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四皇子的心思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12 字数:3423 阅读进度:33/419

楚天奇恍然:“后来呢?”

端木凝安叹了口气:“当时灵芝不仅磕到了后脑,右腿也跌断了。等她的伤好得差不多,便准备到渊州找草民。谁知道……”

楚天奇目光闪烁:“莫非其中又有意外?”

“皇上英明,便是灵芝的脑疾。”端木凝安又叹了口气,万分愧疚,“一开始还好,可是后来完全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便开始到处流浪,直到被镇国公收留。草民一直以为灵芝还在西朗国,再加上镇国公刻意封锁了消息,竟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真相终于大白,楚天奇的眸子越发深沉,脸上却满是欣慰的笑容:“此事非你之过,你也无需自责。好在如今一家团聚,实在可喜可贺!”

端木凝安躬身施礼:“多谢皇上!”

便在此时,程德培上前禀报:“皇上,凝贵妃求见。”

楚天奇道了声宣,片刻后,端木凝脂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臣妾参见皇上!”

“平身。”楚天奇微笑开口,“凝脂,你也听到好消息了吧?”

“是!”端木凝脂迫不及待地开口,目光早已转到了玉琉璃脸上,“臣妾听说琅王妃居然是哥哥的女儿,着实高兴万分,这才冒昧而来,请皇上恕罪!”

楚天奇捻须一笑:“此乃人之常情,何罪之有?你们一家团聚,想必有许多话想说,凝脂,带他们去你宫中畅谈一番吧。”

众人谢恩,欢天喜地地退了下去。楚天奇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捻着胡须的手突然重重一用力:玉琉璃居然是端木世家的人,她又是云儿的王妃,如此一来,端木世家岂不就成了云儿最有力的支持者?何况端木世家手中还握着……

他可不曾忘记,当年他就是借着端木世家的支持才在皇位的争夺大战中脱颖而出,最终君临天下的!

回到凝贵妃的寝宫,一家人才真正无拘无束,热热闹闹地叙谈着。凝贵妃丝毫不掩饰对玉琉璃的喜爱:“当初我一瞧琉璃这孩子便说不出的喜欢,想不到居然是自家的亲侄女儿!如今我就算再喜欢琉璃,她也不会怀疑我存心不良了!”

众人都被逗乐,玉琉璃也浅浅一笑,始终淡雅如兰。

看看天色已晚,端木凝脂命人做了满满一桌美味佳肴,算是吃个团圆饭。楚凌跃手持酒杯站起身,笑得十分亲热:“想不到仙子一般的玉三小姐居然会是我的表妹,真是深感荣幸!琉璃,这杯酒我敬你,从此之后咱们表兄妹可要多亲近亲近了,请!”

玉琉璃微微挑唇,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四皇子客气……”

“叫我表哥就好。”楚凌跃微笑着打断了她,“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生分。”

当下众人一番觥筹交错,尽兴方散。楚凌溪是单纯为多了一个美丽的表妹而高兴,不小心多喝了几杯,一散场便晕晕乎乎地回府歇息去了。

楚凌跃却磨蹭着不肯走,直到玉琉璃等人离开,他才沉吟着开口:“母妃,您觉得琉璃是心甘情愿要嫁给三皇兄吗?”

端木凝脂眉头一皱:“跃儿,你想做什么?”

“儿臣没想做什么啊!”楚凌跃笑笑,十分无辜,“既然琉璃是自己人,儿臣自然要多关心关心她了。若是嫁给三皇兄,您不觉得太委屈她了吗?”

“若论身形外貌,是有些委屈。”端木凝脂微微一叹,说了句公道话,“但若论气质风范,琅王倒也配得上琉璃。”

楚凌跃有些不满:“若只是腿有残疾倒也算了,但您别忘了,三皇兄身中剧毒,已经命不久矣,难道要琉璃刚刚嫁人便守寡吗?您于心何忍?”

端木凝脂愣了一下:“这……那依你之见呢?”

“自然是未雨绸缪,阻止悲剧继续。”楚凌跃毫不犹豫地回答,“当初父皇以蝴蝶钗为三皇兄选妃根本就是儿戏,琉璃不该成为这场游戏的牺牲品!”

端木凝脂沉默片刻,突然淡淡地笑了笑:“只怕阻止不了。”

“为什么?”楚凌跃皱眉,“儿臣敢打赌,琉璃一定不愿嫁给三皇兄,那根本就是自掘坟墓!”

“我不是说她。”端木凝脂摇头,“我是说,琅王不会放手。”

楚凌跃梗了梗,咬牙冷笑:“哼!由得他吗?就凭咱端木世家的势力,只要琉璃不愿意,他还敢强娶不成?”

