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6、第九场

小说: [剑三]你击杀了极道魔尊 作者: 唐花花 更新时间:2015-03-15 14:29:11 字数:3708 阅读进度:36/44

黑手党的三个人都没想到能在竞技场里碰上风逝。

不入轮回忍不住吹了个口哨,白露也在近聊频道里打了个招呼:“YO~~~~~~~”

风逝那边的人都不认识白露,只当是这回碰上的对手太热情奔放,对这招呼没有任何反应。

花间一壶酒帮里的那群人都是专注PVP三十年的老手,尤其是现在队里这几位,都是帮里精英中的精英,若按他们之前的分数段来排,是断不会被系统排上叶谷雨这种低分队伍的。

风逝转服过去之后就提出想打竞技场,花间一壶酒听了二话不说便拉来帮里一票高手帮忙。要组新队就必须退掉旧队,连着以前好不容易打上去的分数也要放弃,所以在这件事上花间一壶酒不仅自己牺牲颇大,还连带着欠了帮里许多人情。

就是因为这件事,“老板娘看上大神”的绯闻才开始在帮里甚嚣尘上。

面对众人调笑,花间一壶酒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态度暧昧,风逝也不好站出来澄清,当众给一个姑娘难堪。

帮内亲友有心撮合,冲着花间一壶酒的面子组了这个新队伍,今天是第一次下场,习惯了对决高分队伍的他们都有些不适应,实在是因为被系统匹配到的对手都太弱了。

这边的指挥是气纯“黑鸟大少”,他只略略看了一下对面的配置和装备,就在YY里下了结论:“又是个新手队,5V5居然用单奶,还是万花奶。”

一步杀十人笑了:“你可别看不起万花奶啊,我们这大神要怒的。”

黑鸟大少呸了一声:“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是大神啊?”

一步杀十人刚跟风逝打了几场,对他的操作很是满意,便顺口聊到:“风逝吧我真挺佩服的,就这230和255混搭的装备居然能打成这样,相当的牛逼啊。”

鹤顶红也表示赞同:“是啊,之前老板娘跟我们说你不怎么玩PVP,要我们带一下,结果进队一看,高手啊!”

风逝默认了大家对他操作水平的评价,只换了个角度谦虚道:“我PVP装备不行,多亏大家帮忙才有的打。”

一步杀十人突然又起了调笑之心,痞声痞气道:“帮忙那是必须的,老板娘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花间一壶酒见风逝不给反应,连忙站出来撇清,可语气里却是藏不住的笑意:“你少来胡说。”

顿了顿又觉得自己太不矜持了,岔开话题道:“废话那么多,赶紧刷好buff开打了。”

一步杀十人抓了个漏,继续调笑:“哎哟,刷buff关我们DPS什么事啊,你跟大神挥挥手,想刷几遍刷几遍嘛~”

黑鸟大少也笑:“就对面这种新手队,随便打打,不用太认真。”

对于他们这种随时随地的起哄,风逝只能一贯的保持沉默。

在开场的准备时间里,鹤顶红顺手点开对面的装备一一查看,最后惊讶的叫了一声:“哟,不全是新手嘛,这个藏剑的装备相当极品!”

黑鸟大少也注意到了,随口轻描淡写的说:“那就先把他干掉吧。”

风逝在心里默默替某人默哀了三秒钟。

若是按照正常打法,竞技场里肯定是优先解决奶妈或者对方短板人员,断没有优先干掉对方装备优势的DPS的说法。只不过黑鸟大少等几人连续多场碰上伤不起的新手队,现在完全失去了安排战术的兴趣。

此时的叶二少还不知道自己已然成为了对方的开场焦点,他愤愤的看着台子对面的风逝,在YY里冷声道:“集火那个万花!”

白露和不入轮回不约而同的在队伍频道敲出一排“……”,以示无语。

黑手党的人自然是知道叶谷雨反常的原因,但是另外两人散人不知道。毒小七是花生牛奶的亲友,听着叶谷雨一路嘲讽过来,早就忍了一肚子气。花生牛奶为人比较弱气,不敢反抗,但毒小七却是个有脾气的妹纸,前几场碍于叶谷雨指挥得当,实在揪不出错漏,这下听到他要集火万花,当场就顶了回去。

“我看还是先去逼气纯交无敌吧。万花么,反正放着不管也奶不起。”

叶谷雨当没听到,继续说:“上buff,准备开了。”

倒计时结束,叶谷雨一马当先冲进了敌阵,直奔风逝而去。

按照主流打法,藏剑就是个没人控没人打的职业,除了队里有天策在的情况,他一般都能活到最后。可这次对方的反应却让叶谷雨非常意外,他刚冲进敌阵就被对面的DPS集火了。

尤其是对方的气纯,开足了火力一顿胖揍,内防低的藏剑差点当场就跪。

白露反应极快,冲进战圈放了个“帝骖龙翔”,敌方被群定。叶谷雨得了喘息之机,立马退回后方,花生牛奶也难得的没有犯二,及时冲过来给他糊上一个“春泥”。

“奶好我!”叶谷雨见自己血线已被抬满,便大吼一声,又冲向风逝。

黑鸟大少几个人都是一愣,这藏剑是傻啊还是呆啊还是二啊?刚刚险些掉命,好不容易跑掉了怎么又回来送肉?

