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好一个一笔勾销!《第五更》

小说: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 作者: 枯崖雨墓 更新时间:2018-09-13 13:06:48 字数:2800 阅读进度:759/2403

<>最快更新逆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七百五十九章好一个一笔勾销!

谭云望着宇文丰君,突然笑了起来,“您不愧是执法大长老,将祖师爷定下的宗规记得如此清楚。雅文言情.cc”

“证据吗?”谭云突然收起了笑容,“好,本圣子给你证据!”

话罢,谭云扫视着三十名黑衣蒙面人,沉声道:“把你的贼脸给我露出来。为首的,你来告诉执法大长老,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你们今日凌晨做了什么!”

三十名蒙面黑衣人,立即将遮挡容貌的黑纱扯了下来,露出三十个在场所有人熟悉的面孔!

所有人都认得,三十人正是圣门执法弟子!

被踩在脚下的宇文志,感到事情不妙,额头上沁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宇文丰君一张老脸,顿然大变,不祥的预感自心间油然而生。

这时,为首的执法弟子,如实道:“四年半前,执法圣子宇文志,派人杀谭云结果都死了。于是,宇文志又派我们,在谭云返回宗门的必经之路上截杀谭云。”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老天!这次宇文志完蛋了!这犯的可是死罪!”

“是啊!不过也不能这样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谭云栽赃宇文志……”

“……”

耳畔盘旋着众人议论之音,宇文丰君大喝道:“都给老朽闭嘴!”

立时,十数万人鸦雀无声。但九脉弟子、坊城商铺管事,皆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此刻,谭云敏锐的捕捉到宇文丰君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雅文言情.cc

“不行,老朽必须将三十人处死,否则,志儿在劫难逃!”宇文丰君暗忖此处,突然,怒不可遏的指着三十人,“你们胆敢联合起来,栽赃你们圣子……”

不待宇文丰君话罢,便被谭云冷笑截断,“执法大长老,本圣子相信您在事情未调查清楚前,断然不会当众杀人灭口吧?”

“本执法大长老做事,你区区一个圣子能管得了吗!”宇文丰君话音甫落,谭云突然开口道:“执法大长老,本圣子好意提醒您一句,你敢杀人灭口,你会追悔莫及!”

接着,谭云随后大有深意的一席话,让宇文丰君老躯豁然一抖,手心中沁满了冷汗!

谭云慢条斯理的道:“执法大长老,本圣子给您分析一下现实,您再判断究竟是不是,宇文志派人杀的我。”

这一刻,谭云明明可以让三十名执法弟子,以灵力凝聚出记忆影像,立即定宇文志死罪,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要狠狠地羞辱宇文丰君!

“执法大长老,首先,本圣子和宇文志之间没有任何仇恨,若非得说有,那也是宇文志之前输给了本圣子一些灵石。”

“而他却两次派人杀我,但凡是正常人,都会认为这定是您先后输给我四千万极品灵石,再加上本圣子在宗主面前得宠,您怕我不死,宇文志将来就没有丁点机会,成为下任宗主,这才私下命令宇文志杀我。”

谭云的话,令宇文丰君心中一惊,一种恐惧弥漫在心头,但他装作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嘶吼道:“谭云,你敢当众血口喷人!”

“执法大长老,您别急,您听本圣子慢慢说。”谭云淡淡的道:“究竟是不是血口喷人,本圣子很容易就能证实。”

“只要本圣子,控制宇文志的神智,让他将和您之间的记忆影响调出来不就行了?”

闻言,宇文丰君虽然面不改色,但他心中已经彻底恐慌了,“怎么办……怎么办!”

“若谭云真敢让宇文志凝聚出记忆影像,反正老朽也是死罪,那今日就和谭云同归于尽!”

就在宇文丰君暗下决心时,事情又峰回路转!

谭云抱拳道:“执法大长老,刚刚本圣子只是按照常人思维推理而已。”

“本圣子不会让宇文志凝聚记忆影像,因为本圣子相信,您和这件事没有关系。您乃我宗堂堂执法派系之尊,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人渣、卑鄙无耻之事呢?”

“所以,本圣子今日就想,让您秉公处理,看看宇文志究竟有没有罪?”

谭云想要宇文丰君死吗?

想,当然想!

可是谭云清楚,现在不能和宇文丰君彻底撕破脸皮,否则,实力深不可测的宇文丰君,要与自己同归于尽,自己凶多吉少!

同样,谭云之所以如此做,他就是要攻心为上,让宇文丰君今日亲手处死,他最溺爱、看好的义子!

只有这样,谭云才解心头之恨!

闻言,老谋深算的宇文丰君,自然也猜到,谭云为了自保不敢当众和自己撕破脸……

“唉!”宇文丰君长叹一声,横眉竖纹的盯着谭云。

“执法大长老,要不要本圣子让三十名执法弟子,把宇文志的记忆影像凝聚出来,让您看看?”谭云语气中透露着掌控全局的意味,“如果这样做,宇文志最后一点尊严可就没了。”

“不必了!若是我义子做得,我义子自然会一律承担!”宇文丰君说到“一律承担”时,声音咬的极重!

而宇文志气听到“一律承担”四字时,他面如死灰知道义父为了自保,这是要放弃自己了!

“志儿,你究竟有没有指示他们?”宇文丰君双拳紧握,老躯发抖的问完后,一道哭泣之音,传入了宇文志耳中,“志儿,义父保不了你了。”

“谭云修炼着某种控人神智的瞳术,一旦他控制你,让你凝聚记忆影响,义父和你都难逃一死。”

“义父现在不能死,若义父死了,将来谁给你报仇!”

“你放心,义父发誓一定会宰了谭云,给你报仇!”

“孩子,你是义父一手带大的,义父真的好心痛啊……”

闻言,被谭云踩着的宇文志,若无的点了点头,一滴滴泪水滑落脸颊。

旋即,宇文志视死如归道:“义父,谭云说的都对,是孩儿两次派人杀的谭云!依照宗规孩儿甘愿接受死罪!”

闻言,宇文丰君瞬间老泪纵横,在数十万人震惊的眼神中,他面朝谭云,突然双膝弯曲,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跪在了谭云面前!

“谭圣子,老朽以一名父亲的身份,求您了,求求您宽宏大量饶了志儿吧!”

“只要你饶了志儿,老朽发誓,您和我执法派系的所有恩怨一笔勾销……求你了!”

在所有人都认为,堂堂圣门执法大长老,都给谭云下跪了,谭云会趁机化干戈为玉帛时,谭云随后的话,大大出乎众人意料!

“一笔勾销?好一个一笔勾销!”谭云神色平静的可怕,“执法大长老,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想杀我屡次杀不死,现在想要一笔勾销?本圣子告诉你,你们想一笔勾销,本圣子还不同意呢!”

“今日宇文志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