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你究竟想怎样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24 字数:3369 阅读进度:92/419

蓝月白轻轻摇头:“我要你留下来陪我,而不要再陪着一幅画像或是雕像,就连午夜梦回,都只有刻骨的寒冷和死气沉沉。”

端木琉璃冷笑:“我可以保证,就算你强行留下我,也得不到想要的温暖和生气!”

“我不在乎。”蓝月白微笑,居然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你可以对我冷,但我能感受到你的体温。你可以恨我怨我,因为那样一来,你就不乏生气。”

端木琉璃目光更冷,却苦于浑身无力,竟然连抽回手都做不到!牙根一咬,她冷声开口:“放手。”

“是。”蓝月白居然听话地放开了手,“对不起,我并非有意冒犯,只是相思成疾,难免有些无礼。对了,你已睡了很久,饿了吧?我去准备些吃的。”

温柔地笑笑,他起身离开了山洞。直到此时,端木琉璃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放松,心中却已焦急万分!

狼燕等人不知她已被蓝月白带走,只会以为她果真陷入了流沙坑,此刻一定在不要命地挖掘,否则无法向楚凌云交代!

如今可怎么办?因为药物的作用,她根本动弹不得,连发出信号都做不到,更何况逃脱蓝月白的掌握?为今之计,只能寄希望于劝说他改变主意了!

思绪纷乱间,蓝月白已重新回到山洞中,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了石桌上,接着回到床前再次握住了端木琉璃的手:“别气,不是要轻薄你,只是只有这样你才能起身,或者你愿意让我喂你。”

端木琉璃眸中寒意一凝,紧跟着便感到一股柔和的内力透过手心进入体内,登时通体凉爽!然而片刻之后,她却突然感到丹田之中似乎微微震动了几下,跟着泛起了一股凉意,仿佛里面装着一个冰球一般!

不等她为此感到奇怪,蓝月白已经收回手微微一笑:“试试看,可以活动了吗?”

丹田内的震动瞬间停止,端木琉璃看他一眼,果然发现已经可以稍稍活动,便慢慢坐直了身体。不等她开口,蓝月白已接着说道:“吃饭吧,我输入你体内的内力只够维持一顿饭的时间,若是耽搁久了会吃不完。”

端木琉璃冷冷地看着他:“你给我下的药,只能用内力化解?”

“嗯。”蓝月白温柔地笑笑,仿佛对着自己的新婚娇妻,“只要输入少量内力,便可暂时压制药性,让你短时间恢复活动能力。但等这些内力耗尽,你还是会浑身无力。自然,如果一次性输入足够的内力,药物便会全部化解,所以我才说绝对不会伤害到你。”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淡淡地笑了笑:“你有心了。”

那丝笑容虽然淡如秋水,却美得令人心醉神迷,蓝月白的眼神刹那间一变,目中早已盈满热切:“王妃,我……”

“吃饭吧。”端木琉璃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桌旁,“你不是说了吗,若是耽搁久了会吃不完,我不想让你喂我。”

蓝月白双唇一抿,眸中的热切瞬间化作浓得化不开的痛苦。

输入的内力显然是他精心计算过的,端木琉璃不过刚刚放下饭碗,甚至来不及喘口气,便感到浑身一软,再度没有了丝毫力气。蓝月白神色如常地上前将她抱回床上,并助她倚在床头:“你坐一会儿,我收拾一下。”

将碗筷拿出去洗干净放好,他步履轻快地回到床前,怀中居然抱着一摞书:“是不是有些无聊?我念书给你听。”

说着,他选了其中的一本打开,不由分说念了起来。听了几句,端木琉璃又是眉头一皱:“等等!这是修习内功的心法?”

“嗯。”蓝月白微笑点头,“我一边念,王妃可以一边跟着修习,便不会觉得无聊了。”

“你说这药物可以用内力化解……”端木琉璃淡淡地说着,“那么你不怕我修习内功之后逃走?”

蓝月白看着她,语声温和:“没那么简单的。王妃的内功基础为零,若想将药物全部化解,除非有十年以上的功力。而我没有那么贪心,并没有想过霸占王妃那么久。”

端木琉璃面容平静:“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

蓝月白静静地看着她:“你很希望离开?”

“你说呢?”端木琉璃挑唇,勾出一抹略带讽刺的笑容,“如果易位而处,你会心甘情愿留下来?”

