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坦白真象

小说: 你是夏日繁花唐悠悠 作者: 季枭寒 更新时间:2019-07-02 06:38:57 字数:2191 阅读进度:968/1752

怀里那明显软下去的身子,让季枭寒轻笑一声,满眼都是宠溺的柔光。

“悠悠,我奶奶又在催我们要二胎的事情了,你怎么看?”季枭寒似乎很喜欢拿这件事情来逗她,想看她气呼呼的样子。

“你没跟你奶奶说,我们不生了吗?”唐悠悠果然一脸惊乱的表情,如果说是季枭寒要求生二胎,她肯定第一时间拒绝的,可老太太的份量不一样,她说要生,唐悠悠还真找不到理由来反对。

“我跟她说了,可老人家思想传统,总觉的孩子要多生几个才好!”季枭寒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会吧,我觉的一儿一女就很好了,再多生几个,那还不得乱套了?”唐悠悠无可奈何的拿眼神瞟着他,希望他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季枭寒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将她那双写满惊慌和无奈的大眼睛给吻住了。

唐悠悠吓的赶紧闭上眼睛,就感觉到男人温热唇片的触感。

“你笑什么?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讨论这件事情的。”唐悠悠被他笑的莫名其妙。

“悠悠,你还真是可爱好玩!我奶奶没说,我在逗你的!”季枭寒把自己的坏心思说出来。

“你真无聊!”唐悠悠赏他一个白眼,然后挣脱他的怀抱,往床上一躺:“以后不许拿这事来跟我开玩笑了,小心我不理你!”

“悠悠,我错了,以后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季枭寒顺势轻压过来,手指温柔的在她的耳边替她梳理着长发,一副诚意认错的表情。

“我才不信!”唐悠悠呼吸有些乱了起来。

“如果你还不信我,那我就以身相许,直到你信我为止!”季枭寒说完,就掀开了被子,躺了进去。

“你干嘛,我才不要……”唐悠悠惊慌的低呼了一声。

不过,等到她想要反抗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白依妍约了白母出来喝下午茶,她想知道更多关于白真真的事情。

白婉清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过来见白依妍了。

两个人刚来到餐厅,椅子还没有坐热,就听到隔壁一桌传来一个女人阴阳怪气的声音:“真以为自己是凤凰飞上枝头了,可劲儿的打扮,还不是土的跟只山鸡一样。”

白依妍猛的转过头去看,就看到几张熟悉的脸,这些女人也是富家太太,下午茶经常会约在一起聊名牌。

白婉清表情有些僵硬,她知道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就是裴盈的小姨裴一佳,因为白婉清嫁给了裴宏,她一直心生不满,见到白碗清就要拿她冷嘲热讽一番,还喜欢把她拿来跟她死去的姐姐做对比。

白婉清脸色有些惨白,对于这个裴一佳,她一直都是忍让的态度。

“你在说什么?”白依妍却忍不住,冷怒的瞪着对方问。

“哦,差点忘了,山鸡还带着一只做鸡的女儿……”

白依妍简直要气疯了,这种没素质的话,真是太难听了。

她直接拿了桌上的水杯,二话不说就朝对方的脸上泼去。

“你……你发什么疯?神经病!”裴一佳整张脸都被泼了水,妆容一下子就化开了,她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白依妍怒骂:“真没教养。”

白婉清也吓了一跳,赶紧拽着白依妍的手臂就走:“小妍,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换个位置坐吧,别惹她们。”

“妈……”白依妍突然开口喊她,却发现,这一声喊的有多牵强。

因为已经知道白碗清不是自己的妈妈了,而是自己的小姨,所以白依妍才喊的有些哽咽。

白婉清也听出她的不对劲了,关心的看着她:“怎么突然眼睛红了?”白依妍低着头,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她去了一个很远的位置坐下。

“你别为我生气了,那种女人,说话本来就没素质,我们不理她!”白婉清是一个不想惹事的人,她现在只想安安份份的为人妻子,为人母亲。

“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白依妍紧紧的握着杯子,目光抬起又落下,似乎有些紧张。

也难怪她会突然不自在,换作任何人在知道自己叫了二十多年的妈妈是小姨后,都会有这种紧张反映。

“怎么啦?跟妈说说!是不是跟季越泽又闹别扭了?”白婉清笑起来。

“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对吗?”白依妍眼眶又更红了一圈,积攒了勇气才开口道。

白婉清的表情瞬间呆掉了,她难于置信的望着白依妍,声音带着一点发抖:“小妍,你怎么突然这样问啊?你当然是我的亲生女儿了。”

“你跟我说实话吧,我知道了!”白依妍恳求的望着她。

“你知道什么了?”白婉清脸色又是一僵,声音迟疑:“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是听人说的,你不是我妈妈,你是我的小姨,是吗?”白依妍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她,心情总算是平静了一些。白婉清轻叹了一口气:“既然你知道了,那我还能瞒着你吗?是的,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我是你的小姨,不过,这二十多年,你都叫我妈妈,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女儿来对待,一时之间要改了身份,还真不

习惯。”

“白真真才是我的母亲,你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白依妍心酸之极。

“你别怪你她,她其实并不是不要你的,她只是没办法才把你托付给我,你妈妈人不错的。”白婉清低吐了一口气,担心白依妍会恨白真真,所以才想先帮她说几句好话。

“我知道,她一直对我也很好,她当年发生什么事情了?”白依妍对白真真并没有恨意,相反的,她现在很担心她。

“你妈妈小时候长的漂亮,高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跟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了,你妈妈那个时候太单纯了,被人骗了,然后就有了你,不过,生下你不久,她就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离开……”“她被抓去坐牢了,是吗?”白真真见她不肯说实话,只好自己代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