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找到了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2-06 14:47:12 字数:3305 阅读进度:381/393

很快,郡主府内所有熟悉北安城街道的人都出来了,包括王大翠和何淼,一群人分成好几拨在城内寻找。同样的,小满和陆离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东边安放大花灯的地方。

她甩开陆离的手,奋力向前跑,围绕着巨大的花灯转了一圈,都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夜色渐暗,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少,她一路打听着,都没人见到过翡翠。

陆离亦施展轻功跃到一处较为高的楼上,借着花灯的光亮,四处搜寻着翡翠。

但无一例外的,两人都没找到翡翠。

跑了好几圈,问了无数路人,却还是没能找到翡翠的小满累得不得了,她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在原地休息,随着她呼出的热气瞬间消散在,小满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也渐渐沉溺。

说是来看花灯,可翡翠为什么不在这儿?

“小满!”陆离从远处跑过来,皱紧了眉,“翡翠要门就是压根没来这儿,要么就是已经走了,看来我们得去别的地方找她了。”

小满眼眶泛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抓紧了陆离的手,咬唇溢出一丝哭腔:“北安城这么大,我们该去哪儿找翡翠啊?!这么晚了,之前来过这儿的人也都走了,我们该怎么找她?”

她现在心里又气又悔,气翡翠这个不安分的性子,也悔自己当时没能将翡翠也一起带走。

“小满,你先别哭。”陆离弯下腰,温柔地将女人的眼泪擦去,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翡翠整日和你在一起,在北安城绝对没有仇家,再者说,她一个小丫鬟,身上也没多少银子,应该也不是有人为了求财。”

听到这儿,小满忽的哭了出来,“可...可翡翠毕竟是个姑娘家,万一有人、有人看她生的貌美,心生不轨怎么办?陆离,我该怎么办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小满已经理智全失,她现在又着急又后悔,还有些许的愧疚和愤怒,总之,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早就让她站在崩溃的边缘了。

幸而陆离内心强大的很,他按住小满的肩膀,不断的安抚:“你放心,我已经让车夫回府报信,暗卫和其他下人也应该都出来帮忙寻找翡翠了,北安城就这么大,人迟早都会找到的。”

小满还在抽抽搭搭的捂着脸哭,瘦弱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加之天气又冷,周围格外的寂静,愈发将捂着脸哭的小满映衬的单薄而可怜。

陆离心疼不已,一边揽着对方的肩往前走,一边安慰:“翡翠机灵,即便真的遇到了什么不测,那也能应付过去,再者说,只要翡翠一提你的名字,即便有人心怀不轨,那也不敢欺负她,你说对不对?”

“嗯,我...我知道。”小满吸了吸鼻子,还是难受心慌的很,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害怕担忧,她一个劲儿的颤抖,声音也打着颤:“陆离,我、我们现在该去哪儿找她?”

能看得出来,小满在努力让自己平静、镇定下来,虽说身体还不能完全的受控制,还在不住的哆嗦、发颤,但她的情绪却已经比最初好多了。

陆离搂紧对方,说道:“我们先去翡翠常去的几个地方看看,然后联系一下暗卫,看看他们那边有没有线索。”

“嗯,我知道...知道翡翠经常去什么地方。”小满正在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好能跟上陆离的想法,能够帮上对方的忙,也是为了能够尽快的找到翡翠。

“小满,我陪着你,我们总能找到翡翠的,别担心。”陆离安慰。

毕竟一个对本地毫不熟悉的女孩子,独自走失在城内太危险了。

两人离开东边,小满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而后开始回想翡翠认识的那些地方,除却常去的几个胭脂铺,还有经常往来的灏逸轩、张府等等,翡翠好像没有其他认识的地方了。

可如今这个时间,胭脂铺和灏逸轩应该早就关了门,而翡翠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张府......

思来想去,小满捉摸不透,烦躁和心中的数种情绪一起发作,鼻尖的酸意一拥而上。她忽的停下脚步,直接钻进男人的怀里,呜咽哭泣:“我不行,我...我想不起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

“别着急,既然想不到翡翠可能去哪儿,那我先去联系暗卫。”

陆离的话音刚落,不远处忽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中,脚步声尤其明显。

“谁?”陆离警惕的低喝。

“主子!”暗卫首领出声,而后加快脚步上前,拜见两人之后,说道:“我们找到翡翠姑娘了!”

