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女供侄儿科举14

小说: 炮灰不干了(快穿) 作者: 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230 阅读进度:13/209

闻人老三说完这话,就感觉闻人奚看自己的目光不对。

从小营养不良,瘦瘦小小的大丫,此时看自己却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闻人老三忍不住想要退缩。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他我还要说,他闻人澄顶着聪颖好学的名头,却吸着一家子的血,一大家子供养他一个人,还把他弄得高高在上了是吧不过就是一个废物,也值得你们宝贝。”闻人奚双手环胸嗤笑,看向闻人老三的目光带着鄙夷与厌恶。

这一对夫妻是真的废物又自私。

闻人老三人很老实,把闻人澄当做自己亲儿子培养,将来就指望侄儿给他养老送终,死后给他祭拜,赚着全家最多的银子,却几乎一文钱都不花在两个女儿身上。

李氏也是差不多,夫妻两个将压力都转移到了两个女儿身上,从小到大不止一次牺牲女儿去讨好闻人澄,甚至因为闻人澄的关系让两个女儿对闻人娇卑躬屈膝,伏低做小。

他们不护着自己亲骨肉,那闻人奚自然也不会管他们。

现在又指望让她道歉来给闻人澄做脸,她看着像是那么好欺负吗

闻人澄不就是自己不敢对他做什么,所以故意推闻人老三出来的

闻人奚不给闻人老三面子,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从前尽管家里条件不好,但姐妹两个是真的尊重爹娘,也心疼孝顺爹娘,自然爹娘说了算,不会像闻人奚这样完全不管两人的面子。

“姐,小叔来了,正找你呢”这时候,闻人水走了过来,冷淡地叫了一声“爹”,然后就拉着闻人奚走了。

闻人家的老四,几年前到了说亲的年纪直接入赘去了女方家里,给人家当上门女婿去了,平日里几乎不回来,要不是今天闻人娇出嫁,他估计还不会回来,就是不知道叫她有什么事情,闻人奚觉得自己和对方应该没什么关系才对。

哦,原主被压上花轿嫁到方家的时候闻人老四也回来了,还偷偷给她塞了一两银子,说是给她的添妆。

闻人老四的妻子姓谢,在县城开了一家布庄,是家里的独女,所以才会找个人入赘进谢家,当初闻人老头和王氏是不同意的,好好的儿子入赘去别人家里,那他们不要面子的哪个男人会入赘的

可惜拗不过闻人老四,人家直接把自己嫁出了门。

穿着一身新衣服的闻人老四看到闻人奚过来,立刻笑眯眯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丫头,厉害”

说的是原本要将她嫁入虎狼之地最后被闻人奚给闹翻天,逼得闻人娇不得不嫁过去。

“我还以为四叔会觉得我狠心呢,毕竟那可真不是个好地方。”

闻人老四摆摆手,脸上的笑容有些嘲讽,“这一家子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么,要不然我当初怎么要入赘到谢家呢,我大哥那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我那个好侄儿啧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就该这样,谁让他们尽欺负老实人,也是你爹娘傻,真以为闻人澄那个性子将来会给他们养老么,还不如好好将你们养大,一家子要么蠢要么毒”

闻人奚“”

