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前世今生 8

小说: 你是我的白日星空 作者: 天下为魄 更新时间:2020-02-14 10:25:56 字数:4256 阅读进度:383/536

“可是那里,会多么地寂寞呢。”小男孩缓慢地说出,眼眸里的光彩突然象是被夺走,黯然无光。“而我在这里,为何也是那么地孤独诶。”吶吶自语的小男孩怀念着那个温柔微笑的母亲,心里猛地紧了紧。

“小杰“,小女孩有些稚嫩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蜗,随即她把小男孩脸上不知道何时裸露的泪水轻轻地抹去,“哭哭啼啼像什麽样子。”她学着大人的口吻叱责小男孩,仅爲了他能停止哭泣,像以往那样笑着说话。

没有别的想法。只要他笑了,她也会不由自主地笑。

“奇怪的笨丫头。”小男孩无可奈何地露出苦笑,小女孩看见了他终于笑了,也露出了灿烂的笑意,在夕阳的衬托下,似乎也笼罩了许许光芒,倾撒在她的身上。

看着小女孩的笑容,小男孩也突然地无可遏止地笑了起来,辛酸的笑容中混杂着泪水。他望向那片已经开始消散漂浮的云,眼神坚定。

“妈妈,我并不是只有一个人,我还有她——虽然她是笨蛋,只会哭又很胆小,可是她的笑容很温暖,是爲了我而笑。我很开心,真的。”

而那云朵,仿佛咧开嘴在向他嗤嗤地微笑。

第五天,他们俩坐在树干上晃动着小脚丫。

“喂,丫头,不要把身体都一起晃动了,会掉下来的。”小男孩皱着眉头对小女孩说,手上的动作蔓延着,时刻准备小心保护着小女孩。

“才不会呢。”小女孩不服输地故意将摇动身子的幅度加大。

“笨蛋!”小男孩的话尾音还未结束,树干跨啦一声断了。小女孩的尖叫声跃过耳廓,她的双眼紧闭着,害怕着跌落下地的恐惧。

落地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她疑惑地睁开眼睛。她整个娇小的身躯都被小男孩包围保护着,而小男孩的后背重重地塌在了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小杰小杰……”小女孩笑着摇动着他的身躯,“不要玩了啊,快起来诶。”

“小杰……”笑意凝结在嘴角,双手摇晃的幅度加大。

“小杰……”带抽噎的声音出自小女孩的口。

“丫头…”忽而,小男孩挣扎地站起来,“丫头,我没事诶,你哭什麽呢。”他说完还对小女孩温柔地笑了笑。

小女孩遏制不住的泪水如缺堤地流下,“我以为…我以为…小杰你会死掉,我不要这样子…不要不要…”

混杂着哭声的话语却令人极其感动。

“笨蛋,别哭了。”小男孩伸手抹去小女孩脸上的泪水。可是怎么抹,都还是有新的不断涌出来。

小男孩无奈地笑,他的眼里也有湿润的感觉。

自从被父亲遗弃后,他遇到的第一个会为他哭得淅沥哗啦的人。

第六天,小男孩没有出现,小女孩一个人默默地等待,直到黄昏时被过来寻找的母亲带回家。

回去时的脚步异常沉重,他…到底怎么了。

直到第十四天,小男孩才又重新地出现在小女孩面前。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没有嬉笑,是一脸的凝重。

“丫头,我从明天开始就…”小男孩停顿了一下,“不会再来诶。”

小女孩手上编织着的花环一下子掉落在地,低垂着的脸,让人无法看到她的表情,“是吗。”声音听起来也没有变化。

“那么…我走了。”小男孩转身离去的步伐十分缓慢沉重。

他似乎是高估了自己对小女孩的意义,本以为她会哭得一塌糊涂的,却没想到只是淡淡的一句是吗。自己在她心目中原来只是一个玩伴,没有了一个,可以再找下一个的角色。

这样也好,可以不留下任何牵挂。可是可是,怎么心里却会感觉到不舒服,有种闷闷地想哭泣的欲望。这种心情,好久好久没有感觉过。

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他仍未懂得爱情的表露。就算这不是爱情,她在他心中也占有着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