小满登时精神起来,她忙从男人的怀中钻出来,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哪儿?她在哪儿?没事儿吧?你们在哪里找到她的,她现在没事吧?”

暗卫忙道:“回禀夫人,翡翠姑娘很安全,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小巷里。她之前来东边看花灯迷了路,不知怎么着就走进了那条巷子里,她在巷子如何也走不出来,所以才没能回去醉仙楼。”

原来是这样,只要翡翠没事就好,小满轻舒一口气,紧绷的情绪彻底放松。

“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就先回去吧。”陆离说道。

暗卫拱手应声:“是!”

夜已经深了,小满和陆离匆匆忙忙地回到府中,刚一进门,翡翠便着急忙慌地迎上来,没等小满说话,她便噗通一声跪下,不断的磕头请罪,说着说着也哭了起来。

小满原本还想教训对方几句,但刚说没两句就也掉了眼泪,主仆二人哭成一团。

见状,陆离先低声吩咐暗卫和其他帮忙寻找翡翠的人去休息,而后,他提醒二人还是先进屋再说,小满这才松开翡翠,往卧房的方向去了。

厅内已经燃起暖暖的炭盆,陆离进屋后安慰小满几句,便转身出去找望舒了。

屋内的小满拉着翡翠在软塌旁坐下,什么都没说就先叹了口气,说:“我本还想狠狠地斥责你一通,好让你长长教训,下一次不要随便离开,可一看到...哎,算了。”

“是翡翠不好,让夫人这么担心、难过。”翡翠抬手用袖子擦去眼泪,咬着唇,微微低垂着头,“都是翡翠的错,我下次再也不随便离开夫人了,再也不贪玩了。”

当时在那个小巷中如何也走不出去的翡翠,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她也曾大声呼救过,但奈何当时外面的街道吵闹的很,根本没人听到她的呼救声。

后来,寒意来袭,再加上长时间的嘶喊使得嗓子疼的不得了,翡翠只得稍作休息,蜷缩在小巷的角落里。

当时的翡翠绝望至极,心中将自己痛骂了千万遍,同时也开始想念小满、珍珠,还有上京,她还以为自己就要死在那条漆黑的看不见头的小巷子里,再也没办法见到往日的朋友,没办法回到上京。

听着翡翠说这些遭遇,小满心疼的不得了,哪里还舍得斥责对方。

看着小满眼中含泪,眼尾红红的模样,翡翠不想让对方为自己担心,故而主动扬起个笑,说道:“不过还好,我安安全全的回来了,又见到了夫人,还能暖暖和和的坐在这儿。”

“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小满好奇问道:“你不是险些在巷子里睡着吗?他们是怎么发现你的,还是你听到了动静,主动呼救的?”

说到这儿,翡翠没由来的红了脸,也扭捏起来,吭吭哧哧的半晌没说回答小满的问题。

见状,小满愈发好奇,追问:“这是怎么了?翡翠,你倒是说说啊,当时到底是谁救得你,你又是如何获救的?那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她已经想好了,即便翡翠手头上不富裕,没办法感谢对方,她也要那些银钱去奖赏那个人,毕竟翡翠如今能安全做在这人,那个人功不可没。

翡翠扭扭捏捏,甚至于还红了脸颊,扭捏了半晌才小声嘟囔:“是小七。”

小满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但很快,反应过来的小满又扬起笑,而后凑近,侧身看向几乎要将头埋进地里的翡翠,笑道:“当时到底怎么回事,小七怎么发现你的,翡翠,你就告诉我呗。”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早在郊外的时候,因为自己和珍珠经常进城,所以温室只能由翡翠和小七来照顾。

这么长时间过去,两人的关系如何,小满倒是没印象,只依稀记得两人经常吵闹,叽叽喳喳烦的很,她当时还让小七不要欺负翡翠,可没想到两人早就......

“夫人,反正我都回来了,您就别问这些事情了。”翡翠顶着通红的一张脸,素来直言不讳的她此时却声若蚊蝇。

小满见状愈发好奇,她干脆从软塌上起身,直接蹲在翡翠面前,小声问:“翡翠,现在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还不想告诉我呀?等到哪一天小七登门提亲,你还想瞒着我不成?”

等门提亲四字一说出来,翡翠不由用双手捂住脸,“夫人,您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