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他好像委屈了

小说: 你是夏日繁花唐悠悠 作者: 季枭寒 更新时间:2019-07-02 06:46:23 字数:3243 阅读进度:1541/1752

第1541章他好像委屈了

第一眼看上去,他的外表好像并不出众,可是,细细去看,他身上还是充满了男性气息的,成熟稳重,而且,身材高大,肌肉结实,是绝对构得上型男二字的。手机端

短寸的发型,虽然没有刻意的修剪,可却也章显出他并不张扬的性格,再往下看去,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不显山不露水,可却在不经意会突显出他结实的臂肌和坚实的后背。

王信仪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失神的盯着对方看足了五秒钟,可能是她真的太久没有跟男人相处过,她发现自己对男人这种生物还没有研究透彻,以前虽然结婚了,可她和老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很少,她保持着坚贞到今天,不得不说很苦楚,正当风华年代,却无法畅享人生,这不得不说是人生一大遗撼的事情。

“咳……”王信仪胡思乱想的时候,竟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她立即失态的捂住了嘴,咳了起来。

雨叔后背开始冒汗,如果仔细去看,他的额头和颈脖处也冒出细细的汗意来了。

是热的,也是紧张造成的。

雨叔没料到旁边坐着的女人,竟然如此赤骨骨的盯着他,而且,还是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雨叔自认为自己没有得罪过她。

就连刚才她不小心撞了自己,他都原谅她了,她还想怎么样?

“言希叫你雨叔,你有别的名子吗?”王信仪忍不住的好奇了,开口问他。

“没有,雨叔就是我现在的名子。”

“这名子太娘气了吧,雨和叔两个字,怎么也合不到一块儿去。”王信仪忍不住的想笑,而她,真的笑起来了。

雨叔眉心突突跳了两下,他好像没必要跟这个女人解释这个名子的来历。

“你是不想告诉我真名吧,怎么?还怕我赖上你不成?”王信仪有些不满的嘟嚷。

雨叔耿直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尴尬,说实话,跟女人相处不是他擅长的事情,他早就跟女人绝缘了,这么多年,他都是一个人过来,他觉的自己的使命就只是保护蓝家的老爷子和大小姐,如果哪天他们不需要他在身边当差了,他会去一个地方,继续他的流浪生涯。

王信仪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沉闷的男人,她有些受不了。

“你结婚了吗?”王信仪没话找话的问他。

“没有。”雨叔立即回答,他觉的自己如果不答,她肯定还会继续问的。“真的?”王信仪不知道自己哪来这兴奋的情绪,她不由的自嘲:“你不会跟我一样,离婚了吧。”

“不一样,我还没有结过婚。”雨叔答的很干脆。

王信仪一脸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你一直单身到现在?你多大了啊?”

“快四十岁了。”

“我也三十大几了,不过,你们男人跟我们女人不一样,你们男人四十一枝花,可我们女人却成了豆腐渣,真不公平。”王信仪一脸忧伤的表情。

雨叔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沉默。

“你有女朋友吗?”王信仪一双眼睛往他身上瞟去,发现他出了汗,她立即愣问:“你很热啊?要不,开点开空调吧。”

雨叔僵笑了两声:“王女士,我只是你的司机,能麻烦你少问几个问题吗?”

“干扰到你开车了?”王信仪不由的一窘,自己的确像话唠似的,更像查身份证信息的办案人员,她自己都狠狠抖颤了一下。

雨叔点了点头,王信仪赶紧闭嘴了。

唉,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心动的男人,却找不到话题跟人家搭讪,太失败了,看来,她得让蓝言希把那本擒男手册还给她,她拿来好好的研究一下,就不会这么容易冷场了。

蓝言希让雨叔送王信仪离开,她还是很放心的,现在宾客散的差不多了,她和凌墨锋也准备回去休息,因为凌墨锋喝醉了。

楚冽扶着凌墨锋坐上了车,蓝言希也坐了进去,凌墨锋有些难受的伸手捏着自己的眉心,他虽然醉了,却不是醉到不醒人事的那一种,他醉了,可他还保持清醒。

蓝言希伸手要去给他把领带结松开,因为看到他好像不停的深呼吸,好像挺难受的,只是,当她的小手刚伸到男人的领结处,小手就被大掌一把抓住了。

“言希,不要这么着急。”男人低沉迷人的嗓音,简直就像是诱人犯罪似的。

蓝言希的小手瞬间一顿,俏脸羞红了桃花,她不由的笑起来:“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替你松一下领带,真不知道你们男人为什么要带这个,勒着肯定不舒服吧。”

男人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的笑起来,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扯了扯领结,白色的衣领扣子也跟着松开了两颗,露出男人性感的脖颈。

蓝言希莫名的觉的口干舌燥了起来,要命了,这个男人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她就觉的呼吸难受了,怎么会这样?