大哥,你说的是你爹妈兄弟啊

嘴巴这么犀利的吗

虽然说的一点都没错,但闻人奚还真没想到闻人老四居然是这样的性子。

这位简直就是闻人家难得清醒的人。

突然能理解对方当初为什么死活要入赘了。

入赘了他就是别人家的人,进了别人家的族谱,而不是依旧作为闻人家的儿子,被爹娘逼着用一家子的血供养侄儿。

“瞎说什么呢,大丫,我和你四叔就在县城,家里也无聊,你和小丫若是有空可以去玩一玩。”谢氏没好气地拍了拍闻人老四的肩膀,对着姐妹俩笑道。

闻人家的事情谢氏没什么兴趣,反正这一家子有多糟心闻人老四早就和她说过了,但这次的亲事他们夫妻都挺欣赏闻人奚的。

谢氏作为家里的独女,性子和时下的女子不同,也没有那么多固守观念,现在谢家的布庄就是夫妻两个打理的,打理的还不错。

谢氏邀请闻人奚,就是她对姐妹两个的认可。

几人在这边聊了一会儿,王氏就过来了。

她对闻人老四这个儿子意见很大。

谢家有钱,那布庄每日的进项就看得人眼热,但闻人老四却根本就不搭理,她一要钱,闻人老四就只给一点,说是给他们夫妻的养老钱,其他的没有。

让他资助闻人澄那个侄儿,想都不要想。

作为家里的男人,王氏觉得自家儿子入赘到了谢家,那谢家的一切就是她儿子的,她儿子拿一些银子给他们,给澄哥儿花用怎么了

澄哥儿将来中了秀才中了举,他这个当叔叔的脸上不也好看,不也沾光

结果闻人老四一毛不拔。

给他们的养老银子也要和其他几个儿子一样,其他几个儿子能有多少银子能给多少养老钱

“老四你侄女今天出门子,你这个当叔叔的不给点银子添妆”懒得跟小儿子多扯,王氏直接开口就是目的。

“娘,我也想啊,但我就是个嫁出去的儿子,还是没有带一点嫁妆嫁去谢家的儿子,我哪里有钱啊我就是个在家相妇教子的男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而且你不是跟我几个嫂子说了不能扒拉家里的东西给娘家么,你现在怎么能让我拿着谢家的东西回娘家呢”

给大房的闻人娇添妆

想的美

最后估计还是落到他娘手里,花在闻人澄身上。

闻人奚“”

闻人水“”

厉害了我的四叔

“老四说的对,既然嫁进了我谢家的门,就得守规矩,谁家的男人整天扒拉东西给娘家”原本很好相处的谢氏轻飘飘地瞥了一眼,紧跟着说。

王氏“”

被这对奇葩夫妻一堵,王氏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厥过去,哆嗦着手指着闻人老四说不出话来,但闻人老四就像是没看到似的,跟在谢氏身边一副伏低做小的模样,低眉顺眼的。

“听说澄哥儿在县城的书院读书我倒是想去书院问一问他,这世间居然还有让嫁出去的叔叔贴补娘家的道理,这就是他读的圣贤书”谢氏一句话掐中了王氏的死穴。

王氏觉得闻人老四入赘给谢家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闻人老四将自己当做嫁人的那个就更加丢人了,她根本就不想闻人澄书院的同伴知道这件事

论村子里妇人撕扯,王氏当仁不让,没几个人能撕得过她,但要真的论口角,她根本不是见多识广的谢氏对手。

“四婶说的对,哪里有嫁出去的人一直贴补娘家的。”闻人奚觉得有趣,也跟着说了一句,“上次二伯娘回娘家多带了几个鸡蛋,你不都骂了很久么。”

将王氏气走,几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丫头,有趣。”谢氏的手点在闻人奚额头,给姐妹俩一人一朵头花,看上去很精致,是闻人水从来没见过的好东西,喜得她立刻接了过来。

“四婶最近食欲是不是不太好”

谢氏一愣,有些惊奇,“是啊,最近总是不太想吃东西,可能有些累到了,准备忙完了这段时间好好歇歇呢,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否让我把个脉”

“四婶,我姐姐会看病,比镇子上的大夫也不差,可厉害了。”闻人水捧着头花立刻说。

谢氏不相信,不过还是没有拒绝闻人奚的好意,将手伸了出来。

闻人奚上去摸了一把,随后脸上带上了笑意,“恭喜四婶,小堂弟要有弟弟妹妹了,现在才一个月不到,四叔要小心一点,照顾好四婶啊。”

“你说我怀孕了”

“是,很稳,不用担心,多休息就好。”

谢氏依旧有些怀疑,不过想到这段日子以来总是觉得累,而且也没什么食欲,也忍不住想要相信。

不过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得小心一点,万一是真的呢

“四叔是不是肺不太好,稍微受凉就会咳很久”

“哟,我们家大丫厉害啊,这都看出来了”闻人老四和原主这个不起眼的侄女并不熟悉,此时也忍不住惊讶。

“四叔要是相信我的话,我给你开点药喝上一个月,以后就不会像现在这般了。”闻人奚对这夫妻两的第一印象很好,此时也忍不住伸手帮一把。

闻人老四的肺明显是什么时候落下的病根,想到对方对大房的意见,说不定还和大房有关,不过这个她就没有多问了。

“来来来,四叔信你,开药吧。”

反正开了药他去药铺买药,肯定也要给里面的坐堂大夫看药方的。

这边和乐融融,处得极好,另一边闻人娇也到了出门的时候。

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哭,闻人娇被闻人澄背了出来。

“娇娇,你放心,大哥肯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若是受了委屈,尽管回来找哥,夫子说了这一科我定然可以取得功名,有了功名,方家不敢把你怎么样。”

“不让我受委屈,为什么不想办法退了亲事哥,我不想嫁给方老爷啊,明明该嫁过去的人是大丫那个贱人”

作者有话要说闻人老四是人间清醒的奇葩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