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季大总裁要扶额

小说: 你是夏日繁花唐悠悠 作者: 季枭寒 更新时间:2019-06-28 10:54:42 字数:2171 阅读进度:364/1752

老太太骂完他之后,立即又开心不己:“真没想到,我一下子就有两个小重孙了,唉,真是太令人激动了,对了,枭寒,你快跟我说说,他们的母亲是干什么的?家世如何?”

季枭寒就知道奶奶肯定要关心唐悠悠的家世,唉,老一辈的思想就是比较固执,认定门当户对的婚姻才会有好的结果。手机端

“奶奶,他们的母亲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是一位服装设计师。”季枭寒轻声回答。“我问你她家世怎么样,家里有多少人啊?她又是怎么怀上孩子的,还把孩子生下来后,瞒着你四五年才领回来的?她怎么可以这样呢?”老太太已经在想这个问题了,而且,老人家的想像力还比较丰富,

总感觉这个女人生下孩子后,四五年才带回来,就很成问题。季枭寒俊脸僵住,许久,才说道:“奶奶,这件事情要怪我,五年前,我跟她第一次见面就伤害了她,孩子的事情,她之前也不知道是我的,后来回国了,我们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她有两个孩子,

长的像我,我才亲自去验了dna,发现是我的。”

“这么复杂?”老太太听着,有些懵。

的确,这事情,谁听了,都要惊呆。“是,就是这么复杂,孩子的出生,完全是一个意外,不过,奶奶,我们不追究孩子是怎么来的行吗?你只要知道,孩子绝对是我亲生的,而他们的母亲也没有任何的错,是一个好母亲,这就够了!”季枭

寒真的不希望奶奶再追根究底。“这怎么可以不问清楚呢?这万一要是孩子母亲心术不正,想要从你这里贪图点什么,那岂不是要毁了我们季家的根基?你都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一个家,如果母亲德性不行,会祸害子孙三代的,就像你的

母亲…”一提这事,老太太脸上就全是怒容了。

季枭寒俊脸也是惨白了下去,显然,这也是他的禁忌话题。“唉,算了,不想提她了,一提她,我就痛心,枭寒,孩子的母亲人品如何,我会自己亲生考验,还有,她的家世到底如何?你也跟我说一说。”老太太也是太爱惜自己的孙子,生怕他会被女人所骗,才会

想要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季枭寒面对奶奶的质问,他只好回答道:“她家世很一般,是个养女,目前,还不清楚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什么?”老太太表情瞬间僵住,显然,她有一种历史在重演的惶恐感。

季枭寒低垂下了目光,内心也在翻涌着对过往的一些悲伤事情。老太太沉默了许久,突然开口:“你妈妈也是人家的养女,当初她嫁给你父亲的时候,我就不看好,后来,她陆续的生下了你和越泽,我以为这个家就能平安和睦的相处下去,可最终,你父亲的意外去逝,

她却转身嫁给了你父亲生前最好的朋友,不是我怀疑她的人品如何,而是,真的…如果一个女孩子从小没有受到良好的礼仪训练,她的性情就会变的很野性,考虑事情会比较自私!”

“奶奶,她跟我妈不一样,完全是两种人,我绝对相信她,就算她不是出身名门,但她也绝对不会做出像我妈妈这种自私的行为的。”季枭寒无比笃定的说道。

老太太伸手,摸了摸孙子的手背,轻轻拍了拍:“我记得你母亲嫁进来的时候,向我敬酒,就许下了诺言,永世不变心,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奶奶是看透了人性,枭寒,奶奶真的不放心你和越泽。”

“奶奶,我知道你从小就心疼我们,但这一次,你相信我好吗?她绝对是一个好女人。”季枭寒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奶奶去相信唐悠悠的人品,但是,他觉的,奶奶肯定会喜欢唐悠悠的吧。

就在车队一行回到季家庄园的时候,季枭寒打算安排爷爷奶奶住在山上的别墅。

“我现在想下去看看我孙子孙女!”老太太哪里睡的着啊,都恨不得立即去看孩子了。

季枭寒看了看时间,都快凌晨四点多了:“奶奶,要不,明天一早…”

“就看一眼,就一眼,我不吵他们睡觉的,好不好!”老太太真的等不到明天了,他真的很想现在就看看。

季枭寒知道奶奶年纪越大,就越像个孩子了,说话脾气什么的,都透着一股孩子气。

“好吧,爷爷,你就先休息吧!”季枭寒知道爷爷身体不太好,就只能安排他先休息。

老爷子虽然也想看到孙子孙女,不过,他并没有老太太那么焦急,他只好在佣人的安排下先行休息去了。

老太太满心欢喜的坐着车,下到海边的别墅!

此刻,别墅里只开着几盏灯光,一片昏黄的光晕。

季枭寒和老太太刚下车往客厅走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两个人都很惊讶的抬头,就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站在楼梯口的位置。

紧接着,有一个瓶装的灌子从楼梯的位置,一路滚了过来,直接滚在了老太太的脚边。

老太太弯腰,捡了起来,看了一眼。

季枭寒目光也随着看过去,竟然又是一灌啤酒。

此刻,站在楼梯台阶处的唐悠悠,也没有料到自己做坏事,竟然会被抓个正着。

刚才她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季枭寒对老太太说小心台阶的声音。

把她吓的赶紧往楼上跑,可没想到…这才跑了没几步,她就被台阶绊了一下,手里的啤酒灌也被她随手给扔了出去。

好巧不巧的,就直接滚在老太太的脚边了。

天要亡我啊!

这是唐悠悠的内心独白。

季枭寒一张俊脸也微微绷住,抬头看着呆若木鸡的站在台阶上的可怜小女人。

这么晚了,她竟然又下楼拿酒喝?

而且,还被奶奶给当场逮住了,只怕这一次,很难解释清楚了。

唉,真头痛!

季枭寒抚额,有一种无脸面见奶奶的感觉。刚才在车上,他可是一个劲不停的夸着这个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