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3

小说: 炮灰不干了(快穿) 作者: 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207 阅读进度:2/209

“看什么看!这段时间你就给我老实在家呆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不是澄哥儿,你以为人家方老爷家里那么多田,看得上你一个黄毛丫头?”王氏冷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至于真实原因,谁在意呢,王氏只在意那已经送过来的,作为聘礼的三十两。

那是她的心头肉即将下场要用的银子。

在普通人家一年五两就可以过得舒舒服服的现在,三十两银子真的是很大一笔钱了,至少对闻人家来说,需要不吃不喝攒好几年才能攒出来,现在不过是将没什么用的丫头嫁出去而已。

嫁给谁不是嫁?能高一点彩礼,给家里做点贡献,有什么不好的?家里把她养这么大,收点聘礼怎么了?难不成还给人家白养女儿不成。

“就是,大丫你能找到这么好的亲事,嫁到方家那样的人家去,还不是看在我哥要成为秀才的份上,否则的话方老爷才看不上你!”

有了王氏撑腰,闻人娇似乎忘掉了刚才挨的两脚,再次得瑟起来。

闻人奚却像是在看傻子般。

王氏是在给闻人娇撑腰吗?不是的,她只是在给闻人澄撑腰而已,不满闻人奚骂了闻人澄,至于闻人娇不过是顺带的。

不过闻人奚觉得,以闻人娇的脑子也想不到那么多。

“大丫,你也别委屈,方家那样的人家你都看不上,难道还能看上个皇帝不成,那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福气,谁让你福薄,配方家那样的已经是沾光了。”

不像我,是我哥亲妹妹,他还那么疼我,将来我可是要嫁给官老爷的,长的好看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嫁给老头子,给两个年纪比自己大的男人当娘!

“你给我闭嘴!你一个没出门子的丫头,大丫的亲事也是你能插嘴的,羞不羞啊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将亲事挂在嘴边像什么样子,别给澄哥儿丢脸!”

闻人娇得意,王氏却不给她面子,直接一顿呵斥,要是闻人娇出去了也这么说,丢了闻人澄的脸,王氏能撕了她。

原本还得意的闻人娇瞬间就安静了,双手垂下来,“奶奶,我只是气不过大丫明明因为我哥占了便宜,嫁去那样的人家,还不知道感恩觉得我哥欠她的而已。”

王氏冷哼一声,转向安静吃窝窝头的闻人奚,“吃吃吃就知道吃,既然你已经提前吃了饭,那晚饭就别吃了,一个女儿家,吃那么多干嘛,也不怕人家嫌弃!还没嫁人就知道啃娘家的粮食!”

今天是闻人澄沐休的日子,他十天回来一趟,只在家待一天就走,每次回来家里都会做一些好吃的犒劳犒劳他,王氏本意是不想闻人奚晚上吃饭,到时候晚上的好菜可以分给儿子还有两个孙子。

二房的闻人河虽然不像闻人澄会读书,只认识几个字,但也是王氏孙子,不代表她就完全不疼了,只是不如闻人澄而已,比起几个孙女可要好太多了。

“哦,那我中午没吃,奶奶是不是补给我?难道我现在吃的不是我中午的饭?”这个身体长久以来吃不饱,很虚弱,闻人奚可不是委屈自己的人。

况且她也不是白吃白喝,原主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在家里干得活很多也很重,并不是没给家里干活,既然干了这么多活,为什么不能吃饱?

她不配吃饱,谁配?

晚上明显有好菜,她怎么可能会错过。

吃什么也不能吃亏,这就是闻人奚的行事准则,我愿意吃的亏,和别人想强喂的亏,那可不一样。

王氏不满闻人奚的态度,但想到刚发生的事情,这时候也不好太过分,反正也就半个月而已,以大丫的性子,估计明天就恢复了。

懒得浪费口水,王氏就出门准备做饭去了。

平时的话晚饭都是原主做的,唯有闻人澄回来的时候不用小姑娘做饭,因为王氏怕原主做饭的时候会偷吃好东西,每当这时候,都是王氏亲自下厨给大孙子做一顿爱吃的东西。

王氏一走,闻人娇看了闻人奚一眼也出去了,房间只剩下李氏和闻人奚。

闻人奚依旧慢悠悠吃着味道不怎么样的窝窝头,看都不看李氏一眼。

“大丫,你这样和你奶奶说话,传出去名声不好,你奶奶毕竟是你爹的亲娘,你的长辈。”李氏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方家给的聘礼都已经到手了,她敢让这话传出去吗?我名声不好,不怕方家那边反悔?名声?闻人家未来秀才公为了自己怂恿祖父母卖妹妹,你觉得这个名声怎么样?”