端木凝脂正色点头:“相信母妃,他真的敢。别忘了他是狼王,不是猫儿。”

“母妃!”楚凌跃越发生气,“你怎么净帮外人说话?儿臣才是你的儿子!你如今最应该做的是想办法将琉璃嫁给儿臣,儿臣便最有希望成为太子了!”

端木凝脂这才真的吃了一惊:“什么?原来你存的是这样的心思?跃儿,你怎能如此?”

“为何不能?”楚凌跃冷笑,“谁有本事,皇位便由谁来坐。难道母妃不希望儿臣有出息?”

端木凝脂眉头紧皱,十分着急:“自然希望。但是跃儿,你觉得这皇位轮得到你来坐吗?”

“原本儿臣是要多费些功夫,不过如今……”楚凌跃阴沉沉地笑着,仿佛皇位已成为他的囊中之物,“母妃您也听到了,方才舅舅说为了弥补对琉璃的亏欠,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都会满足她!那么琉璃若是嫁给儿臣,再要求端木世家支持儿臣继位……”

端木凝脂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却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大哥不是今天才知道你是我儿子的,他若是肯支持你,怎会等到今天?”

“那不一样!”楚凌跃摇头,施施然地说着,“从前他是知道我是您的儿子,但他不是不知道琉璃是他的女儿吗?只要是琉璃提出来的要求,舅舅是不会拒绝的!”

想到楚凌云看向玉琉璃时那充满占有欲的眼神,端木凝脂还是叹口气摇了摇头:“不是母妃要打击你,母妃觉得琉璃对你根本无意,你还是……”

楚凌跃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打断了她:“行了行了!儿臣就不信,琉璃宁肯嫁给一个快死的废人!总之您只要记住在琉璃面前多替儿臣美言几句,儿臣会想办法娶到琉璃的!”

说完他甩袖而去,端木凝脂瞧着他的背影,片刻后轻声一叹:“跃儿你不懂,做皇帝其实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

回到晚照山庄,一行人先去看望丽颜。她的气色看起来倒还不错,只是情绪有些低落,略有些不安地说道:“为我一个人害得你们滞留此处,只怕有些不妥。不如你们先回去……”

“不行!”秋碧槐第一个表示反对,“灵芝,咱们姐妹失散这么多年,今日好不容易团聚,岂能再扔下你不管?你安心养好身体,将来老爷一定会风风光光迎你进门!”

为掩人耳目,丽颜自此改名“木灵芝”。

“对!”端木凝安点头,“渊州那边你不必担心,我和夫人操劳这么多年,是时候把这个大摊子扔给那帮小子,享享清福了!”

丽颜……木灵芝笑了笑,倒也不再说什么。闲聊一阵,众人各自散去,玉琉璃起身去送楚凌云。看看房中只剩三人,她才正色开口:“端木先生,你为人重情重义我知道,但我毕竟曾是他人之妻,怎能再进你端木家的门……”

“乱说什么?”端木凝安立刻不满地轻斥,“是我对你照顾不周,保护不力,才会害你受了那么多苦,如今好不容易团聚,我高兴还来不及,说什么他人之妻?”

“是啊灵芝!”秋碧槐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慰,“这些年我们找你找得有多苦,怕是无法形容的了。老爷若真的会放弃你,何必费那些功夫?何况你还给老爷生了个那么好的女儿,他简直做梦都会笑醒呢!”

“嗯!嗯嗯!”端木凝安立刻眉开眼笑,“咱家一窝小子,我就盼着有个女儿,如今可算如愿了,灵芝,谢谢你!”

木灵芝心下稍安,故意笑了笑说道:“如愿了又怎么样?琉璃马上就要嫁人了,你可没多少时间跟她亲热了!”

“啊?”端木凝安瞬间垮了脸,跟着摩拳擦掌,“不行,我要去跟琅王商议商议,过个三五年再把琉璃嫁给他不晚!”

“想都别想。”山庄门外,楚凌云微笑着开口,“琉璃,你身世之谜一解,所有人都已经盯上了你,不过你放心,谁都别想把你抢走。”

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嗯,我很放心。”

楚凌云侧头看她一眼,转身而去:“记住,下月初八!即便海枯石烂,天毁地灭,那一天你也必定会成为琅王妃!”

是不是所有人都盯上了玉琉璃不知道,但是至少对很多人而言,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早,楚凌跃便带着一份厚礼来到了晚照山庄。见到他,端木凝安便嗔怪地开口:“你这孩子也太见外了,来舅舅家串门也需要带这么重的礼吗?”

“应该的。”楚凌跃亲亲热热地笑着,“我也好久不曾前去拜见舅舅了,何况舅舅终于找回了沧海遗珠,这才是最值得庆贺的。对了,灵芝舅妈的身体好些了吗?”

一句“沧海遗珠”将端木凝安捧得心花怒放,连连点头说道:“好多了!难为你有心来看望,灵芝一定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