快要看不见小男孩的背影。小女孩低垂着的头才慢慢地向上抬起。身边的朋友一个又一个地离开她,她从未挽留过谁。为什麽连小杰…连小杰都要离开她,她很不甘心,就算一次也好,她也想为自己好好地珍惜他。

小女孩对着小男孩的背影大声地呼喊,“小杰小杰……江小杰!”一边向小男孩的方向追去。小男孩的头始终没有转过来,脚步也未曾停留过片刻。

“江小杰江小杰,你不要走不要……”一个不小心,小女孩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膝盖上因石粒的摩擦而出现一条条的血丝,她站不起来,眼泪朦胧中男孩的背影似乎已在她的视线内消失,“…离开我”

女孩委屈地放声大哭。父母要离婚了她没有办法阻止;小杰要离开她了她也没有办法挽回,无力的失落感深深地笼罩着她,眼泪不停地滴落在泥土地上,湿润着土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阳光下,一个跑动的人影向女孩这边伸延。小女孩愕然地抬起头,迎接她的是小男孩温暖留恋的笑容。他漫不经心而又带点笑意地说着,“本来想最后再看了一眼,没想到看到一个笨蛋摔倒还在哭着诶。”

他的话总是那么地不近人情。然而他额头上满满的汗珠,心里仍旧在抽搐着的感觉被他掩藏在微笑当中。他不会向小女孩说起当他看到她摔倒在地时,心跳动的频率有多么地切峻,思绪有多么地混乱。

小女孩拍开小男孩扶着她的手,转过脸去不让小男孩看到她哭泣的脸庞。“你不是说要走了吗,为什麽还要回来,你不是已经不管我了吗?你回来干什麽!”

站立不稳的脚步摇晃着。小女孩的表情倔强,小粒整齐的牙齿咬着下唇,看起来分外让人怜惜。

“臭丫头,你到底怎么了啊。”小杰小心扶着她坐下,细看着她膝盖上的伤口,血已经夹杂着草屑灰尘凝固了,轻轻地碰碰,小女孩的眉头也皱皱,他不免感到心疼。“跑这么快干什麽,你看膝盖都伤成这样了。”

象是斥责的语气却带着焦急担心的口吻,看着他与以往无异的神态,小女孩莫名地感到安心的粒子围绕着她,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按捺不住哗哗地流下来。

“呜呜呜…小杰小杰,我不想你走,我想要你一直在我身边…呜呜。”坦率的话混杂着哭声,听起来还是如旧让人心窝感到十分温暖。

“丫头,你不能那么喜欢爱哭啊,不然我怎么能够放心让你一个人。”小杰低垂着脸,若他抬起脸的话,你能看到眼泪划过他的面庞。他忽而脱下手中的暗红色的手链,戴着女孩细弱的手腕上。

“我跟你约定好了,以后我一定会回到这里来的,你要等我好不好?”小男孩的声音虽然还稚嫩着,而这承诺的分量却极其沉重,“我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小女孩不住地点头,伸出尾指与小男孩打勾勾。

“到了那时候,你就会一直在我身边了吗?”女孩恳求般的询问。

“到了那时候,你就是我的新娘了。”小男孩一言一句地说着。

“新娘?”小女孩回忆着妈妈所说的故事中王子与公主最后结为伴侣,一直幸福愉快地生活下去,心中对新娘有了几分憧憬。

小杰看着小女孩脸上渐渐泛滥的笑容,这笨丫头。他却也不禁地微笑了。他想起了在教堂里寄住的他唯一见过的一对贫穷的情侣的结婚仪式,没有客人,没有祝福,没有结婚戒指。在牧师念完长长的祷词后,“yes,ido”他们回答后的相对无言微笑却是那么地动人。

