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慕容逸晨的身份

小说: 农门医香:妖孽爹爹,来种田! 作者: 雨天意境 更新时间:2019-05-01 13:59:40 字数:2329 阅读进度:766/1057

夏以若想到慕容逸晨的身份,就想着怎么将这男人为她所用!

这身旁要是多了个顺风耳,那也挺好的!当然了,要是再来一个千里眼就更好了,夏以若想的倒是有一些美了。

夏以若又给慕容逸晨递了一块蛋糕,看着一大盆的蛋糕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夏以若一脸的无奈,实在很难想象的到,一个男人竟然会这么的热衷于甜食!

“慕容逸晨,你干嘛把自己弄的脏兮兮的,实在是邋遢。”夏以若继续了解关于慕容逸晨的事情了。

三个孩子看着一脸无辜的夏以若,又看了眼蠢萌的慕容逸晨,一阵唏嘘,只怕也就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被娘亲套路了吧!

夏以若要是知道,肯定要反驳一回了,她怎么就只能套路这样的傻小子,她套路聪明人也是妥妥的好不!

慕容逸晨吃蛋糕的手一顿,“因为哥哥不让我以真面目视人啊。”

“为什么呢?”夏以若轻声问道。

“哥哥不让说。”慕容逸晨摇摇头,一副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

好吧,看来还是没有傻到无可救药。

“我听你开口闭口都是哥哥的,那你这个哥哥是不是很厉害啊?”夏以若问道。

慕容逸晨那双眸子顿时溢出了泪水,那突如其来的情绪让夏以若一阵无语,这人的泪腺这么发达的吗?眼泪要不要掉的这么快,真的是眨眼的功夫就掉下来了。

“好好好,我不问我不问。”夏以若无奈的开口,省的被别人以为她欺负人家。

实际上,她怎么欺负人家啊,这家伙的块头可比她要大啊!

所以这么个大男人哭,实在是让人有些无法忍受了。

慕容逸晨的眼泪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不,夏以若才刚说完这句话,慕容逸晨就把眼泪憋回去了,开始继续津津有味的吃蛋糕了。

夏以若当真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啊!

不过,夏以若也懒得再套路了,反正宴会结束,这个男人会主动告诉她的!

一般来说,找她都会是治病救人,而这个男人并没有带着病人而来,可想而知,那病人已经病入膏肓,无法行走,她到时候一定需要一同前往了。

到那个时候,她就能够知道所有的了。

慕容逸晨的胃似乎非常的大,这一排的蛋糕被他解决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因为有服务员一直补充,只怕所有人都要瞪死慕容逸晨了。

他们之间很多人很少有机会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所以他们是吃这些精致的糕点吃到饱啊。

再说君衍沧那边,终于成功的让尉迟墨和王栽跟头了,当即就迫不及待的来到夏以若跟前,一把将夏以若捞进怀中,不顾所有人错愕的神情,去风逸飞那里登记相亲对象成功找到的记录,然后再领取一块宣誓是情侣的牌子。

风逸飞看着这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嘴角微微一抽,他今天登记了这么多对,绝对是第一次登记男男情侣,虽然,实际上并不是男男,但是,现在夏以若的身份就是凤祁公子啊!

风逸飞明显听到一堆女人心脏碎裂的声音。

那可不,就连风逸飞都有些心碎的感觉,这两个男人都贼优秀啊。

君衍沧一个冷若冰霜的眼神杀过来,风逸飞吓得一个哆嗦,连忙给君衍沧和夏以若雕刻情侣牌子,之后参加任务,就需要用到这块牌子呢!

夏以若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君衍沧手中小巧的情侣牌子,一副我还没玩够的表情,她还想多泡泡几个漂亮妹子啊!

君衍沧充满危险的眼神看向夏以若,夏以若顿时就怂了,她可不想明天早上起不来床……

赫连琳琳看调戏自己的凤祁公子被收了,额,虽然是被男人给收了,但是,心情还是倍儿的爽,这凤祁公子,就只配当个小受,还想调戏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

尉迟墨和王赶回来的时候,君衍沧已经拿着那块情侣牌子不断地在空中抛着,一副你们还是输了的欠揍表情。

尉迟墨更是一脸的阴沉,果然不管是夏以若还是凤祁公子,他都是晚了一步吗?!

当真是好不甘心啊!

王一脸阴沉沉的看着君衍沧,那殷红如血的双唇微启:他,我要定了!

看着王的唇形,君衍沧不屑的冷哼,就请他这不男不女的模样,还想和他拼?!

夏以若趁机溜回盈儿三个孩子身旁,跟着三个孩子一起嗑瓜子看宴会上男追女,女追男的好戏。

“为什么没有男孩子啊?”盈儿可怜兮兮的看着夏以若,她也想挑一挑嘛。

“噗。”夏以若差点被自己的瓜子给噎到了。

“盈儿啊,你还小,可不急着找夫君啊。”夏以若苦心劝说,到底谁教的盈儿,她非要狠狠打她的屁股。

不远处的夏以玉莫名的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疑惑的看了眼周围,奇怪,这是咋么回事啊?

算了算了,不管那么多,肯定是有人嫉妒她发育良好的小屁屁,顿时又腻歪进夏墨风的怀中了。

似乎刚才北鸢苓的事情对他们完全没有一丝的影响!

当然了,就算北鸢苓没有惹怒他们,而是决定忍气吞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不断插足,夏以玉也相信自己和墨风哥哥的感情不会有影响的!

夏以玉并不是很相信自己,而是她相信夏墨风,这个男人一直以来给她的安全感和温柔!

盈儿咬着手指头,说的很有道理,“不会啊,盈儿要从小培养一个好夫君出来。”盈儿那双眸子亮晶晶的。

这让磊儿和无忧好受伤,“盈儿,你不要哥哥们了么?”

看着捂着胸口一脸痛心的磊儿和无忧,盈儿当即就心软了,“盈儿不要夫君了,盈儿只要哥哥!”

“这可是盈儿自己说的哦。”磊儿和无忧同时露出狡黠的笑。

“嗯嗯,是盈儿自己说的。”盈儿猛点头,夫君有什么好的,还没有哥哥好呢!

夏以若摸了摸磊儿和无忧的小脑袋,不错不错,从小培养妹妹,让妹妹以后不会被随便一个男人给勾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