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一十三章 理所当然的结局

小说: 跑男之纯情巨星 作者: 低空飞行 更新时间:2017-09-07 19:10:04 字数:2153 阅读进度:2215/3544

本来就在看这辆超跑的路人就不算少,再加上沿街都是一些小商铺,这看到卖水果的,竟然直接撞到超跑上去,而且超跑还是听着,那是铁板钉钉的全责呀。喜欢看热闹的国人,顿时就围了上来,唧唧歪歪的已经开始讨论起来,这回那大爷要赔多少钱了。

说实在的,赵永齐自己也郁闷。自己好好的停在这里,招谁惹谁的,结果一下撞上。光是刚才那感觉,也知道这回撞的不清。要是不怎么喜欢的车,那还没什么了,可这不但是自己喜欢的,还是小包子送的礼物。一想到,自己都还没开了多久,就要送回重新烤漆,心里就郁闷的不行。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份郁闷,赵永齐沉默了快十几秒,这才无奈的拉开自己左侧的驾驶座车门,踏出驾驶座,站在了车边。

由于车里开着暖气,赵永齐只是很随意的穿着件白色高领毛衣,下身套着紧身的黑色牛仔裤,脚上也就是双运动鞋。这刚一走出来,就感觉寒风一起,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一看正主露面,围观吃瓜众们立刻将目光投了过去。

以赵永齐的人气,现在什么伪装都没做,还不是分分钟就被认了出来。光是微博上的粉丝就有四亿三千万,那不上网或者对这些没兴趣的,又有多少?

“小齐哥?”

“我天!真的是小齐哥哥!”

“对哦,这是影宝宝送给小齐哥的跑车呢!”

“我天,这车好像报道过,说是要快三千万呢!这么大一条划痕,那不是得整体烤漆?起码两三百万!”

一时之间,不管是普通的围观吃瓜众发出的惊呼,还是粉丝们发出的惊喜,总之周围是乱成了一团。甚至有几个年轻女孩,根本不管什么车祸不车祸的,直接冲着赵永齐挥手大喊大叫,让他回头冲他们看看。

而对这些纷乱的声音最敏感的人,自然是那位骑着三轮车的老大爷,此刻的他,听到那句光是修一下就要两三百万,差点没直接晕倒在地上。

没去搭理那些粉丝或者看热闹的家伙,赵永齐抖了抖身体,适应了外界略微寒冷的空气,目光便已经落到了那个三轮车大爷的身上。

饱经风霜的面庞上已有了和年纪不相符的道道褶皱,满是惶恐无住的神色,让老脸显得有些苍白。握在一起正互相纠缠不停的双手,看起来粗糙不堪。身上穿着灰色的帆布衣服,样式像是上世纪比较流行的款式。脚下也不过是踏着一双,已经有些褪色的草绿色布鞋。

看着这个样子,赵永齐也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别说是整体打磨烤漆,就算是修补一下这种价位的超跑,也不是这个老人家能负担的起。

“对,对不起,我,我……”眼看赵永齐走了过来,那老人家惶恐的急忙开口道歉,只是因为心中太过担忧,连话都已经说不太清楚。

暖暖的笑着走到那老人家的身边,像是让对方定心一般,赵永齐柔声说道:“老大爷,别担心,我的车有保险的。就算没有,也没关系,这么点小事,不会让你赔钱的。来,让我先看看撞的怎么样了。”

也许是那一句不会让你赔钱的,终于让老人家那颗砰砰急速跳动的心脏慢慢缓和下来,急急忙忙的就让到了一边。

赵永齐走近一看,看到那一大块的擦伤时,说实话心里也是心疼的不行。感觉比自己被人砍了一刀还难受。

此刻,三轮车的车体一角还卡在跑车的车体上,虽然不至于撞出什么明显的凹痕,但是擦伤却很严重。赵永齐看了几眼之后,也不废话,双手握住三轮车的车体和把手,一发力,就直接横向搬开一些,省的移动的时候,再反复擦伤。

蹲下摸了摸车身,感觉并没有凹陷,但是擦伤却是实实在在。心底叹息一声的赵永齐,站起来依旧露出笑容,回身对那个紧张兮兮的老人家温柔笑着说道:“大爷,你走吧,没事的,就是点小擦伤。以后骑车的时候小心注意安全。”

“哎哎,这这,谢谢,谢谢。”感动的老人家连连给赵永齐鞠躬,这才重新骑上三轮车,在赵永齐帮着推了一把之后,费力的起步。

“不愧是小齐哥呀。”

“看到是小齐哥下来,我就觉得不会让那老人家赔了。”

“哎,公众人物嘛,总要注意形象的,他哪里敢要赔呀。”

“你说什么呢!操,也不去看看新闻,人小齐哥会在乎这点?每年拿出来做慈善的就是五千万起步!他就个好样的。”

也不去管周围人的或贬或赞,赵永齐笑着冲四周点点头,这便直接坐上跑车,准备起步。

聪明的杨木,起先也站在车边看了一会,直到赵永齐推着那老人家离开之后,就提前钻进了车里。也正因为如此,周围的粉丝们甚至还没注意到她的身影。

什么话也没说,赵永齐立刻发动跑车,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慢慢加速之后,杨木柔柔弱弱的说道:“小齐,都是我不……”

“什么?竟然没给朕买来吃的?”杨木的话还没说完,赵永齐就已经抢先一步,大惊失色般喊完,随即万分失望的摇头:“哎,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你这嘴上一辈子长不毛来的,果然是不行!办事不利,晚上老实点,自己来上床侍寝!”

“我打死你!嘻嘻……”瞬间被逗乐的杨木,粉拳都举起来了,可看到那张苦瓜脸,依旧没办法打下去。

笑了好半天的杨木,这才柔声说道:“被擦到了,是不是很心疼?”

“当然心疼啦。”赵永齐摇摇头,笑着说道:“但心疼也没用。别说什么公众人物之类的,就算是普通人,看到那大爷的样子,也不可能狠心让他赔不是?这要赔,他得去跳楼了。哎,大家都不容易,这么大年纪了,还得这么辛苦,也是生活所迫。怎么可能,真的去为难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