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小说: 奴阉 作者: 清河博林 更新时间:2015-08-04 09:14:45 字数:2815 阅读进度:4/7

回到房间,刘文娟从少男的背上站了起来,少男扶着她躺在床上,“两天不在家,想我吗?”

“想,”少男不假思索地答道。

“啪”的一声,刘文娟用脚狠狠地抽打了少男一记耳光。少男虽然很疼,但似乎已经习惯了,继续帮刘文娟按摩双腿。

“想我,是想我打你了,还是想那个。”刘文娟坏笑起来。

少男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他仍然专注地帮刘文娟按摩,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刘文娟懒懒地说道:“好了,我想撒尿。”

少男听完,将刘文娟的身体往床边抱了抱,然后,少男跪在地上,刘文娟将一条腿放在少男的肩膀上,少男尽量张大嘴巴,不在一会儿,从刘文娟的胯下涌出一股浊流,少男配合的很默契,将她的尿水接入口中,然后吞咽下去。

“好喝吗?”刘文娟坏笑道。

“好喝,我好喜欢喝主人的尿。”少男讨好地说道。

“这些话不用跟我说,你喜欢也好,讨厌也罢,只要我愿意,你就必须喝我的尿。”刘文娟不屑地说道。

少男其实早就想哭,但一直忍住,然后又服侍了一个多少时,床上的女人终于睡着了,少男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平静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才放声大哭。

这个少男名叫陈庆庆,陈庆庆第一次在网上认识刘文娟的时候,那一年他才19岁,正是读大学的第一年,其实对于陈庆庆来说,离开家乡到外地读大学,是一种解放。陈庆庆的家庭条件很优越,在老家县城,几个亲戚都当过官,尽管如此,陈庆庆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快乐,因为从他记事起,父母就用自己的一套标准来规范他,这让他很不舒服。大约在他上初一的时候,看到过一部电影,电影中一位娇艳的女人用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踩踏一个男人时,刚有点青春期骚动地陈庆庆突然感觉自己的那根东西变得好兴奋,他甚至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没过一会儿,他的内ku就湿了,他感觉很难为情。

从那一天后,陈庆庆就特别喜欢下面的小东西兴奋起来的感觉,但他不希望让自己的内ku湿了,不过,在大部分时候,他都控制不好,没办法,他只好偷偷地多买了几条内ku以备不时之需。他的学习成绩本就一般,自从有了这个爱好,他的学习更是一落千丈,他的父母对他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一点效果也没收到。不过,他高考的时候已经到了有钱就可以找个学校读的时代,陈庆庆进入了一家各方面条件都很差的学校读大学。此时,他早就学会了用电脑在网上与别人聊天。

有这么一天,他在网上认识了一名叫“至尊红颜”的女人,俩人聊得很开心,可能考虑到只是在网上认识的,陈庆庆基本上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并且表示自己想学那个男人,让女人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狠狠地踩那么一下,没想到“至尊红颜”答应他了。

虽然只是口头上的答应,但陈庆庆已经魂不守舍,他憧憬着对方的模样,一天,他主动把自己的照片发了过去,陈庆庆长得很一般,没过多久,对方也给了他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人虽然没有那些明星漂亮,但绝对比走在大街上的多数女人漂亮。陈庆庆兴奋极了,“我愿意做你的奴隶!”陈庆庆发过去一条信息,事实上,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方则告诉他,他可以找个时间去见她,见了面,可以满足他的需要。

陈庆庆显然想这一刻早点到来,为此,他还拼命地打工,不是说他的父母不给他钱用,但是,父母只给他父母认为应该给的钱,如果陈庆庆伸手找父母要钱,父母一定要问清楚他用在什么地方才会给他。

