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不愧是狼王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24 字数:3346 阅读进度:94/419

端木琉璃眼中杀气一闪:“你敢!”

“我不敢?”蓝月白依然微笑,眼中却刹那间射出一抹逼人的傲气,“我若要舍了这条命换得与王妃一夜风流,王妃又能如何?”

端木琉璃心中一颤:“你……”

蓝月白慢慢走到她面前蹲下身,眼中的傲气有增无减:“一直以来我对王妃以礼相待,不是不敢做什么,而是不愿真的拆散王妃与琅王这对神仙眷侣。王妃若是不信,我不在乎证明给你看。”

说着,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捏住了端木琉璃的衣带,只需稍一用力……

“我信!”端木琉璃咬牙开口,“拿开你的手!”

蓝月白动作一顿,淡然一笑:“你信,还对我如此不客气?”

端木琉璃紧盯着他的眼眸,眼中怒意闪烁,然而人在矮檐下,她不得不放低身段:“蓝阁主,是我无礼,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开手。”

蓝月白看着她,缓缓把手收了回去:“我已经无法想象,不久的将来我会怎样生不如死,狼王的手段一向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端木琉璃目光一闪:“你若肯此时放我走,我依然可以告诉凌云是你救了我。”

蓝月白迟疑着,反而显得更加痛苦:“对不起,我……我不能。”

端木琉璃的耐心终于告罄,声音陡然尖利高亢:“那你究竟想怎么样?不然杀了我,不然要了我,不然放了我!总好过如此半死不活,任你摆布!”

面前的女子从来都是润如秋水,淡雅如兰,骤然变得如此尖利,蓝月白不由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她:“王妃,我……”

“不必说了。”端木琉璃发泄过后,迅速冷静下来,“蓝阁主,我方才并非有意冒犯,还请你海涵,别再拿一夜风流吓唬我。”

听得出她语气中的讽刺,蓝月白的脸色变得苍白,语气却恢复了往日的温柔:“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洞外突然传来一阵扑翅声,蓝月白脸色一变,疾步而出。他已交代过阁中弟子,若非绝对紧急之事,万万不可传书给他,免得被人发现他的行迹。难道真的出事了?

端木琉璃疲惫地吐出一口气,眉头深锁。

果然,正如她先前预料的那般,留在此处越来越危险了!蓝月白已经不满足于只是朝夕相对,居然想到了“一夜风流”!万一他真的不怕得罪楚凌云,拼着一死也要占有她,她根本毫无办法!

怎么办?每次蓝月白输给她的内力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如何才能获取足够的内力彻底化解药物?

不过想到内力,她却也跟着想到了那个奇怪的现象。每次蓝月白将内力输入她的体内,她总会感觉到丹田处的震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震动也越来越明显,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壳而出,但每次却都因为动力不足而再次沉睡。

与此同时,总有一股冷意自震动处泛起,以丹田为中心向周身扩散。但只要内力停止输入,这股冷意也会跟着缩回丹田,诡异之极!

更诡异的一点端木琉璃一直本能地瞒着蓝月白,那就是蓝月白输给她的内力支持的时间之所以总是比预计得短,是因为每次都有一部分随着震动被纳入丹田!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却觉得绝对不能让蓝月白知道!

一阵脚步声响,蓝月白匆匆而入,轻轻咬牙:“果然不愧是狼王,佩服!”

难道凌云找来了?端木琉璃心中一喜,沉住气反问:“怎么了?”

“副阁主传书给我,”蓝月白扬了扬手中的书信,目光有些阴郁,“狼王已率领楚家军包围天上阁总坛,说我若不把你毫发无伤地还给他,他便将天上阁夷为平地!”

端木琉璃瞬间骄傲万分:她家夫君果然够聪明,这么快便猜到了真相!

“我说过,你的计划并非天衣无缝。”她淡淡地笑了笑,语气尽量平和,“不过你放心,我会告诉凌云你丝毫没有伤害过我,他不会对你怎么样。”

蓝月白一抿唇,突然温和地笑笑:“要叫王妃失望了,我还不能把你还给狼王。”

端木琉璃一愣:“你……”

“不过我必须立刻回去一趟,自然也不能把你留在这里。”他匆匆将书信收好,“走,我们先下山再说!”

