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女供侄儿科举13

小说: 炮灰不干了(快穿) 作者: 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177 阅读进度:12/24

王氏简直暴怒。

原本闻人奚反抗不肯听话嫁到方家就就让她很恼怒,只不过闻人奚太疯狂压住了她,让她不敢多说什么,可她没想到闻人娇居然敢逃婚。

作为家里说话管用的那个人,王氏只感觉自己的威信彻底被这两个孙女挑衅了,她现在不敢把闻人奚怎么样,难道还不敢把闻人娇怎么样

就算闻人澄在这里,她也相信她的乖孙子肯定会明白她的苦心。

一旦闻人娇逃婚成功了,家里就必须要把三十两银子还回去。

那可是三十两啊

他们一家子不吃不喝赚几年才能赚到的银子

顾忌到还有几天时间就到成亲的日子了,王氏没有动手打闻人娇,但却给何氏下了死命令,如果闻人娇跑了,那三十两银子他们大房自己出,反正绝对不能扰了闻人澄府试的好事。

他们家还指望闻人澄这次拿一个秀才功名回来,一旦他成了秀才,家里的地都不用再交税了,又是一笔银子,她成了秀才公的奶奶,日后村子里的那些人都得给她三分面子

何氏也没想到闻人娇居然有这样的胆子,气得不行,原本对她的三分心疼都淡了很多。

她和王氏一样的想法,一旦闻人娇逃婚成功了,绝对会影响到闻人澄这次科考,这是绝对不行的。

所有的疼爱在闻人澄这个下半辈子的依靠面前都要退避三舍。

闻人奚直接当做没听到那边的吵闹,回到屋子里收拾东西。

李氏走进来,看着两个女儿深深地叹了口气,“大丫,若不是你拒婚,如今你大伯家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既然回来了,就去劝一劝,安慰安慰娇娇,她心里不好受。”

“这亲事是我给她求来的不找给她定亲的爹娘爷爷奶奶,找我怎么的,她要嫁到方家,真的是代替我嫁过去的难道不是为了闻人澄安慰她当初她怎么不来安慰我我没有去幸灾乐祸,都是看在大家都姓闻人的份上。”李氏这话没道理,就像是她欠了闻人娇一样。

“娘你知道不知道,奶奶会给我姐定下与那方老爷之间的亲事,是因为闻人娇告诉奶奶,方家老爷愿意出高价聘礼银子娶妻的”小丫没忍住,看李氏的样子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

“她今天会这样,那是她活该,自找的,我只会高兴地大笑几声,同情她可怜她她配吗”

似乎被小丫尖锐的话语刺激到,李氏没忍住后退了一步,看向两个女儿的目光带着不满与惧意,“大丫,小丫,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了尤其是小丫你,你怎么也变成这样了”

“小丫,走了。”

闻人奚拿好了东西,根本不再搭理李氏,带着小丫就走了,李氏看了心里更加不舒服了,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这两个女儿,是白养了,要是她的三丫还在,肯定不会这么对她的。

闻人奚直接就去了村长家。

不过一天时间,村长就已经知道闻人家亲事换人的事情,也就是说闻人奚现在身上真的没有亲事了,被她自己给解决了,此时闻人奚找过来,他也不太清楚她到底有什么事情。

一个上午时间,何氏就和村子里不少人哭诉闻人奚狠心,闹得人尽皆知。

“舅爷,我想立女户。”

老村长听到这话,手里的烟斗差点没拿住。

这个架空的朝代对女户的规定并不严格,但却很少有人愿意立女户的,原因很简单。

这个时代的女户和明朝有点像,无夫无子,生为女户,死为绝户。

立了女户,死后就成了绝户,没有人上香火祭拜的。

闻人奚现在只有十四岁,还没有嫁人,若是她给自己立了女户,那就说明绝了她嫁人的可能,将来也不会有孩子,死后无人祭拜。

所以老村长才会惊讶。

可惜这个时代的人在乎的那些东西,闻人奚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她也不在意所谓死后无人祭拜的事情。

“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闻人奚微笑,目光平静,“我们家的情况您也看到了,嫁人若是要嫁人,还不知道被那一家子为了那么点聘礼嫁到什么样的人家去,既然这样,那就干脆不嫁了,我不怕死后成为孤魂野鬼,那也比被那一家子卖了的好。”

“人活着的时候都顾不了,哪里还能去顾死后。”

“既然如此,那就绝了那一家子的念想,日后省得来烦我。”

“你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好。”

