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女供侄儿科举12

小说: 炮灰不干了(快穿) 作者: 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127 阅读进度:11/209

拿不出银子,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

之前闻人奚要嫁给方老爷的时候她有多幸灾乐祸,现在人选换成了她就有多绝望。

“我不嫁我不嫁我绝对不要嫁给方老爷,娘你帮帮我,我是你女儿啊,你就我这么一个女儿,你这么疼我,怎么能看着我嫁给方老爷那个老头子”

家里银子不够,没有办法将方家给的聘礼退回去,但闻人娇知道,到亲戚家借一借,挤一挤,还是可以拿出来的。

闻人家还没有分家,一大家子就只有闻人澄在书院读书需要银子多一点,闻人河现在还小,还没到娶妻的年纪,读书不行就读了两年就不读了,所以闻人家其实是有些银子的,至少闻人娇就知道爹娘那里有一些银子,之前她也问过,她娘说了,那是给她准备的嫁妆,还有给她哥将来娶媳妇用的。

她希望何氏可以想办法将弄到三十两银子,可以将聘礼银子还回去,拒绝这门亲事。

可何氏又怎么可能为了她一个女儿掏空了家底,更不用说闻人澄要靠考科举,就算这次考上了秀才,日后考举人的时候花费的银子更多,她那些银子是给闻人澄准备的。

何氏没有回答闻人娇的请求,只是抱着她哭,“我苦命的娇娇啊,怎么就摊上了那样一个堂姐”

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闻人娇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闻人澄早上一大早起来就回了书院,根本就没有在家里多待,走之前还劝了劝闻人娇。

现在亲娘也不帮她,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比起闻人娇这边的愁云惨淡,闻人奚姐妹俩心情倒是很好,和之前一样,闻人奚知道她昨天晚上的表现明显吓到了其他人,有她的警告,那些人投鼠忌器,暂时根本就不敢对小丫做什么,但是闻人娇却敢。

她昨天晚上坑得最惨的就是闻人娇,闻人娇为了报复,说不定真的会对小丫出手,所以她今天去镇子上的药铺卖药时直接将小丫也带上了。

两人都背着个背篓,出门的时候王氏看过来的目光明显带着恶意,但在闻人奚看过去的时候又移开了目光。

明显怕了。

就凭她疯起来直接拿着刀砍人的模样,王氏也不敢做什么,她可是惜命的人,从前也不过是欺负原主不敢反抗,不会反抗而已,闻人奚将人打服了,还拿着闻人澄威胁,这群人自然就安生了。

不过这个安生也是暂时的,时间长了估计还要作妖,但这段时间足够她独自在小安村站稳了,到时候就算是为了自己,小安村的人也会护着她们姐妹,不让闻人家的人做什么的。

“姐,咱们采的药,药铺和医馆真的会收吗”走在去镇子的路上,闻人水还有些忐忑,她昨天几乎一夜没睡,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她姐一个人干翻整个闻人家的场景,虽然她姐让她在里面不要出去,但她担心,一直拿着棍子躲在里面观察,只要有不对就会立刻出去帮闻人奚。

今天早上闻人奚将她拉起来,说要带她去镇子上的医馆药铺卖草药,她还有些不敢相信。

“嗯,会收的,以后姐养你,有了银子,你也可以买头花首饰,扯布做一身新衣服穿。”闻人奚的背篓里背得满满的,不但有草药,还有两只捆好的肥兔子,到时候可以一起卖了。

要不是现在暂时不适合去远的地方,她其实更加想要去县城的大药铺。

她这段时间经常去深山里逛,挖到了一株上百年的何首乌,可以卖不少钱,但镇子上的医馆太小,就算有好东西也收不了,还会被压价,这样的好东西要去繁华热闹的地方才能卖出价钱。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姐妹俩手里连一个铜板都没有,现在和家里闹翻了,闻人奚以后也不准备再和闻人家有什么瓜葛,手里必须要有收入。

虽然说因为性别的问题,她在小安村给人看病不会收诊费,但不代表她就不能采药卖到药铺赚钱了。

她这次带的药都是在山上采的,而且不是非常常见的那种,卖不了太多的钱,可有收入也比没有的好,最重要的是和镇子上的药铺达成合作,以后采药都卖到这里,会方便很多,也会有固定收入。

