你是真的、真的捡到宝了!如今这情形之下,只要你跟王妃成了真正的夫妻,那么你……”

“闭嘴。”楚凌云看他一眼,眼中反而隐有忧色,“秦铮,你不懂。原本我的确是想等我完全恢复之后便与琉璃做真正的夫妻,但是如此一来,我……我……”

秦铮愣了一下:“王爷,你怕什么?”

楚凌云长久地沉默下去,直到踏上返程,他都没有再说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