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女供侄儿科举15

小说: 炮灰不干了(快穿) 作者: 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115 阅读进度:14/24

方老爷只是需要一个妻子,对方到底是闻人娇还是原主并不重要。

因此,对于闻人家临时换了新娘人选这件事一点意见都没有,闻人娇嫁了人,大房那边看闻人奚的目光都不对了,带着憎恨怨毒,就像是她害了闻人娇一样。

李氏和闻人老三话语中也有着怨怼,责怪闻人奚逼得堂妹嫁到那样的人家去,闻人奚冷眼看着,只觉得这一家子都没救了。

难怪闻人老四宁愿入赘到谢家也不愿意回来。

这一家子都烂透了。

闻人娇三朝回门,一大早闻人奚就带着小丫去了镇子上卖药,根本就没有将闻人娇的回门放在心上,至于说留下来奚落闻人娇,那更加不可能,闻人娇还不值得她费心,现在她已经自食恶果了,对闻人奚来说就足够了。

闻人奚现在上山采药,只要去的不是特别深的地方,就会将小丫也带上,并不是说需要她帮什么忙,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教导小丫认识一些草药还有它们的功效。

从药铺出来,闻人奚算了算手里的银子,短短半个月时间她就攒了快四两了,这个数字看着不多,但按照现在的物价来说真的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足够她在老村长的帮助下立个女户。

只是这还需要仔细思量。

“大夫快救救我儿子”

卖了草药,姐妹俩刚商量要去买点什么东西,走到药铺门口就被一个衣着精致的年轻妇人撞了一下,小丫差点摔倒,还好被闻人奚扶了一把。

里面坐堂的孙大夫一看妇人怀里的孩子立刻快步走过来,“夫人,这位小公子是怎么回事”

“我儿吃果子,不小心被卡住了,大夫您快救救他”

妇人将孩子交到大夫手中,双腿一软就瘫了下去,这时候跟着她的侍女小厮才跑进来,可想而知这妇人有多紧张。

那个孩子看着不过三四岁的模样,养得珠圆玉润,很可爱,如今却双唇青紫,面色灰败,一看情况就紧急得很。

可被果子卡住了喉咙,孙大夫也没有具体的办法,只能抱着孩子让他趴下来,拍着后背希望可以将喉咙里的果子吐出来。

“我来”闻人奚一看就知道不妙,顾不得解释什么,伸手将意识已经模糊的孩子抱过来,让孩子后背靠在自己怀里,一只手握拳挤压肚脐,一只手握拳从腹部向上挤压,反复如此。

孙大夫没想到闻人奚会这么莽撞,心里着急想要阻止却被闻人奚给避过去了,一边的小丫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们村就有一个孩子吃花生卡住了,然后直接把命都给丢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儿”

随着妇人一声嘶喊,一块小小的黄色杏块从孩子嘴里吐了出来,原本干咳却什么都咳不出来的孩子缓了口气,立刻哭了出来。

“娘的轩儿啊你吓死娘了”

见孩子将果子吐了出来,那妇人撑不住,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嚎哭出来,后怕极了。

“孩子可能伤到了嗓子,回去后喝一些润喉的茶汤吧。”闻人奚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舒了口气说。

虽然好像只过去了短暂的时间,但情况如此紧急,饶是闻人奚也弄了一头汗。

原本有孙大夫在,她是不想随意插手的,但她看孙大夫的手法明显没有实际的办法,这才将孩子夺过来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条命在自己面前消逝。

“孙大夫,实在抱歉,贸然插手您的治疗,还请不要见怪。”将孩子交给旁边的侍女,闻人奚扭头对孙大夫道歉。

在别人给病人治疗的时候贸然插手这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就相当于是在挑衅。

“谢谢,谢谢姑娘,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姑娘见谅。”那夫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感激地道歉。

“不碍事,您也是担心孩子,既然没什么事情了,那我便先离开了,告辞。”

“哎等一下,姑娘不慕名利,但我却不能因此就当作事情没发生,我是乾州知府女眷,不知姑娘是哪里人还请姑娘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那位夫人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微笑,眼眶还是红红的。