还有那一个定情之吻,神圣得就连自己看了也觉得有光芒在他们身边飞舞,不然他们看起来为何那么地耀眼诶。

“丫头,回家吧。”小男孩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小女孩皱眉了,“可是我想要跟你再多待一阵子诶。”与男孩接触得多,连他的语气词都习惯着出现在自己的话语中。“不要任性诶,丫头。”男孩敲了敲女孩的头。“可是我的脚好痛诶,走不到路了啊。”女孩寻找着理由为着与男孩在一起。

“你不快回家处理伤口,会更严重的。真是的,非要我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小男孩害羞着用手背半掩着脸,头微微侧着,小女孩敏锐地发现那脸颊染上的一抹红,就像枫叶停留在他的脸颊中。

“小杰,你的脸怎么红了?”小女孩突然明白了男孩的斥责都是他另一种关心方式,不免感到暖和,温度适中恰好温暖着未至于滚热。

“才没有!”小男孩辩解,忽然在小女孩面前蹲下身,“上来,我背你回家。”

临到家,女孩进门的时候,恋恋不舍地频频回头望向小男孩。男孩的嘴忽而动了动,“喂。”女孩立即停住脚步,回头企盼地希望他说出“我不会离开了”之类能给予她慰藉的话。

“云梦糖”,女孩的名字缓慢地在男孩的口中说出,“那条手链你不许丢了哦,因为那是我送给你的。”男孩的声音蛮横地响着,若听得仔细,还能听到话语中的笑意。

女孩只是默默地点头。

男孩的笑意渐渐沉匿在嘴角,他终于流露出不舍的表情。“丫头,你不要这种表情,笑一笑诶。”小女孩勉强地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委屈的笑容,眼泪在她笑的同时也划过脸颊,“我以后会一直笑的,所以你要早些回来诶。”

真是笨丫头。男孩在心里默念。然而他却必须与这个对他很重要的笨蛋告别了。一想到以后也许再也看不到她这哭泣让人怜爱的表情,心里也感到郁郁寡欢,怎么也不想再取笑小女孩的爱哭了。

小男孩摆了摆手,转身而去。小女孩忽而大叫,“江小杰!”就在男孩回头的那剎那,小女孩对小男孩露出了一张灿烂的笑脸,即使仍有泪痕挂在脸上,小男孩仍旧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张面孔了。

“我以后都会像这样好好地笑诶,所以小杰你一定要回来。”小女孩一边笑一边说着。

小男孩对着小女孩大声喊道,“笨蛋丫头,我一定会回来的!”

小女孩在笑,小男孩的眼里被泪水充斥。

在小男孩的身影消失不见后,小女孩终于蹲在地面放声大哭,分离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安慰到的,于是沫兰放任她一个人呆在外头,自己在身后默默地看着。她想起了自己和萧蓝的事情,曾经也是这样舍不得离开,最后却也放他走了。

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导致相爱的两个人不能够在一起的“背叛”。

希望梦糖不会有像自己那样的结束,天啊,请保佑她。刚刚男孩感觉有些像萧蓝,是那种的坚定表情还有萧蓝所没有的经历导致的成熟。

小女孩只顾着哭泣,没有留意到母亲手中紧握着的那张复印白纸。

离婚协议书。

已经签上了云远和赵沫兰的名字的有效法律档案,而离婚原因是双方不合,男人与第二个女人有染,且已经生下了孩子。

three

那时候的感情也许并不像韩剧里生死缠绵来得深重,小小的他们只是用他们的方式来守护着这段不知名的感情。也许只是因为孤独而产生的错觉,也许是真的想要一世一生。

无论是哪种,都容不得别人的蔑视,因为他们是真的把彼此刻入了内心。

一阵轻柔舒缓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沉思。

趁着牧师走去开门的那一分钟时间,梦迅速地把自己残留在嘴角的泪痕抹去。眼泪是不允许也羞于被看见的,代表的也仅有懦弱失败。

风吹过窗扉,她感觉到的寒意越发明显了。

她走到窗边,意图把窗子关上。然而一辆长时间亮着车前灯的黑色轿车引起了她的注意。与此同时,踩着通往自己所在地方楼梯的脚步声渐渐地加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