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高手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17 字数:3334 阅读进度:60/419

黑衣人点了点头,真气已在掌心凝聚:“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狼王请赐教!”

“你欺负我。”楚凌云淡淡地指控,“我如今不良于行,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

黑衣人愣了一下,楚凌云已接着说道:“不过幸好琉璃曾经说过,两军对垒,用什么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把对方打倒就好!”

话音未落,他突然在轮椅上一按,一枚细如发丝的银针已激射而出,直奔黑衣人面门!黑衣人闪身躲开,顺势一掌击出,虽然并未用尽全力,却已隐隐有雷霆之势!

楚凌云操纵轮椅后退,右手连续按下,各种各样的暗器雨点般射出,黑衣人一时居然无法靠近,眼中已露出赞赏之色。

但他毕竟并非庸手,全身真气一转,已将射到面前的暗器全部弹开,刷的逼到了楚凌云面前,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柄长剑,毒蛇一般刺向了他的咽喉要害!

楚凌云腿有残疾,这一剑原本势在必得,然而眼前人影一闪,跟着叮的一声,黑衣人的长剑已经刺在了钢铁铸成的轮椅上!再抬头时,楚凌云已负手站在一旁,说不出的玉树临风,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佩服。”黑衣人静静地开口,“不愧是狼王,东越国的不败神话,整个玄冰大陆的传奇!”

“过奖,”夜色下,楚凌云的双眸透着碧绿的光芒,锐利如刀锋,“打了这么久,我却还是不曾看出阁下的来历,阁下比我高明。”

黑衣人哈哈一笑:“正是因为想看出我的来历,狼王才不曾痛下杀手,否则只怕我早已横尸当地了!既然不是狼王的对手,我告辞了!”

语声中,他飞身疾退,为了阻止楚凌云追赶,还故意留下了一句话:“秦铮身手不凡,却直到此刻还未将琅王妃带出来,狼王还是快去看看吧!”

一句话说完,他已消失无踪,显然已不可能追上,其实他还是太多虑了,狼王的轻功虽然天下无敌,但因保密功夫到家,黑衣人显然并不知道他的腿骨早已被端木琉璃敲断了好几处,是断断追不上他的。

而他家的王妃,一向不会让他失望。

此时天色已晚,房中又只点着几盏烛火,光线实在暗得要命。安紫雨依然悄无声息地躺在床上,居然连呼吸都仿佛停止了。几名太医垂首站在床前默不作声,气氛凝重得有些奇怪:安紫雨的情况不容乐观?否则这些太医为何连头都不敢抬了?

见她进来,其中一名太医总算抬起了头,带着满脸的无奈说道:“见过琅王妃。安小姐的情况异常严重,臣等均束手无策,只好辛苦王妃了!”

端木琉璃点头,几步走到床前落座。然而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仿佛受到惊吓,她立刻转头去看,却紧跟着感到手腕一紧,准备为安紫雨试脉的右手已经被人抓住,跟着是一声狞笑:“琅王妃,对不起了!受死吧!”

刷的回头看去,原本昏迷不醒的安紫雨居然早已翻身坐起,左手抓紧了她,右手中那闪着寒光的匕首已经猛的向她心口刺去!

这一下若是刺中,端木琉璃立刻就要血溅当场,一命呜呼!旁边几名太医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却半丝声音都发不出!

然而奇怪的是,本该最害怕并且发出惊叫的端木琉璃却仿佛事不关己,甚至连一丝一毫挣扎之意都没有,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床前,淡淡地看着安紫雨,唇角带着微微的笑意。

陡然意识到不对劲,安紫雨心中一凛,然而不等她做出反应,便突然感到一股麻木的感觉自左手泛起,瞬间传遍了全身,令她再也动弹不得,右手更是猛的停在了距离端木琉璃心口一尺左右的地方!

麻药?可恶!

直到此时,端木琉璃才若无其事地抽出自己的手,淡然一笑:“动不了了吧?是不是很好玩?”

安紫雨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可惜麻木的感觉已经蔓延到了舌尖,除了狠狠瞪着端木琉璃,她什么都不能做。

“瞪什么?比谁眼睛大吗?”端木琉璃起身,突然刷的一把撕去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虽然我一定不认识你,不过看看也不错。”

果然,一张完全陌生的脸露了出来,这女子十分年轻,容貌也不比安紫雨逊色多少。只是眼神中满是戾气和杀意,自不会像安紫雨那么妩媚多情。

砰,又是一声巨响,秦铮如飞而至:“王妃!你没事吧?”

