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慕容逸晨

小说: 农门医香:妖孽爹爹,来种田! 作者: 雨天意境 更新时间:2019-04-27 13:10:11 字数:2238 阅读进度:764/1057

夏以若之所以这么撮合众人,主要也是想搅动一下如今的局势,更为将来她所希望的太平盛世做一个铺垫!

即便不能完全消除身份的歧视,那也能够减少歧视!

“唔,娘亲,为什么他们都喜欢带着一个面具呢?”盈儿小声的在夏以若耳旁说道。

夏以若笑了笑说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人猜不透他们的内心。”

“啊?可是为什么盈儿都能看的出来他们在想什么啊?”盈儿一脸的惊讶,似乎觉得那些人是一群毫不搞笑的小丑,明明没有那个逗笑别人的能力,却还是急切的想表现自己。

夏以若轻轻一笑,“那是因为我们盈儿心如明镜一样。”其实,也是因为无忧吧,若说带面具的能力,只怕没有人能够比得过无忧了,盈儿长年累月的在无忧这里得到锻炼,又怎么可能看不透其他人的面具呢?

不得不说,她的这三个孩子都是天才,天才的让她这个娘亲都自愧不如啊!

“喂!”突然,一个不客气的声音插了进来。

夏以若疑惑的望了过去,结果看到的是一张被煤炭涂的黑漆漆的脸。

夏以若一脸黑线,“你谁啊?”

不过,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那人一脸的愤怒,指着夏以若那个悲愤欲绝,“你……你竟然不认得我!”

夏以若挑了挑眉,“我应该认识你么?”笑话,她为什么要认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那男人似乎被夏以若给气到了,一副怒不可歇的样子,可是又找不到什么话来咒骂夏以若。

看着这个男人急的不行的样子,夏以若“噗呲”的笑出声了,她可算想起来这个男人是谁了!

那一双纯洁无瑕的眸子让夏以若立刻就想起来了,在这个宴会上还能够有如此清明的双眸,只怕也就只有宴会开始之前遇到的那个被她连累的男人了!

这男人那一身破旧的衣裳已经换上新的,只是那一张脸依旧让人看不清容貌,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隐藏起来的,不过,说起来,这个男人当真是纯萌的可以,纯萌到连一句骂人的话都骂不出来。

如今这世界,哪怕是一个小孩儿,也是会骂人的,可是这个男人明明很愤怒,很想骂人,可是连一句骂人的话都骂不出来。

“哼!”那男人一甩脑袋。

“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夏以若问道,她倒想看看这个男人是蠢萌了多少年了。

让夏以若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回答夏以若的所有问题了,“我昨天刚好二十了,刚好成年了,我哥哥说我可以娶媳妇了,我叫慕容逸晨,家住在……唔,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不过,那里四处都是山,可美了,要不是因为有事情需要出来办,我都舍不得出来呢。”一说到自己的哥哥和家,这男人就露出一抹欢喜的神情。

夏以若一脸的了然,也难怪这个男人会有这副纯净的模样,从小都住在山里,没有接触外人,也难怪能够保持这一双纯净无暇的双眸!

但希望这双眸子可以一直这么的清澈!

“慕容逸晨啊……刚才可有受伤?”夏以若突然想到这个男人刚才被君衍沧给扔出去了,君衍沧扔的力道可不小啊,没摔成残废,只能说是这个男人运气好。

不,还有就是这个男人武功不凡!

夏以若看向慕容逸晨的眸子带着笑意,这个男人,或许与那隐世家族慕容家族有关!

虽然,并不是所有姓慕容的人都是隐世家族的慕容家之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以若就觉得这个慕容逸晨就是隐世家族的人,只是,为何这般纯净,那就让人不得而知!

如果说,这纯净只是他迷惑他人的一面,那只能说,这个男人掩饰的非常好,好到让人觉得惊心胆颤!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最没办法全部掩藏起来的,如果,一双眼睛都能够被掩饰到一丝其他情绪都察觉不到的地步,那只能说,这个人的能力已经达到让人震惊的程度!

“你试试看被一群疯女人抓,会不会有事。”慕容逸晨没好气的瞪着夏以若,他的生气似乎也就局限在瞪眼睛上面了。

看样子君衍沧刚才那一击,对这个男人完全造不成威胁!

这男人武功果然不凡啊!

盈儿在一旁偷笑着,她突然发现这个叔叔好好玩哦。

“这件事是我的错,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情补偿,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触犯我的底线。”夏以若很少对别人做出承诺,可想而知,这个男人是有多大的殊荣呢!

“真的吗?”慕容逸晨欣喜若狂,激动的想要抓夏以若的双手,却被磊儿给打断了,开玩笑,爹爹可是有交代他的,一定要帮爹爹看好娘亲,如果做的好的话,爹爹就会答应他一件事情呢!

之前这个男人抓到娘亲的手,他来不及阻止,但是这回,他可成功阻挡住了。

果然,磊儿接收到自家爹爹赞赏的眼神,顿时那个骄傲啊!可以向自家爹爹提一个要求了呢!

嘿嘿……

磊儿阴阴的笑着。

慕容逸晨一脸疑惑的看着突然挡在他和夏以若之间的磊儿,“这是你儿子?”

要不是因为那双眸子没有半点其他情绪,夏以若可能真的以为慕容逸晨是知道她真实身份的!

实际上,是慕容逸晨的消息太封闭了,完全不知道山外的大事。

“这是七王爷的儿子。”夏以若淡淡一笑。

“他们真可爱,而且,和你好像呢!”慕容逸晨露出一抹欢喜的笑容,似乎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对劲,

“不要用可爱这两个字来侮辱我。”磊儿一脸的嫌弃。

这个男人不但长得蠢,还说这种愚蠢的话,当真是从里到外都让人嫌弃啊!

“可爱怎的就是侮辱了?我哥哥,姐姐,妹妹,都说我可爱呢!”慕容逸晨一脸的不以为意,还一副很自豪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