“那又如何,看不上我的,还请家里有人有个头疼脑热的别来,反正镇子上也有医馆药铺,我想他们也用不着我好心。”

老村长“”

这话犀利,什么意思谁还不清楚啊

免费给看病还说闲话,那就别来找她,为了自己,村子里那些长舌妇也会安静下来的。

老村长这时候忍不住想,这丫头不会一开始就想好了吧

总觉得自己也被算计了进去,不过他却并没有生气,毕竟闻人奚能带来实际的好处不少。

至于说闻人澄那边要是中了秀才,闻人家的地位又会不一样什么的,老村长觉得闻人奚心里肯定有自己的安排。

还是那句话,老村长会在适当范围内帮闻人奚,却不会太帮着她,因为他不会为了闻人奚真的去得罪闻人澄这个可能的未来举人。

要知道举人就可以做官了的

万一闻人澄将来考上了举人,那就和他们这些人完全不一样了。

好在闻人奚一开始也没想过要得到多少支持。

她把一切都摆明了,公平交易罢了。

立女户需要到衙门交二两银子,闻人奚现在手里没有,接下来她要赚到这些钱。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闻人奚替村子里生病的村民把脉诊断中度过了,时间很快就到了闻人娇成亲的日子。

这几天家里几乎闹翻了天,闻人娇逃跑不成,让其他人有了防备,直接将她锁在家里,比当初原主还要严实,后来她又闹着绝食,学着闻人奚发疯,可惜她没有闻人奚的脑子,加上有闻人奚这个例子摆在前面,让闻人家的人有了防备,一直到最后成亲的日子,她都没能成功。

她真的绝望了。

“为什么大丫为什么你要这么害我”隔着窗户看到闻人奚冷静的脸,闻人娇发疯了。

要不是她,要不是她,她根本就不用嫁给一个老头子

都是大丫的错

大丫为什么不肯妥协认命,为什么不肯嫁过去要闹起来,她的心怎么就这么毒

“我害你难道不是你将方家老爷高价聘礼娶妻的事情告诉奶奶的难道不是你一开始想要将我嫁给方老爷,换一笔银子给你们大房用的怎么,现在要嫁过去的人变成了你自己,就是我害你了闻人娇,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是自作自受,你活该,懂吗”

闻人娇没想到闻人奚居然会知道这件事,顿时卡住了。

“你怎么配跟我比你就是个没娘要的贱人,我有我哥,有我爹娘疼爱,只有你这样没人疼爱的人才该嫁过去”

“是吗,可惜现在要出嫁的人是你闻人娇,而不是我,你有哥,有爹娘疼爱可惜你哥明知道你要嫁的是什么样的人,也不愿意为了你将那三十两银子拿出来,不愿意放弃这一届府试,你爹娘疼爱你,但提都没提将聘礼银子退回去吧他们可真疼爱你啊”

对闻人娇的辱骂,闻人奚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当初原主哭着出嫁,闻人娇不是站在旁边幸灾乐祸,让她嫁了人不要回娘家,省得别人以为闻人家的家教不好吗看到她被打得浑身是伤,她不是劝她忍着吗这一次换成了她自己,她去体验一番原主的经历,希望她还能像对原主说的那样冷静。

“大丫,你如此尖酸刻薄,实在不像一个姑娘家的样子”闻人奚和闻人娇说的话都被闻人澄听在了耳朵里,他面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原本从小护着的妹妹要嫁给一个比自己爹年纪还大的男人他心里就不好受,此时听了闻人奚的话顿时更加难受了。

“说实话就叫尖酸刻薄了那我还要说,闻人澄你心里明白,闻人娇到底是为了谁嫁给一个老头子的,你要是真疼妹妹就不会这么看着,而是想办法退了这门亲事,说到底不过是自私自利,不愿意错过这届府试罢了。”

“怎么,这你就心疼了当初拿我换银子给你参加府试的时候,你花银子不是很大方吗,那么点时间就花了二十多两,你可真厉害,我刻薄,也没你虚伪啊”

“还有,说什么我是隔房堂妹,亲事你不好插手,你亲妹妹的亲事你不是一样冷眼旁观你们可真是一对亲兄妹啊”

闻人澄猛地握紧了拳头,恨不能对着那张脸打下去,可他真的有点怕了闻人奚了。

“三叔,大丫心里怨我,我不好说什么,但您与三婶是不是也是这般想侄儿的”

“大丫和澄哥儿道歉,你怎么能如此说澄哥儿”老实巴交的闻人老三顿时不让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