“如果说我们男人要戴领带很碍事,那你们女人呢?你们天天戴着一个东西在身上,是不是也碍事?”男人附到她的耳边,薄唇吐着热息,说出的话,让蓝言希一时没反映过来,直到男人的手指在她的胸前轻轻的敲了一下,她这才反映过来他所说的竟然是罩罩,她整个人又是一抖,这个男人还真是扛精啊,一点也不甘示弱。

“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穿在里面,你们戴在外面。”蓝言希气呼呼的反驳。

男人笑意渐浓,不过,这个问题好像也没必要争论,因为,都不会有结果的。

轿车一路护送,终于到达了凌家大门口。

楚冽立即安排了保镖守卫着安全,然后架着凌墨锋往二楼的卧室走去。程媛跟着蓝言希走进客厅,忍不住的笑问:“言希,我能八卦一个问题吗?你跟先生有没有……那个?”

程媛也是年轻的女孩子,加上她现在也处在热恋之中,难免会想跟蓝言希交流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蓝言希俏脸一热,咬了一下唇片,摇头:“还没,难道,你们……”

“没有,我们当然没有。”程媛不等她问完,立即胀红着脸蛋急答。

蓝言希知道程媛是个很正经的女孩,可看到她这反映,还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言希,你快上去照顾先生吧,今天是你们的大好日子,可别错失了,快去。”程媛推着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很害羞。

蓝言希却苦着眉儿,摇摇头:“看样子,我们挑错了日子,我今天恐怕是不行的。”

“怎么啦?”程媛顿时关切的问。

“来那个了。”蓝言希耸耸肩膀:“不过,今天的订婚宴还算胜利,我的心也落下来了。”

“嗯,反正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别着急,只是,我怕副总统先生要郁闷了吧。”程媛说着,已经哈哈笑起来。

蓝言希无语望天:“我上楼去看看他。”

蓝言希快步的上了楼,就看到楚冽正好下楼,她感激了一声,就快步的朝着卧室走去。

凌墨锋躺在他的大床上,伸手压在了他的眉心处,笔直修长的身躯,躺在床上也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蓝言希紧了紧呼吸,轻步的走过去,弯腰,小声问他:“凌墨锋,要不要给你端一杯水过来?”

“好!”男人低沉的嗓音应着,幽眸微微掀开,看着女孩子的优美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他的身体,就像被人点燃了一把火,烧的他有些心慌意乱。

蓝言希端了一杯水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把外套脱下,里面只是一件红色的修身礼裙,热烈似火,大方迷人,男人目光眯了眯。

“喝吧!”蓝言希并没有发觉男人眼神不对劲,她只是弯腰,温柔的笑起来,还主动的把杯子伸到了他的薄唇边。

男人薄唇轻启,咬着杯沿,喝水都不专心了,一双眸子透过玻璃杯,盯着女孩子倾身时,露出的白晰位置。

“言希,你是故意折磨我的,对吗?”某人突然不满,嗓音里透着委屈

蓝言希被他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给惊住了,她眨了眨眸子:“我哪里折磨你了?又不是我灌你喝酒的,我都在旁边一直劝你,让你少喝点,你听了吗?”

男人薄唇抿起笑意,伸手将她手里的杯子端开,放到旁边的床头柜上去,下一秒,他就拽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拽到自己的怀里去了。

紧接着,一个翻身,天地主宰之势,将她压的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蓝言希呼吸一滞,美眸不由的迷离了起来,以前会觉的害怕,惊慌,可此刻,她却贪恋着,伸出手臂,主动的环住了男人的脖劲,将自己的小脸蹭到他的颈脖处去。

“凌墨锋。”她喃喃着他的名子,温柔似水。

男人身体里的酒精在作乱着,她的声音,更是令他迷乱。

他的薄唇,寻找着她的唇片。

蓝言希像一只小猫似的,蹭了蹭,仰起了小脸,主动的迎上他的薄唇。

凌墨锋只觉的一团火,迅速的在身体里乱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