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县长的儿子?

小说: 女镇长的贴身兵王 作者: 淡酒醉人 更新时间:2017-12-14 21:07:10 字数:2309 阅读进度:36/1058

呼!

黄毛手中的棒球棒带着呼啸的风声狠狠的砸响了吴昊的两只手。

砰!

一声巨响,黄毛想象中的惨叫没有响起。

“呵呵,力道不错,就是速度太慢了!”吴昊把手上的手铐扔到了地上,活动了活动手腕,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黄毛。

黄毛大惊失色,手中的棒球棒都要掉到了地上,他看了看被吴昊仍在地上的手铐,有些惊恐的看着吴昊说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手铐明明拷住了你的双手。”

“呵呵,对我来说,这手铐就像是纸糊的一般,下面应该清算清算我们的事情了!”吴昊说道。

“你……你要干什么?”吴昊大惊失色,想要后撤。

不过他后面就是墙壁了,任凭他怎么撤退,也没有任何用了。

“呵呵!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吴昊把地上的棒球棒捡了起来。

砰!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黄毛大叫一声,他的一条手臂,刚才被吴昊一棒子打中,一条手臂算是骨折了。

外面的人听到房间里面有惨叫声传出来,有的人忍不住说道:“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千万不要出人命了啊!”

“放心吧!王少的县长的儿子,而且我刚才和王少也说了,只要不出人命,随便玩就行!”另外一个人说道。

对于房间里面不断传出来的惨叫声,两个警察仿佛是没有听见一般。

房间里面不断有惨叫声音和求救的声音传出来,这是王少发出的声音,不过外面的人却以为是吴昊发出的声音。

吴昊淡淡的看了像是一条死狗一样的王少。

此时的王少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他身上每一个地方,都被吴昊亲自照顾过,吴昊下手也有分寸。

没有下死手。

如果他不是担心父母受到牵连的话,他早就下手除掉这个祸害了。

就算是没有杀死这个人,王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不在医院住三个月,是别想从床上爬起来了!

“嗯?惨叫的声音停止了?进去看一看!”外面的警察听到惨叫声停止了,他们打开房间门,看到王少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

吴昊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手上带着手铐,额头微微有些汗水。

“王少?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那两个警察看到像是死狗一样的王少,大惊失色,脸色惨白。

要是县长的儿子在他们这里出了事情,他们两个一身的警服就别想穿了。

“你对王少做了什么?”王少昏迷不醒,其中一个警察对着吴昊说道。

“我没有对他做什么啊?你们走了之后,他就走了进来,然后这个家伙拿着一根棍子像是发疯了一般,自己打自己。”吴昊说道。

“胡说八道,我看是你动的手吧!”其中一个警察说道。

“呵呵!我的手可是被烤着的,我怎么动手?我刚才说的可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们!”吴昊耸了耸肩膀。

这两个警察脸色铁青,他们以为吴昊的手被拷住,王少对付这个人轻而易举,于是就把房间的摄像头给关了。

现在吴昊说的话死无对证。

两人的脸色就像是吃了死人一样。

“哎呀,做的时间长了,腰有点疼了!”吴昊站起来活动活动说道。

这两个警察看了吴昊一眼,又看了看被打的昏死过去的王少,还是先把王少送到医院。

“把这个家伙给关起来。”其中一个警察说道。

吴昊冷冷的看了这两个警察一眼冷笑一声说道:“不要以为你们两个穿了一身警服就可以为所欲为,助纣为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两个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

“小子,你很狂,不过过了今天晚上,我看看你还有没有狂妄的资本。”一个警察冷笑一声。

这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把王少送到医院,另外一个人警察把吴昊关到了一间牢房里面。

这一间牢房三面是水泥墙壁,另外一面是铁制栏杆,这些铁制的栏杆,每一个栏杆的缝隙不到市里面,每个栏杆有婴儿手臂版粗。

……

那警察把吴昊关进了牢房之后,把王少送到医院的警察也回来了。

“吴昊被关起来了吗?”

“嗯!”

“和里面人打招呼了吗?”

“放心吧!刀疤已经答应我们,会把这小子的两只手都给废了,不过要让我们给他带一条中华香烟!”

“不就是中华香烟吗?只要让王少满意就行。”

两个警察说完之后,相互对视一笑,眼神冰冷。

……

吴昊被关进了牢房,他四周扫视了一眼,房间里面还有七八个人,其中一个最好的床铺被一个背上有刀疤的男子占着。

其他几个人看向刀疤男,眼神有些恐惧,这几个人里面,这刀疤应该是一个狠人。

牢房里面的几个床铺都被人给占了,其中一个床铺是距离便池最近的一个,那个地方臭味熏天,根本就不能站人。

不过就便池那里有一个空着床铺,没有了其他的地方。

吴昊冷笑一声,朝着刀疤走了过去。

“你的床铺现在是我的了,给我滚到一边去!”吴昊冷冷的看了刀疤一眼说道。

噌!

刀疤听到吴昊的话,一下子从床铺爬了起来。

其他的人也把吴昊围了起来。

刀疤本来想要晚上的时候对吴昊动手,他没有想道这个家伙居然不长眼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这样,他只好提前动手了。

“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是跟谁混的吗?徐天虎知道吗?”刀疤盯着吴昊说道。

“呵呵!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那一只病老虎啊,哦!现在应该说是病猫,你是他的手下?”吴昊说道。

“不错!知道怕了吗?要是知道怕了,给我跪下磕几个头,我高兴了,或许可以放你一命!”刀疤得意一笑说道。

“呵呵!看来你在这里没有出去,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吴昊说道。

“什么事情?”刀疤问道。

他在这里被关了有半个月了,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吴昊血洗金碧辉煌KTV的事情,他也根本不知道。

他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不敢这么和吴昊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