黑鸟大少原地不动铺好气场,其他几个人也都静静待命,一副要打阵地战的架势,好似蜘蛛张开了大网就等猎物送上门来。

风逝微皱了眉头,把当前目标切换到叶谷雨身上。他看着越来越近的双方距离,略一沉吟,就反身向后使了个“聂云逐月”。

众人无语……

风逝居然跑了。

黑鸟大少几个人都有点摸不清风逝的意思,但是当前形势又容不得他们细想。敌方的其他几个人眨眼就冲到了面前,双方顿时混战在一起。

风逝脚下生烟向场后的柱子跑去,叶谷雨紧咬不放,步步紧逼。

于是现下的场面就变得有些诡异:主战场里八个人打得难舍难分,风逝溜着小黄鸡在外围的几个柱子间反复绕圈。

花生牛奶有点懵。

叶谷雨冲去追风逝的时候曾嘱咐她奶好自己,于是她便很听话的跟在后面,可跟了一半她就发现自己是多余的:一个藏剑单挑奶妈,压根就没有性命之忧!于是她犹豫了一下,就擅自做主退回了其他人混战的场地中央。

她这一个犹豫,血没来得及加,毒小七率先就挂了。

黑鸟大少眼光甚毒,当下就看出花生牛奶不顶用,在YY里指挥其他人转换目标,三下五除二又把这个小奶花给切了。

白露和不入轮回这边失去了唯一的治疗,也坚持不下去,没过多久也相继壮烈扑街。

场上形势简直是一边倒。

黑鸟大少几人解决掉主战场的敌人,便把目光转到对风逝异常执着的叶谷雨身上。

“我还以为这藏剑是个高手呢……”同为藏剑的鹤顶红微微叹气以示惋惜。

黑鸟大少一笑:“应该是个高手,看这样子连风逝都被追的很吃力。”

花间一壶酒对他死咬风逝不肯回援队友的“战术”甚表疑惑:“这高手的脑回路有点诡异啊……”

一步杀十人默默望天:“可能……他单挑比较强,群架比较菜?”

几个人围观动物园大猩猩一般,停在场中央看着坚持不懈满场绕圈圈的两人,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这场战斗到此已经毫无悬念,于是黑鸟大少按了个“V”,蹲下打坐。

[附近]黑鸟大少:老鹤上吧,我们休息一下。

[附近]一步杀十人:嗯,还是你们同门相残一下吧,我们围观。

[附近]鹤顶红:……

[附近]花间一壶酒:你们真是太坏了~

屏幕中间的这几排白字刺痛了叶谷雨的眼,他看着那群人一副旁观看戏的样子,突然就觉得挺没意思。

藏剑号突然停了下来,风逝见他不追,便也不再逃。

此时,叶谷雨的目标是风逝,风逝的目标是叶谷雨,两个人遥遥相望,都没了动静。

只是一瞬的沉默,叶谷雨突然就把当前目标切成了花间一壶酒,一个“鹤归孤山”把自己砸进了打坐回血的四人中间。

重剑擦着花间一壶酒的身体,硬生生砍下半管血来。

花间一壶酒反应极快,立刻就开了减伤给自己甩上大加,旁边看戏的三个人也及时回援,技能全开,三下五除下就把这不肯死心负隅顽抗的藏剑戳成了筛子。

至始至终,风逝都静静站在一旁看着,没有任何动作。

视线灰掉的那一刻,叶谷雨忍不住有些愤怒。

他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正常的游戏竞技,但只要一想到对面的人是风逝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屏幕中央跳出本场的最终积分,系统提示他即将被传送出竞技地图。

叶谷雨没有点下确定,一直等到倒计时结束。

“叶谷雨你什么意思啊?”YY里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正是毒小七。

叶谷雨语气不善的反问:“我怎么了?”

毒小七早就被他气得一肚子火,这回抓住了话头岂能轻易放过。她开了麦阴阳怪气的一笑:“你怎么了?你是觉得自己很牛逼咯?”

叶谷雨懒得跟她打嘴仗,只淡淡答道:“是啊,比你牛逼。”

毒小七声音提高八度:“不会指挥就别乱哔哔。”

“我不会指挥,那你来?”

“怎么?就许你开口闭口的骂别人水货,不许别人骂你啊?这场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会输?”

“看不惯你可以走。”

系统提示:[毒小七]退出了队伍。

刚刚好,打了九场。退得真是时候。

叶谷雨冷笑一声,转头问花生牛奶:“还有一个呢?要走就赶快。”

作者有话要说:高呼吾名——唐粗长!

感谢大家的手榴弹和地雷!!热泪盈眶!

张小间扔了一个手榴弹

沙塔扔了一个手榴弹

11903468扔了一个手榴弹

风烟沐澄扔了三个地雷

十八婧扔了二个地雷

莫小也扔了一个地雷

香菇不可以吃扔了一个地雷

飞扬的幽静扔了一个地雷

离淑扔了一个地雷

乄.曼妙つ扔了一个地雷

夜宵扔了一个地雷

叶月千寻扔了一个地雷

唐门一小炮扔了一个地雷

小船。扔了一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