“没事。”端木琉璃摇头,“你配的麻药瞬间起效,果然厉害,依我看,你的水平已经直逼江南烟雨阁。”

秦铮得意地一扬头,口中却十分谦虚:“王妃过奖了,小心!”

一道尖锐的破空声陡然袭来,秦铮脸色一变,抢上一步护在端木琉璃面前,同时抖手射出一柄飞刀,已将那枚射向假安紫雨咽喉的暗器击落!

一声冷笑,他飞起一脚将假安紫雨踢倒在床上,以策安全。与此同时,陡然传来一声惨叫,跟着是通的一声闷响,方才那开口说话的太医已经倒地!

回头看了端木琉璃一眼,秦铮由衷赞叹:“王妃果然玩得一手好飞刀,难怪连王爷都常常赞不绝口。”

收回手,端木琉璃笑笑:“小意思,看来这太医也是刺客易容改扮的,目的就是把我骗到床前。”

她的飞刀上同样涂有烈性麻药,虽然不曾射要害,那人却已动弹不得。本来是奉命躲在暗处监视同伴,一旦刺杀失败便杀人灭口,却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栽了。

“凌云那边如何?”

端木琉璃留心着周围的状况,同时也为楚凌云担心。

秦铮倒是满不在乎:“放心啦!那些小鱼小虾,连王爷的一根头发都伤不到!这些太医被人封了穴道,大概也吓得差不多了。”

挥手替几人解了穴,跟着便见他们浑身一软,不得不互相搀扶依靠着才不曾瘫在地上。

待他们喘过一口气,秦铮才问道:“几位,方才究竟怎么回事?”

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哆嗦着开口:“王妃,秦护卫,方才咱们刚刚把安小姐送进来,便被人封了穴道,不能言不能动了!然后便有几个黑衣人将安小姐抬起来塞到了床下,这个……这个女子便躺在了床上,然后那假太医就请王妃进来……咱们看到的就这么多。”

床下?端木琉璃点头示意,秦铮便上前将倒霉的安紫雨拖了出来。上前简单地做了个检查,她吩咐了一句:“她暂时没什么大碍,开门让侍女进来将她带回去,咱们去看看王爷……”

“不用,我来了。”楚凌云推门而入,上上下下打量了片刻才满意地点头,“不错,毫发无伤,否则我拆了这御花园!”

将安紫雨交给侍女带走,三人互通了一下方才的状况,端木琉璃已经一声冷笑:“是琰王楚凌欢做的好事?”

秦铮摸着下巴:“有可能。当时他就在咱们的左前方,而且也是他刻意提醒寒薇公主请你为安紫雨瞧病,这应该不是巧合。”

“而且这次跟以往不同,”楚凌云目光微闪,“不管动手的是谁,他的目的都已不是得到琉璃,而是要她的命!”

“不错。”秦铮点头,“王妃已是你的妻子,杀了她比得到她更容易,所以他们便干脆痛下杀手,永绝后患。”

端木琉璃皱眉:“我是后患?后患不应该是凌云吗?难道这次的刺杀目标不是凌云?”

“是我,更是你。”楚凌云笑笑,笑容冷锐,“但若没有你,我早已一命呜呼,所以他们已经意识到真正的后患是你而不是我。只要除掉你,我早晚难逃一死。”

端木琉璃唇线一凝,淡然一笑:“太看得起我了。比起狼王,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威胁,否则早就解掉你体内的寒毒了。”

“但是要找到血寒玉,却必须靠你。”楚凌云相当看好自家王妃,不遗余力地夸赞着,“所以不得不说,他们还不算笨到家。”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若是如此,他们应该找些像样的杀手,确保一击而中,这种水平的刺客也太不入流了吧?”

楚凌云淡淡地笑了笑:“其实这个杀手已经很入流了,只是他们想不到你已经有了防备,更想不到你身手如此了得,这才认为只要找人把我拖住,便可以对你为所欲为。”

端木琉璃冷笑:“把你拖住?这可是个辛苦活,不是真正的高手万难做到。”

“所以这次来的的确是个真正的高手,”楚凌云点头,“而且是个真正的杀手,水准已经堪比地狱门。”

地狱门,“一门三阁五教七大派”之首,玄冰大陆最古老的组织,门下高手如云,且神龙见首不见尾。若是不幸成为地狱门的目标,除了洗干净脖子等死之外,别无他途。

沉默片刻,秦铮突然咬牙:“王爷,他们居然连杀手都出动了,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被动挨打?我看,是时候开始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