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一切安好

小说: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 作者: 枫林静晚 更新时间:2019-10-08 22:52:24 字数:2251 阅读进度:630/630

“廷儿廷儿……”

陪着太后进来的是越子煜。

“皇祖母,廷儿没事!”

太后坐到床边,握上越云廷的手,眼泪却是瞬间滑了下来。

看到越云廷,她的心就疼了起来。

对于越浩宁,她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可惜,为时太晚,能保下他的命,已属不易,所以,她便亲自照顾着越云廷,她将对越浩宁的爱便转到了越云廷的身上,只是先皇的身子已到了穷途,她更没有想到,先皇一走,越云廷便离京,一走,便是多年。

她知道他的不易,更知道,他离开是为了什么,她心疼他,如今重伤月余,她每日都在祈祷,祈祷先皇保佑她的长孙,早日康复!

“廷儿……皇祖母担心死了……”

“对不起!”越云廷心揪着。

太后拍拍他的手,“皇祖母不多求,只要你平安就好!”

一旁的越子煜,扬了笑,“大哥,你一定要按时吃药,快些好起来,煜儿陪你一起去波厮,煜儿向你保证,一定救出三妹妹!”

越云廷看着他,虽然一时没有想明白,在越子煜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可却点了头,至少不能让太后担心。

——

波厮

麦子看着妙天,“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怕吗?”

妙天放下手中的书,挑起嘴角看着她,“我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不过,你以为,他会认不出来吗?”

然,原来清脆婉如黄鹂的声音,此时却暗哑如七十老妇。

“呵呵……至少,你那条尾巴没有认出我是假的!”麦子伸手摸上自己的脸,“夏侯妙天,我会让你看着,越云廷与我如何幸福的生活!”

麦子伸手一把扯过妙天,对上了屋子里那面大大的镜子。

“啧啧啧……就你这幅鬼样子,仍到大街上估计连乞丐都不会多看一眼!”麦子一脸嫌弃。

镜子里,妙天的双眼刺红,脸上更是一块又一块的浓泡,头发枯黄,跟个鬼也差不了多少!

这哪里还是以前的夏侯妙天?

而麦子,那明明是碧蓝的双眼,金黄的头发,此时,却成了妙天的眼,妙天的发,就连那一张脸,都跟原来的妙天,一模一样!!

妙天冷呲,“别人嫌弃不嫌弃与我何干!当然,如若他分不出你我,他便不是你我终情的越云廷,可我怀疑,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女人,真的有情吗?”

麦子回手一甩,妙天被她扔到了床上,随后欺身而上,“我会要你生不如死!”

妙天躺在床上,并没有反抗她,看着身上的麦子,“生不如死,呵呵,我相信你做得出来!毕竟如今的我,过的便是这种日子不是吗?”

麦子冷笑,“这才哪到哪……”

随后冷冷一笑,捏起了妙天的嘴,手中一包药粉,便想倒进去。

“再来一剂,你的身上也会开始流浓……”

“咚咚咚……公主,皇上要见夏侯小姐!”

麦子目露冷茫,收起药包,“过几天再来喂你!”

随后起身整整身上的仪容,“夏侯妙天见过波厮皇……”

妙天冷笑,“你装的再像,也不过就是骗骗傻子而以……”

麦子冷哼,转身就走!

“咳咳咳……”妙天随后咳了起来。

心头那阵阵的疼痛,让她卷起了身体,她的心好疼。

越云廷教她的内功,如今都不能用了,因为只要一用,她心间便会血气上涌,全身疼痛不以!

身体赢弱的妙天,此时卷在床上,是那样的孤独,那样的可怜,默默的留着眼泪。

越云廷,你不会让我失望,你能认出,那不是我,对吗?

——

“妙天!”

越云廷从噩梦中醒来,满身都是冷汗,大口的喘着气,双眼更是崩射出冷茫。

“爷……”童宪跑了进来,看到越云廷脸成死灰,唤了一声,并倒了水递了过来。

越云廷的双眼闪着戾气,那个梦是那样的真实,真实的他紧紧的揪住了心。

梦里,他看到妙天满身佝偻,满身的伤痛……

闭了闭眼睛,他的心很痛,很痛……

自从越云廷醒来,已连着做了几晚的噩梦了,他总是梦到妙天凄惨的模样,虽然极力在说服自己,那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可是越云廷还是坐不住了。

“要走也要叫上我啊,至少途中你伤口裂开恶化神马的,不会提前去见阎王!”云如意端着药碗进来,就看到越云廷收整好,准备离开的意思!

越云廷撇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云如意扔了手里的碗,长叹一声,“唉,我这操心的命啊!童宪,备马!”

一声高呼,三人打马离开了京城,直奔波厮而去!

——

“爷,收到波厮传来的消息了……”

童宪将收到的消息递给越云廷!

越云廷捂着胸口,扯开字条,上面的内容却让他挑起了眉头!

一切安好!

只短短四个字,不但没有让越云廷放心,反而更加紧张了!

“怎么了?”云如意凑了过来。

越云廷就手将字条扔给了他。

“一切安好?这怎么可能?”云如意哇哇大叫,瞥到越云廷看他,急忙道,“不是,我不是不希望三小姐一切安好,只是,只是以麦子的心狠手辣,安好,好像不符合她的性格?更不要说,三小姐爱你,麦子怎么会容忍她!”

越云廷却拿起了笑,写了几个字,交给了童宪。

云如意摇了摇手里的羽扇,看着越云廷那跟死人没有差别的脸色,悠悠的说道,“把衣服脱了吧……”

越云廷瞪了他一下,倒是起身解开衣服坐到了床上!

“啧啧啧,我就说得裂开恶化吧,唉!我这万金难求的灵药,都被你这么浪费了……”云如意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里面的白色粉末,覆在越云廷的前后伤口上,之后又给他包起来。

天气本就炎热,伤口自然不愿意恢复,更不要说,还是前后穿透的伤,如今他还有一口气,云如意嘴上虽然说的恶毒,可是心里却佩服他的毅力!

越云廷穿好衣服,难得的送了他一句,“到现在还能裂开,只能说你的医术,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