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凶手是谁?(中)

小说: 跑男之纯情巨星 作者: 低空飞行 更新时间:2016-12-23 11:01:43 字数:2218 阅读进度:1069/3544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赵永齐低头仔细看帐篷门口的地面,找了半天之后没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随即开始绕着帐篷转圈。没一会,他就停在了帐篷的后面,双眼放光的蹲下摸着地面有些冻硬的泥土,对跟着围上来的众人说道:“你们看,这里是有拖拽过重物的痕迹。从两条平行的痕迹上看,这应该是某个人的两条腿。这么看起来的话,凶手就从这里撩起帐篷的外壁,躲过正面所有人的视线,将辰哥拖走的。”

“确实,真的是拖拽的痕迹。”李光洙蹲下之后摸了摸,有些不解的说道:“小齐哥,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辰哥不是凶手?”

“因为我想不到辰哥会对楷哥下手的理由。”赵永齐摇摇头说道:“辰哥是个很大气的人,基本上不会记仇。楷哥更加是嘻嘻哈哈的逗比一枚,虽然可能会得罪人,但是如果得罪的是辰哥,那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根本就想不出,以辰哥的智商,怎么会在只有自己是最大嫌疑犯的时候,去对楷哥下手?”

“对哦,好有道理。”李智恩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看过的侦探小说里,最像是犯人的就一定不是,最不像的就肯定是。按照这个理论,犯人一定是……”

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李智恩一指赵永齐大喝道:“犯人就一定是青蛙欧巴!”

“……你不捣乱就不痛快是吧?”赵永齐卷着袖子恶狠狠的说道:“过来,让我给你爱的铁拳,纠正你乱七八糟的扭曲思想。”

“嘻嘻,才不要,凶手就是你,就是你,惯会欺负人!坏人!”娇笑着躲到飞飞的背后,吐着小香舌做鬼脸的小丫头,丝毫没有来捣乱的负罪感。

懒得去搭理那不靠谱的小丫头,赵永齐看着拖拽的痕迹片刻后又说道:“虽然这里的泥土上没留下明显的脚印,但是从这个拖拽的痕迹上看,估计犯人只有一个人。否则的话,抬起来明显要比这么拖着走轻松,也更为快速。”

对于赵永齐的这番判断,众人只能点头认同。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共同犯罪的话,绝对不会在离开的时候,做这种让一个人拖着慢慢走,极大增加自己暴露的傻事。想必,犯人是没办法,又出于某种理由,才会将李辰拖走。

“嘿嘿,那么基本可以肯定了,贺贺就是凶手!”毛利小邓朝又跳出来,指着一脸苦相的程贺大叫。

“不对,贺哥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是凶手。”赵永齐立刻打断毛利小邓朝的判断,直言不讳的说道:“首先,一个人要将自己打昏是很困难的事情,特别是伤口还在后脑上。要是拿个砖板拍,这简直就是赌命。我不相信,凶手会用这种手段来装出自己昏倒。实际上,要摆脱嫌疑的方法太多了,根本就用不着如此危险的手段。更何况,把自己敲晕了之后,那么工具呢?用拳头敲晕自己而且还要敲出后脑的伤口根本不可能。但是如果用砖板之类的工具,敲晕之后,工具肯定在边上,可我根本没看到。那么工具去哪里了?其次,你们可以看看贺哥后脑上凝固的血块,明显发黑。这是很长时间才能造成的,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贺哥倒在外面已经有很久。所以,贺哥的可能性很低。”

说到这里,赵永齐顿了顿,又指着baby和小包子说道:“另外,如果这是单人犯案的话,baby和小包子也不可能。因为以她们的力量,就算是两人合力要搬动昏迷中的辰哥,也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一个人拖拽,这可不是移动几米的距离。所以,剩下唯一可能犯案的人就是……”

苦着脸的赵永齐,很无奈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就只剩下我了。”

叹息一声,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我在贺哥出门之后,躲在自己的帐篷外面,等贺哥回来之后,用砖板将他敲晕。然后,我进入辰哥他们的帐篷,先突然下手打晕辰哥,随后将来不及反应的楷哥一刀杀死。最后,为了伪造出辰哥畏罪潜逃的假象,把他拖到某个地方暂时囚禁或者干脆绑个石头沉到湖里去,那么一切就完美了。”

“嘶……”倒吸一口冷气的众人盯着赵永齐,好半晌没人说出半个字来。

摸摸鼻子,有些无奈的赵永齐摊开手说道:“看起来似乎我就是凶手了。”

“嗯嗯,我就说青蛙欧巴是凶手!”李智恩双手叉着小蛮腰,昂着小脑袋大声说道:“看吧,刚才还百般抵赖。”

“小笨蛋!”懵智实在看不下去,敲着李智恩的小脑袋说道:“你刚才还说,最像凶手的人就一定不是,现在怎么就忘记了!”

揉着被敲痛的脑袋,小丫头一愣,随即苦恼的皱起了漂亮的黛眉:“是哦,好像青蛙欧巴也不是呀。”

赵永齐懒得去搭理那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的小丫头,摸着下巴想了很久,默不作声的站起来顺着拖拽的痕迹前行,虽然已经不是很明显,但依旧能够在地上勉强辨认。只不过,很可惜的是,痕迹进入了十几米外的草丛中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踪迹。

“没道理呀。”仔细在草丛周围找了很久,没有发现新的痕迹,赵永齐摇摇头不解的自语着。

“齐哥哥,你这是准备找什么呢?”小包子蹲在赵永齐的边上,好奇的问着。

依旧在草地里慢慢寻找的赵永齐,头也不抬的回答道:“就算是个男人,搬着辰哥这样提醒的人,能够走多远?而且草地上肯定也会留下压倒小草的痕迹才对,为什么到这里就突然消失了呢?这个完全不符合常理!”

“青蛙欧巴,会不会和动画片里一样,凶手在这里弄了个机关,用根绳子吊起来,然后用滑轮什么的,嗖一下,就从这里飞到停车场了?”在另一边蹲在的李智恩,将小脑袋凑过来,随手拔了根小草。

“这怎么可能……等等!”赵永齐正皱着眉头否定,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我明白为什么拖拽的痕迹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