李氏被闻人奚这话唬了一跳,“大丫!快闭嘴!要是你这话传出去,你奶奶真的会打死你的!”

一边焦急警告,一边还小心地看向门口和窗户,生怕被人听到的模样。

嘁!

李氏说到方家还披了一层遮羞布,闻人娇可是什么都不管什么都敢说,李氏又不是不在场,自然什么都听到了,可她依旧一句话都没有提,是个什么态度,闻人奚自然心知肚明。

不再搭理李氏,闻人奚吃完了窝窝头肚子终于不饿了,直接躺了下来闭上眼睛。

李氏明白,大丫这是和她离了心了,心中苦闷,眼泪就下来了,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她能怎么办呢,没有生个儿子,她在家中被妯娌瞧不起,腰板都挺不直,她也知道大丫嫌弃方老爷年纪大,害怕自己像方老爷前两个妻子一样被打死,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女人的日子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李氏出去后,闻人奚就专心开始运转心法,晚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可要做好了准备。

这不是闻人奚第一次穿越,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因而她在从前的穿越中学会了不少东西,她的心法却不是来自这些小世界,而是她本身的东西。

没指望这么一小会儿就能修炼出什么东西来,闻人奚的目标也只是身体稍微舒服些,不要这么虚弱罢了。

一觉睡醒,闻人奚看到坐在床边打络子的闻人水,目光终于柔和了一些。

“姐,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要喝水吗?”闻人水虽然在打络子,但一直注意着床,闻人奚一醒她就发现了,连忙将打了一半的络子放下来。

“还好,不用喝水,不是说了不要在床边打络子吗?”屋子窗户小,很阴暗,看东西都看不清,很伤眼。

“没事没事,我熟悉,闭着眼睛我都能打好,不碍事的。”闻人水嘿嘿一笑,随后红了眼眶,“姐,你吓死我了,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办。”

自从亲事定下来,原主就一直哭闹,不愿意嫁过去,闻人水心里也愤恨,然而她只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姑娘,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没事,我想开了,爹娘不疼我们姐妹,我们就自己疼自己,我死了除了你为我伤心,其他人估计只会为那三十两银子心痛,既然这样,那我当然要好好活着。”

不但要活,还要活得好好的。

比谁都好。

至于方家,家里不是有一个更加合适的人选?闻人娇和闻人澄感情好,相信她一定会愿意为她哥哥牺牲一下的。

王氏会注意到方家,还是闻人娇先提到的,既然这么喜欢,那就成全她。

“嗯,我听姐的。”

闻人水见闻人奚打起了精神,顿时破涕为笑。

她当然担心闻人奚的亲事,可活着才有可能改变,死了就真的没了,大不了,大不了到时候她再想想办法,等成亲的时候和她姐一起跑到山上藏起来。

两姐妹说了一会儿话,就闻到了外面的饭菜味道,以及闻人娇的笑声。

“闻人澄已经回来了?”

闻人水似乎很诧异闻人奚居然直接叫闻人澄名字,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闷声闷气的,显然不太开心,“嗯,回来快半个时辰了,是爹接回来的。”

大堂哥很厉害,会读书,所有人都说他将来是有大造化的,会成为举人老爷,会做官,甚至会去皇帝住的京城,从前闻人水也觉得他很厉害,和他们家其他人都不一样,对她和姐姐也很温和。

可是这一次,她对闻人澄所有的好感都消失殆尽了。

如果不是闻人澄要去考秀才,姐就不会被卖给打死老婆的老鳏夫了,一切的起因都是闻人澄考秀才。

“出去吧。”

闻人奚起身,率先走了出去。

难得放松,正在陪闻人娇说话的闻人澄看到闻人奚姐妹俩出来,表情温和地笑了笑,正要打招呼,突然注意到了闻人奚还带着明显痕迹的脖子,脸上表情有些僵硬,“大妹,你的脖子怎么了?”

“堂哥真的不知道怎么了吗?为了给你筹考秀才要用的银两,奶奶将我卖给了打死老婆的老鳏夫,这事情堂哥也不知道?”

闻人奚这么不留情面的话,终于让闻人澄的表情彻底僵硬了。

这事情,他是知道的。

所以在闻人奚直接说破后才会觉得难堪,闻人奚的意思很明白,直接说他为了自己卖堂妹。

“……大妹,我阻止过,但奶奶不听。”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