一到暑假,陈庆庆就迫不及待地来到M镇,在乡村的一所房子里见到了刘文娟,刘文娟对他的态度很是热情,但热情之余,刘文娟不断地制定各种规矩让陈庆庆遵守。对于陈庆庆来说,刘文娟不像他的父母,你的父母总是蛮横地告诉他,“你是我们的儿子,你必须服从我们!”刘文娟总是能够以陈庆庆能够接受的方式来驾驭他。更重要的是,刘文娟满足了陈庆庆,陈庆庆躺在地上任由刘文娟用脚对他进行踩踏,陈庆庆是痛在身,爽在心里!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庆庆发现刘文娟对他越来越冷淡,终于有一天,刘文娟告诉他,彼此并不合适,并且希望以后不要再见面。陈庆庆跪在地上表示,只要能够侍奉刘文娟,让他做什么都行。

刘文娟听罢,坏笑着对陈庆庆说:“是不是只要跟我在一起,让你做什么都行?”

陈庆庆说道:“是的,就是让我做你的狗,我也心甘情愿!”

“哈哈,我可没本事把你变成我的狗,但我有办法按照我希望的方式对你进行改造,你愿意吗?”刘文娟把双臂在胸前交叉,威严地说道。

“我愿意!”陈庆庆想都没想就完全同意。

“不要答应的这么快,太假了。”刘文娟说道。

“那你要我怎么做?”

“我要你写个保证书,保证完全听我的,把我当成你的女皇,哪怕做我的太监也可以。”

陈庆庆一听,心想把你当成女皇完全可以,但为什么强调让我做太监,如果真做了太监,你能得到什么?但陈庆庆不想让刘文娟有任何不悦,还是顺从地写了保证书,并特别强调,只要能够把刘文娟当女皇服侍,哪怕做刘文娟的太监也在所不惜。

“很好,你这么做多少还是让我有些感动的。”刘文娟很满意地看着陈庆庆写的保证书。

“我可以继续服侍你吗?”陈庆庆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刘文娟狡黠地一笑。

当天晚上,陈庆庆按照刘文娟的要求,躺在一个不透风的房间中的小床上,他的双臂和双腿被刘文娟分开绑着,身体摆出一个“大”字来。

“你想玩什么?”陈庆庆问道。

“啪”,刘文娟给了陈庆庆一个声音清脆的耳光,“不要争,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刘文娟确定已经把陈庆庆绑得很严实以后,就离开房间,大概过了几分钟,刘文娟重新回到这里,她手中拿着锋利无缘的刀刃和消毒工具。

“你想做什么?”陈庆庆显然很害怕。

“不用怕,我只是满足你的愿望,你说过的,你想做我的太监。”刘文娟边说边笑嘻嘻地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

“不要,我不做。”陈庆庆叫道。

刘文娟一把抓住他的嘴巴,把袜子塞入他的口中,陈庆庆只能发现“嗡、嗡”的叫声。

“你要听话,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刘文娟边说边用剪刀把陈庆庆的裤子剪开。

陈庆庆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但无能为力。刘文娟伸手握住他的*,说道:“从今往后,你把过去的事情全部忘了,以后就做我的太监吧!”说完话,刘文娟举起锋利的刀刃,将陈庆庆的*割了下来。

看到自己被活生生地阉割,陈庆庆吓得晕了过去,等他醒来进,发现自己仍然被绑在床上,他吃力地把头伸过去看自己的裆部,那里的男性象征物已经被割去,取而代之是一根插在上面的羽毛。

陈庆庆痛苦地哭了起来,这时,房门打开,刘文娟带着自信的微笑走了进来。

“我要报警,我要告你。”陈庆庆哭着喊道。

“息听君便。”刘文娟边说边取出一张复印件。

陈庆庆一看,正是自己写的保证书,刘文娟用红笔圈出他要做太监的那段话。

“我承认这么做是违法的,但是,有了你写的保证书,警方相信我是在你自愿的情况下对你实施阉割的,所以,我想我应该会得到法律的从轻处理。”刘文娟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我很担心你啊,你下面的东西被割了,你以后怎么做人,我劝你好好想想,不如留下来做个太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