蓝月白沉默下去,许久之后重新打开书,字正腔圆地念了起来。端木琉璃眸中闪过一丝怒意,却什么都没说,干脆闭上眼睛扭过了头,仿佛一尊冰冷的雕像。

因为忧急,时间便分外漫长,等到夜色降临之时,端木琉璃已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吃过晚饭,又自顾自地念了一段内功心法,蓝月白便合上书微微一笑:“时候不早了,歇着吧。”

瞧瞧室内只有一张床,端木琉璃眉头一皱,蓝月白已笑出了声:“王妃莫慌,我没有与你同榻共眠的奢望。”

说着,他上前扶端木琉璃躺下,替她盖好被子,接着取了一根白绫系在她的腕间:“夜里若是有什么事,你便拉动白绫。”

接着,他牵着白绫的另一头走到墙壁前纵身而起,瞬间稳稳地躺在了早已拴好的一根藤条上,然后挥手灭了烛火:“睡吧。”

端木琉璃咬牙:你以为你是小龙女吗?

如今可怎么办?他每次输入自己体内的内力维持的时间都短得可怜,而且只能让她小范围地活动,根本不可能走出太远!即便勉强离开山洞,凭他的功夫也足以立刻把自己抓回来!

内功心法他倒是念了好几段,可就算照着练也来不及啊!难道真的等修习十年之后化掉药物再回去?黄花菜都凉了!

虽然此刻他还能对自己以礼相待,但时间若是一长……

一阵烦躁上涌,她不由冷声开口:“蓝月白,你究竟想怎样?”

蓝月白沉默片刻,温声开口:“我只是想这样与你安安静静地过几天神仙眷侣一般的日子,真的没有恶意。”

端木琉璃冷笑:“我和凌云新婚燕尔,你却强行拆散,这还不算恶意?”

蓝月白气息一窒,再开口时语气已略略有些冷淡:“王妃怕什么?不是可以正好趁此机会验证琅王对你的真心?他若真的离不开你,必定会一直等到你回去。反之,还有什么值得王妃如此挂念的?”

端木琉璃淡淡地笑了笑:“凌云对我如何,轮不到你来考验,你没有那个资格。”

黑暗中,蓝月白的眼中掠过一丝痛苦,语气重归平淡:“王妃教训的是,那就早些睡吧。”

端木琉璃还想说什么,片刻后却轻轻闭上了眼睛。做了也徒劳的事情,她一向不会去做,省些力气。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气息渐渐变得均匀而绵长,显然已经沉入梦乡。蓝月白无声地叹了口气,内心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和满足。

只要能享受这样的片刻,他宁愿得罪琅王,哪怕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一日三餐蓝月白都会按时做好奉上,而且费尽心思地调换着花样,每一样都精致可口。

每天吃饭或者洗漱、方便之时,他便将内力输入端木琉璃体内,令她短暂恢复轻微活动能力,但又绝不可能走得太远。空闲时间,他照旧会念内功心法给端木琉璃听,遇到深奥难懂之处便详细解释,或干脆以身示范。怕端木琉璃觉得枯燥,他也会时常讲讲之前的盗墓经历,每每绘声绘色,不亦乐乎。

如此循环往复,对蓝月白而言的确十分快乐、满足,端木琉璃却觉得自己快疯了!

每天除了有限的片刻之外,绝大多数时间她都只能像个布娃娃一般躺在床上任人摆布,对原本活蹦乱跳的她来说有多么痛苦,蓝月白怎会知道?

更何况她心中记挂着楚凌云,更记挂着因为她的失踪而认为是自己失职的狼燕等人,自然越发心急如焚!—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谁知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的宝物早已被人盗走,我们竟是白跑了一趟。”清晨的阳光中,蓝月白又在连说带笑,一边削着一个甜香扑鼻的苹果,“王妃,你说好笑不好笑?来,吃苹果。”

端木琉璃淡淡地看着他,并不伸手。蓝月白顿了顿,跟着恍然:“啊!是了,你看我,都糊涂了。”

说着他握住端木琉璃的手,将小部分内力渡了过去。再度感觉到了丹田中的震动和冷意,端木琉璃不由皱了皱眉:“你修习的内功是阴柔一路?”

“不是,纯阳……”蓝月白收回手,“为什么这么问?”

端木琉璃摇头:“没什么,随便问问。”

如果是纯阳一路,为什么她却只感觉到凉意?楚凌云的内功也是纯阳,他将内力输入她体内的时候,周身便暖洋洋的,非常舒适。

蓝月白侧头看着她,片刻后突然说道:“不过说也奇怪,我每次将内力输入你的体内,它维持的时间都比我预计得短一些,我在想,会不会是因为你体质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