到了镇子上闻人水有些胆怯,姐妹俩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打满了补丁,一看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闻人水几乎没有来过镇子上,只有少少的两三次,此时跟着闻人奚心里自然怯得很,尤其在闻人奚带着她走进镇子上药铺的时候。

这个镇子上有一家药铺,一家医馆,闻人奚先是去了药铺。

此时药铺里没什么客人,药铺的伙计看到姐妹俩进来摆着笑脸迎上来,“两位姑娘需要买些什么药吗”

“小哥你好,我们不买药,你们这里收药吗”比起拘谨的闻人水,闻人奚就自在大方多了,客客气气地询问。

“收啊,不过咱们药铺收药要看品相的,姑娘是自己采的药需要咱们掌柜得看过了才知道能不能收。”知道两位姑娘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并且还不是来买药的,药铺伙计也没有嫌弃,依旧笑呵呵的,伸头看了一眼背篓里的药,惊讶地发现居然是处理好的。

“这药材看着不错啊,姑娘您稍等。”药铺伙计让闻人奚等一会儿就去叫掌柜的了,没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过来,身上还带着一股药香。

“掌柜的好,您看看这些药你们家收吗”

孙掌柜摸了摸胡子,接过背篓仔细看了看里面的药材,都已经经过了简单炮制的,并且孙掌柜能看得出来,炮制的手法很老练,药材品相都不错,分门别类放好了。

“不错不错,你这些药材炮制得很好,且有一些是药铺收的比较少的,倒是可以收下来,日后若是还去采药,只要都是这个水准的品相,我这边就都收着。”

因为都是相对来说比较常见的药材,所以最后两筐药材也只卖了五十个铜板。

这附近靠山,药铺的药当然不是药铺里的伙计自己去山上采的,大部分都是熟悉的药农采好自己炮制了然后卖到药铺的,没有经过炮制的药材他们其实也收,只是后续炮制麻烦,价格要低上一些。

和孙掌柜说好了日后采了药还来他们家卖,闻人奚重新将背篓背起来就拉着一直没说话的闻人水离开了药铺。

两人早上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此时手里有了钱,闻人奚直接带着闻人水去了路边的摊子上让老板下了两碗阳春面。

阳春面很简单,里面飘着葱花,闻上去很香,闻人水靠在姐姐身上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两人在家里吃都吃不饱,更不用说这样的阳春面了。

吃完了面,闻人奚又去酒楼将两只兔子给卖了,一共卖了两百文,加上之前卖药的钱,今天还剩下两百四十六文钱,这笔钱她看不上,但是对闻人水来说已经是这辈子从来没摸过的了。

有了钱,她心里也安稳了很多。

回去的时候闻人奚又买了一包栗子,姐妹俩走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吃。

“姐我没想到咱们的药真的可以卖出去,那以后我就可以跟着姐姐你一起去山上采药卖了”知道家里靠不住,闻人水此时知道采药可以卖钱,心里忍不住雀跃。

她们现在有两百多文钱,在这个全家五两银子可以滋润活一年的年代,这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而这只是她们一天赚到的。

卖药一天五十文的话,那一个月就可以赚很多了啊

看出闻人水的想法,闻人奚直接打破了她的白日梦,“这些药采到了还要炮制的,可做不到一天五十文。”

“那也没关系啊。”只要有收入,将来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至少不会比现在差了。

姐妹俩有说有笑地回到小安村,这才发现家里一团糟。

原来在两人去镇子上的时候,何氏去干活,然后闻人娇差点跑了。

闻人娇可不是原主,知道要被嫁给一个打死人的老头子后除了哭就什么都不会做,她也不会管自己逃走后家里拿不出聘礼银子,又不敢让闻人奚嫁过去,闻人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她只知道自己不愿意嫁给老头子,那就逃出去,只要在外面躲到成亲的日子过去,那她就不用嫁到方家了。

要是能让别人代替她嫁过去,那就更加好了。

可惜她逃跑的时候王氏刚好回来做午饭给看到了,直接将她拦了下来,此时人已经被关进屋子里了,正在哭闹。

不但有闻人娇的哭闹声,还有王氏的怒骂声。

王氏也没想到闻人娇居然有这样的胆子敢逃亲,她只要想想闻人娇跑了,自己一家子又不敢逼闻人奚,到时没有人嫁到方家去必须把银子退回去就觉得心痛。

说不得澄哥儿的名声都会受到影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