根本不给端木琉璃说话的机会,他立刻取出一把简易的竹椅,小心地将端木琉璃抱上去坐好,又拿白绫固定。看看没有不妥,他又取过面纱替她戴上,接着用藤条将竹椅背在身上拔腿就跑:“舒服吗?来的时候我便是这样把你背上来的。”

好在他功力足够深厚,虽然背着这么大的负担,却并未影响他的速度。端木琉璃只来得及看到两旁的景物飞一般后退,不由叹了口气:“辛苦了,我其实可以自己走。”

“嗯。”蓝月白苦笑,“只不过王妃若是自己走,与我走的就不会是同一条路了。”

端木琉璃皱眉:“你执念好深。为何不想办法解脱,而要受制于它?”

“我也无可奈何。”蓝月白目光复杂,“若能轻易解脱,怎能算是执念?”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但凌云既已知道是你所为,你还想怎么样?”

“他不知道,只是猜测。”蓝月白笑笑,脚步不停,“他认为他的人不会背叛他,而除了他们之外,就只有我知道你们的计划,因此才将目标锁定在我身上。”

“难道不对?”端木琉璃淡然反问,“他已锁定了你,你如何抵赖?”

蓝月白摇头:“这你放心,我自有法子让他相信你不在我手中。等他离开,我再带你回来。”

听他说得如此自信,端木琉璃心中刚刚升起的惊喜不由一窒:难道高兴得太早了?凌云,快来救我啊!

一路疾驰,蓝月白很快将她背下了瑶池峰,在山脚稍作休息,又一路离开阿索落斯山,进入了西朗国境内。

天上阁的总坛虽然离西朗国不远,却坐落在东越国境内,即便快马加鞭,也还有一个多月的路程。看来楚凌云赶到大沙漠,并得知端木琉璃失踪之后,便立刻率人赶了过去。

趁着夜色,蓝月白背着端木琉璃悄悄进了一座小楼,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道:“王妃,此处表面上是青楼,其实是天上阁的一处秘密分舵,绝对安全。你先在此暂住,我尽快赶回总坛一趟。”

上了楼,一个一身紫衣的年轻女子已经迎了上来,躬身见礼:“阁主!”

“嗯。”蓝月白点头,示意她帮忙将竹椅放下,“冰烟,明日一早我要赶回总坛,你务必小心照顾王妃,若有半点差错,你知道该怎么做!”

冰烟点头:“是,属下明白!”

蓝月白挥了挥手:“退下吧,守在门外,不许任何人打扰!”

冰烟答应一声退下,蓝月白才将门反锁,又将端木琉璃抱到了床上,微笑开口:“冰烟是我的心腹,绝对可信。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她会代替我按时将内力输给你,你只管安心住着,我很快就回来。”

大约是看出他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端木琉璃倒还算安静,沉默片刻后苦笑了一声:“若非我早已是凌云之妻,还真不敢说绝对不会被你的痴情打动。”

蓝月白闻言,眼中泛起明显的惊喜:“王妃果真这样认为?”

“嗯,”端木琉璃点头,“你对一幅画像都如此痴情,若果真遇到真心喜欢的人,必定生死不渝,不离不弃。”

蓝月白微笑,眼眸动人地闪烁着:“能听王妃说出这样的话,我死而无憾。”

端木琉璃笑笑,笑容虽淡,却十分平和:“盼你早日走出这份执念,不要错过真正值得你爱的人。”

蓝月白笑容一凝,摇头轻叹:“怕是很难了。我不是说过吗?此生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端木琉璃不再多说,提出要沐浴。知道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蓝月白立刻起身吩咐冰烟烧了热水,并将一切准备好之后退下,这才闩好房门,将内力输入她的体内:“去吧,我保证不会偷看。”

端木琉璃点头,慢慢转入了屏风后,脱去衣衫进了热气腾腾的浴桶中。尽管沐浴在热水中让她感到舒适、放松,她却不敢耽搁太久,仔细清洗干净之后便起身披上了蓝月白早已准备好的新衣。

谁知她的动作虽然已经足够快,却依然在这一刹那感到浑身的力气突然消失,不由本能地一把抓住了屏风:“蓝阁主!”

“我在!”蓝月白立刻应声,“怎么了?”

“没有力气了。”端木琉璃叹口气,“你再不进来,我就要趴下了。”

蓝月白却有些迟疑:“可……”

“我穿好了衣服。”端木琉璃苦笑,“快进来帮我。”

蓝月白这才放心,一步跨了进来:“手给我……”

最后一个“我”字几乎未能说出口,因为他的心神早已被面前的一幕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