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已经开始想她了

小说: 你是夏日繁花唐悠悠 作者: 季枭寒 更新时间:2019-07-02 06:39:10 字数:2212 阅读进度:986/1752

季云宁这一声满足的轻叹,倒是令季枭寒感到惭愧了,其实,季云宁的本性并不坏,她只是被坏人抚养成人,惨遭利用了。

当年她也是因为喜欢他才答应季凛那件事情,这几年,季枭寒对她的惩罚也够了,再没有比自己所爱的人冷漠无视更痛苦的事情了。

季云宁这几年倒也安安份份的,没敢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她本性还有良善的一面。

“总之,你自己要小心一点,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给我打电话!”季枭寒只能叮嘱她了。

“好,枭寒哥哥,我挂了,你忙吧!”季云宁挂了电话后,第一时间把所有记录都删干净了,这才洗了手,从洗手间走出来,进了超市购物。

她并没有反侦察的能力,自然不知道季凛已经派了一个人远远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买了东西就回去了。

季凛黑沉着脸色坐在家里等结果,听到对方的汇报,他冷冷的哼笑一声,季云宁真的敢背叛他吗?

可事实证明,她的确是看了他文件贷里的资料,她知道些东西,有什么用处?

难道她的背后还有人在支持着她?

是谁?

季枭寒吗?

季凛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他了,季云宁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如果季枭寒答应给她一点好处什么的,她背叛他这个养父,还真有极大可能性。

只是,季枭寒不是恨她吗?上次工地失事的那件事情,季枭寒也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件事情背后扯出来的就是季云宁,季枭寒难道会原谅她犯下这么重大的错误吗?

如果真的原谅她,并且还收卖了她为他效力,那季枭寒就真的太可怕了。

遇上这样一个强大的敌手,真是倒霉。

季凛很快又联系到了另一件事情,那些他被偷拍和王橙见面的照片,会不会也是这个死丫头干的呢?

当时,他是从家里出发去找王橙的,她如果真的替季枭寒卖命了,那她会不会偷偷的跟踪了他?

季凛突然觉的心寒,背后冒起了冷汗。

在他努力的想要安插棋子进季氏集团的时候,没想到,季枭寒却把他的女儿给收买了,那真的太危险了,而他竟然还一直没有察觉到。

如果不是他做事细心,事事都会设防,也不会从这些细节上面看出端倪。

季凛脸色突然变的狰狞了起来,自己养的一条狗,却要替别人反过来咬自己一口,换作是谁都会感到愤怒心寒。

季凛决定,好好的试探季云宁了,他绝对不会在自己的身边埋下这样一颗定时炸弹。时间一晃,又是第二天下班时分了,季越泽忍了一天没给白依妍打电话,不是不想她,相反的,他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他现在突然很想念她住在他家里的那种温暖感,一起上下

班,一起购物回家,窝在家里享受着二人的世界。

可惜,想要再找回这样的温暖场面,只怕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季越泽暗吐了一口气,拿起手机又放了下去,最后,他还是决定回一趟季家庄园,晚饭就跟家人一起吃吧,暂时先把这份想念压下去。

季越泽拿了车钥匙离开办公室,在公司大厅,突然被一个人飞跑过来打招呼:“老板,你下班了吗?”

季越泽淡漠的扫去一眼,看到是裴盈,她怀里抱着一堆的书本,看上去,一副很用功的样子。

“嗯!”季越泽淡声答道。

“那个……我今天没开车过来,老板可以送我回家吗?”裴盈突然大着胆子问道,她知道,机会稍纵即逝的,如果不努力把握,是一点可能性没有,可万一成功了呢?

“白依妍在不在你家里?”季越泽突然转过身看着她问。

裴盈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关,立即含糊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她最两天都经常会回家,她好像心情不太好,会找她母亲聊天!”

裴盈明显就是在说谎了,因为,她知道,如果白依妍在她家,季越泽送她回家的机会就大很多。

“是吗?”季越泽幽眸眯了眯,眸底的光芒一闪而逝。

“老板,你跟我姐是不是吵架啦?”季越泽还没有宣布跟白依妍分手的消息,目前来说,大家都觉的他们还在交往。

“我正好要去找她,跟着来吧!”季越泽根本就是在给自己一个放纵任性的借口,倒不是真的想送她回家。

裴盈简直难于置信,没想到自己大着胆子求来的机会,成功了。

“真的吗?你真的要送我回家吗?好开心!”裴盈难掩她激动的情绪,脸都羞红了。

季越泽却淡淡道:“我是去找你姐的,顺便稍你一程!”

“我知道,可我还是好开心哦,老板,你人真好!”裴盈趁机说一些讨他开心的话。

季越泽却充耳不闻,直接迈步走到他的跑车旁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裴盈难得有机会可以和季越泽同坐一辆车,此刻,她坐在副驾驶上,感觉心都要乐开花了。

她看了一眼车窗外那无双数嫉妒羡慕的眼睛,虚荣感差一点就要爆棚了。

不过,她很快又觉的气闷,一想到白依妍经常被人这样羡慕着,她就心烦了起来。

“把安全带系上!”季越泽见身边的女人只顾着花痴一般的傻笑,淡漠着语气提醒她。

“好!”裴盈实在是兴奋极了,能够坐上自己男神的车,这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不现实,可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季越泽快速的开着车沿着大路朝着裴家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裴盈不敢大声说话,她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

季越泽也没想要跟她聊天的意思,停下车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目光失神的盯着前方,仿佛心不在焉。

“绿灯了!”裴盈立即急急提醒他,总觉的他好像在为白依妍伤神,想到这里,她心里又把白依妍诅咒了好几遍。

季越泽这才急急的踩了油门开过去。

裴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跟我姐是不是吵架了啊?“”没有!“季越泽只冷淡的答了她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