她和丈夫就这么一个孩子,如果今天真的出了事,那是要他们夫妻俩的命啊

刚才她就隐隐有一种可怕的直觉,差一点她就要失去她的轩儿了。

一听是乾州知府女眷,闻人奚心中一动,她虽然看出来这位夫人身份高,却没想到居然是知府女眷。

“原来夫人,草民如今确实有个难办的事情,因为一些原因,草民想要立女户,只是家里不同意,正在想办法。”

那位夫人一听这话,看向闻人奚的目光都变了,作为知府女眷,她也是大家出生,知道的要比普通妇人多一些,比如她就知道女户的要求。

眼前的姑娘看上去不过十几岁,却要给自己立女户,她真的知道立女户代表了什么吗

“你知道,若是成为了女户,你会面对什么吗”

“草民知道,但对草民来说,身后事没那么重要,生前先好好活着吧,立了女户可以少很多麻烦。”闻人奚笑了笑,并不意外对方的反应,“若是生前都活不好,还谈什么死后”

知府夫人没想到闻人奚这么想得开,完全不像是个乡野女子,目光有些赞赏,没有答应而是递过了一块玉佩,“你拿着这块玉佩,回去再想一想,如果真的决定了,就来找我吧。”

闻人奚闻言也不客气,伸手就接了过来,“多谢夫人。”

“是我应该感谢你才对,若非姑娘,我的儿子今日就危险了,你救了他的命,救了我与我相公,这样的大恩,姑娘不过是提了这么一个小请求而已,如何抵得上姑娘的大恩。”

知府夫人是真心这么想的,闻人奚救了她的儿子,这是天大的恩情,立女户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甚至都说不上是报恩。

两人聊完,知府夫人就带着人离开了,闻人奚和孙大夫说了一声,也准备走了。

“唉,闻人姑娘,稍等。”孙大夫看到闻人奚姐妹要走,不再犹豫,赶紧叫了一声,红着脸问了自己的问题,“姑娘,刚才你让那孩子吐出果子的手法外传吗”

现在大夫都是师父教导徒弟,甚至是家族传承,孙大夫也知道自己这么问贸然又失礼,可想到闻人奚刚才的动作,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孙大夫可是想学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

“姑娘说。”

“若是有别人想要学这个手法,我希望孙大夫可以教导给别人,而不是敝帚自珍,这个手法很简单,每年都会有小儿不小心卡住了喉咙夭折,若是会的人多一点,也能救下不少小儿。”

这个手法本来就是现代急救手法,也不是闻人奚自创的,现代很多人都会,她自然不介意教给别人,但她不希望别人学了这手法却藏着不肯传给其他外人。

孙大夫原本以为闻人奚要说什么要求,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愣了一下感叹,“姑娘高义,这个要求即使姑娘不说,老夫也会做的。”

随后朝着闻人奚行了一个礼。

闻人奚背着背篓侧了侧身,躲过了这个礼,随后简单将操作手法在小丫身上掩饰了一遍,一遍演示还一边解说,直到孙大夫会了以后这才带着小丫离开。

一走到外面没人的地方,小丫双腿一软差点摔倒,还好闻人奚眼疾手快扶了一下,“怎么了饿了吗”

难道是低血糖

“姐、姐,我居然见到了知府夫人,那可是咱们乾州最大的官夫人啊,她居然和你说话了,我们还见到了知府家的公子,姐姐,知府夫人看上去真好看”小丫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目光亮晶晶的,“你好厉害啊,我听说那位夫人居然是知府夫人,吓得腿都软了,姐姐你居然还能和她好好说话”

闻人奚“”

有些无奈地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我又没有得罪她,怕什么还有,刚才我教孙大夫的手法你学会了没回去后记得练一练,日后遇到相同的情况你也能将人救下来。”

小丫捂着额头傻笑,“知道了,我已经学会了”

姐妹俩说说笑笑,回去的路上闻人奚还带着小丫背汤头歌,路上有不起眼的草药还会带着小丫去辨认,告诉她这些东西有什么作用。

等两人回到小安村,回门的闻人娇还没有离开,眼睛红红的坐在院子里,看到她们有说有笑地回来,眼中的怨毒简直让人无法忽视。

方家的日子确实要比闻人家好过一点,吃的也好,但闻人娇只要想到自己嫁的是方老爷,想到方老爷压在自己身上就觉得恶心得想吐,此时看到害得她不得不嫁过去的闻人奚,简直恨不能冲上来挠花她的脸,可惜方家的人在旁边看着,她根本就不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