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小说: 奴阉 作者: 清河博林 更新时间:2015-08-04 09:14:45 字数:2573 阅读进度:5/7

其实,刘文娟早就发现了一个商机,随着两性平等深入人心,近年来,女权运动又蓬勃发展,社会上已经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女性富豪。但是,人的一些基本观念并没有太大的改变,绝大多数女性还是喜欢找比自己强大的男人,绝大多数女强人也还是仰慕比自己更强的男人。但是,她们也渴望找到对自己完全忠心的男人,刘文娟早些年在网上认识了一名有自虐倾向的男人,当这个男人被刘文娟阉割后,刘文娟居然以天文数字的价格把他卖给了一名富有的寡妇,对于那个寡妇来说,买一个被阉割过的男人回去做自己的奴隶,比找一个正常的男人要安全的多,至少阉奴不敢背叛自己。至于自己的生理需要,寡妇就让阉奴用口舌代替阳具给她带来快乐。

从此以后,刘文娟就建立了“牲**易”这个恐怖的网站,专为一些女强人、富婆和有钱的寡妇寻找可以被阉割的男人,这些女顾客里,有的是单身一人怕寂寞,也有的有老公和孩子,买个阉奴回去,老公也不会介意阉奴服侍自己。刘文娟做起这种生意后,自己的钱包也渐渐地鼓了起来。

至于陈庆庆,刘文娟并没有把他卖给别人,她决定留一个阉奴来服侍自己。当然,自从认识周凯以来,刘文娟有了结婚过正常人生活的打算,但她所从事的行业是她最大的秘密,她不敢想象这些事情一旦被周凯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不过,她已经编好故事,只要交待一下陈庆庆,说是自己出了车祸,下体受伤才在医院被阉割就行,后来,是她好心收留了他,周凯应该能够相信。

第二天一早,刘文娟一觉醒来,“今天看看昨晚那个小伙子是否在线,在线的话,争取搞定他。”刘文娟躺在床上想到。

她打开电脑,进入网站后,发现对方也在,刘文娟不禁兴奋地给对方发去一个笑脸。对方没有回应,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过一看,原来是周凯的电话,“喂,什么事?”刘文娟问道。

“我想去见你,有时间吗?”

“好的,我在家等你。”

刘文娟赶紧命令陈庆庆躲起来,在目前这个阶段,她还不想让周凯知道陈庆庆的事。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周凯来到刘文娟的家中,“怎么样,这次让你陪我出去,累着你了,好些了吗?”周凯坐在客厅地沙发上,看着一脸柔情的刘文娟说道。

“还好,没关系,你呢,写作进行的如何?”

“挺好的,基本构思已经完成,我正在奋笔急书呢!”

“怎么有时间来找我?”刘文娟其实这会并不想和周凯见面,她想好好休息一下,并让陈庆庆伺候她。

“没什么,就是想你,”周凯说完,向四周看了一遍,继续说道:“你这里有客人来过吧!”

刘文娟一听,心里有点慌,但久经沙场的她很快恢复平静,“是啊,我一个闺蜜,昨晚来的,今早刚走。”

周凯听完,起身向刘文娟的卧室走去,“认识你这么久,我还没有参观过你的房子。”

此刻,陈庆庆正躲在杂物间里,刘文娟并不担心,就算周凯走进了杂物间,只要她和周凯说话,陈庆庆一听到声音,就会躲在一些物品后面,周凯总不至于要在杂物间逗留很长时间吧!

事实上,周凯一走进刘文娟的房间,就撒娇地躺在床上。“宝贝,我需要你!”周凯动情地说道。

“来啦,亲爱的。”刘文娟兴奋地跳到他的怀里,其实,刘文娟一向是个很挑剔的人,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真命天子吧,她相信周凯就是。

俩人在床上开始缠绵起来,刘文娟紧紧地抱住周凯,“我爱你,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当然,我保证。”

“听说,很多作家会让自己的伴侣成为自己作品的第一位读者是,我也可以得到这个殊荣吗?”

“当然,你以后不仅是第一个读我作品的人,你还要承担一件事。”

“什么事?”

“给我提供建议,还有,帮我查找,有没有错别字,或者其它什么。”

“哈,你当我是你的秘书啊!”

“你不愿意的话,我再找个小姑娘来做。”

“你敢!”刘文娟翻身骑到周凯的身上,“看来,要好好的惩罚你。”

刘文娟边说边伸手扒开周凯的裤子,刘文娟对男人下面的东西应该是最熟悉不过的,当然,她还拥有其他女人不敢想象的经验,就是把男人的东西给割下来。不过,眼前她看到的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的男性象征物,她更多的爱抚。

“啊!”经不起刘文娟的爱抚,周凯发出一阵愉悦地叫声。刘文娟趁势用嘴巴含住他的命根。

“别这样,我一旦兴奋起来,也许会把持不住。”周凯说道。

“想怎么样都行,就是撒尿也可以。”刘文娟说完这话,自己也觉得奇怪,可能是平常经常让陈庆庆喝自己的尿,她居然也想尝试一下男人的尿。

果然,她嘴巴里感觉有一股温柔的液体,周凯真的撒尿了,而且撒在她的嘴巴里。“恶心!”刘文娟的第一个反应,当初,不仅是陈庆庆,刘文娟在高教每个被她阉割的男人时,她都要对方喝她的尿,今天,当她喝别人尿水时,居然是痛苦地难以下咽。

刘文娟将周凯的命根子从嘴里吐了出来,周凯的尿全都撒在她的床单上,刘文娟则急忙跑到卫生间漱口。等她回来时,周凯的表情多少有些尴尬,“对不起,我也是一时兴奋。”周凯红着脸说。

“不,其实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本来是想表达一下自己有多爱你,可结果却是这样,但你放心,我还是那么爱你。”

“谢谢你!”

由于床单已被尿湿,周凯原本想帮她洗床单,刘文娟表示没关系,扔进洗衣机就行,俩人重新回到客厅。“你现在没尿了吧!”刘文娟挑逗地说道。

“怎么,你还想吃我的那个?”周凯多少有些吃惊。

“说真的,真有点嘴馋!”刘文娟的表情多少有点淫邪。

“我真怕你吃了我。”

“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刘文娟说罢,伸手再次抓住周凯的命根。

“说真的,刚才的事情让我很不舒服,现在别玩这个,好吗?”

“你怕啦?”

“这不是害怕的事,主要是情绪方面的,我感觉现在你再对我的那个东西做什么,都找不到刚才的感觉,我们还是换下次吧!”

刘文娟听到这些话,多少有些扫兴。她失望地松开那只握住周凯命根的手。“那你今天有什么计划?”刘文娟坐在周凯的身旁。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你有什么好点子?”

“这样吧,你带我去你那,我想看看你写的东西。”

“行,我们走吧。”

刘文娟心里充满了期待,“你将来会把我写进你的小说吗?”

“会的,其实作家写东西就是写自己的想法和周围发生的事,每一部作品都可以找到作者的影子。”

“你会怎么写我?”

“这样看你给我什么印象。”

“你真坏,照你的意思,我就得一直保持让你满意的样子,否则你就会把我写的不好,是吗?”

“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