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强强对决

小说: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 作者: 枯崖雨墓 更新时间:2018-08-11 12:22:54 字数:2743 阅读进度:156/2403

<>最快更新逆天至尊最新章节!

“没错,没错!”

“切~没错什么?据我所指,就在七日前,我们丹脉的澹台师姐已经迈入炼魂境,晋升仙门弟子了。雅文言情.cc如今准确来说,是十三大美女!”

“……”

美女永远是男弟子们,乐不思蜀的讨论话题。

提到如今内门的十三大美女,杂役弟子们,一个个口沫横飞……

一时之间,苍灵仙山半山腰处,笑声绵延不绝……

“谭云,给我滚出来!”

就在这时,倏然,一道充斥着无穷愤怒之音,自苍穹中滚滚而下,使得杂役弟子们的笑容,瞬时冻结在脸上。

众弟子循声抬头望去,但见,星空下一名身材挺拔、气度不凡的丹袍青年,足踏灵鼎,手持一杆金光闪闪的长枪,悬浮于杂役弟子的楼阁群上空。

同一时间,苍灵仙山后山翠竹林,别院内,盘膝而坐的沈清风,蓦然睁开了眼睛,顷刻间,白发蠕动,灵识宛如无形的潮水,蔓延整座苍灵仙山。

“这臭小子,果然和二弟所言,到那里都不安生。”沈清风喃喃自语,通过灵识观察着楼阁群前,众弟子的一举一动。

“不好了!李自安杀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

杂役弟子们如同惊弓之鸟,不由自主的聚集于一起。

李自安足踏灵鼎,猛然一挥长枪,指向谭云,怒不可遏道:“你这个杂碎,竟敢伤我二弟,今日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面对羞辱,谭云神色已然平静,那淡漠的眼神昂视着李自安,一字一顿道:“既然来了,那就把命留下!”

“鸿蒙神瞳!”

倏地,夜幕下谭云瞳孔,迸射出两道妖异的红芒,犹如实质血束,直刺李自安双目。雅文言情.cc

李自安陡然感到脑海一阵剧痛,眼神变得迷离。

“嗖!”

谭云犹如迸射的利箭,自地面冲天而起,手腕旋动间,带起一蓬璀璨的剑幕,笼罩向李自安。

千钧一发之际,李自安猛甩头颅,恢复了清醒,但见道道剑芒已近身,他迅疾侧首,一道剑芒斩断了他飞扬而起的发丝!

“杂碎,你居然修炼了瞳术!”李自安怒啸,一股股碗口粗的雷电之力,自周身蒸腾盘绕,气势磅礴的朝谭云刺出一枪,直取谭云咽喉!

“当!”

谭云抽身持剑格挡,火星四溅,下品灵器飞剑,被长枪狂暴的刺断后,长枪顺势再次刺向谭云咽喉!

如今谭云灵魂强大程度,直逼胎魂境大圆满,他施展鸿蒙神瞳后,显然对李自安造不成影响。

“鸿蒙神步!”

顷刻间,虚空中谭云浑身淡金色灵力极速旋绕,就在枪尖刺入咽喉的瞬间,突然消失,出现在李自安身后,右拳倾尽全力,朝其后背捣出!

李自安面带不屑,脚下灵鼎一旋,便面朝谭云,左手化爪,五指流窜着丝丝雷电,朝轰击而来的拳头抓去,大吼道:“给我碎!”

“砰……咔嚓!”

爪、拳相遇,伴随着清晰的骨裂声,一股雷电、淡金色灵力交织的能量,在低空中像是星云爆炸开来;又像是一轮雷电四溢的金轮,自夜空中浑然绽放!

绝强的余威,自低空中光速延伸,“砰砰砰……”使得成片的翠竹,纷纷爆裂,竹叶淅沥沥飘落!

“啊!不可能!你只是七重境的蝼蚁,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虚空中,李自安面容扭曲,血光乍现,他自负可以捏碎谭云右拳的左手,面对谭云足以毁灭中品灵器的一拳,当即碎裂。

隐约可见,朦胧的月光下,五根离手的断指,在虚空中寸寸爆碎!

“咻!”

一抹光束自谭云乾坤戒中射出,化为一柄飞剑,出现在浑身灵力旋绕的谭云脚下。

谭云足踏飞剑,神色凝重的盯着李自安。

他深知,方才自己废其一手,归根结底是因,对方大意的结果!

同时,谭云从方才自己挥出一拳后,李自安足踏灵鼎转身迎击的速度,便能判断出,其不愧是十二长老门下的天才弟子,自己施展鸿蒙神步后,与其速度不相上下!

毫无疑问,李自安是谭云迈入胎魂境来,遇到的实力最大的强敌!

面对胜负难料、生死难测的局势,谭云毫无退缩之心!

想到李自安,先是派程咬钻杀自己,现在又杀来,夜幕下,谭云星眸中弥漫着浓郁的戾气!

戾气之中蕴含着无尽的杀意!

无论今夜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宰了李自安!

反观李自安对待谭云的态度,和谭云的态度如出一辙!

李自安忍受着断手之痛,足踏灵鼎,死死地凝望着谭云,“你先是残忍的对待我二弟,现又废我一手,此仇不共戴天!”

“谭云,我也知道你想杀我,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不触犯宗规的情况下,给对方一个机会?”

“外门生死之战,必要上决战台,而内门可随时随地决战。我李自安,现在正式向你发出生死之战,谭云,你若有种,可敢一战!”

谭云面色一寒,“我正有此意,老子有何不……”

不待谭云“敢”字出口,便被一道焦虑的沧桑之音截断,“臭小子,万万不可答应!”

“嗖嗖嗖……”

朦胧的夜色下,一道身影自山间接连闪烁,呼吸间,白发苍苍的沈清风,出现在足踏飞剑的谭云下方,神色焦虑道:“臭小子,你能伤他一手,完全是他不知你肉身强悍的缘故,这一点你要清楚!”

“他可是十二长老门下,实力排进前三十的弟子,你根本不是他对手,万万不可应战!”

“你要记住,你身上还背负着我二弟的性命,所以你做事要慎重!”

不待谭云开口,李自安俯视着沈清风,脸色铁青的躬身道:“沈执事,弟子斗胆提醒您,依宗规,其他人无权干涉内门弟子之间的决斗。还请您明白。”

“李自安,就算你师父,也得让老朽三分,你算什么东西?”沈清风愠怒道:“老朽做事,难不成还用你教吗!”

沈清风很清楚,谭云若死,二弟沈清秋便会因毒誓而亡。他怎能不着急!

“沈执事息怒,弟子知错,弟子告退。”李自安佯装惶恐不安,实则,心中不停的咒骂着沈清风,“有这个老不死的在,我无法动谭云,只能今后找机会下手了!”

“以后少在我灵山药园,耀武扬威!”沈请风冷哼道:“滚!”

“弟子告退……”李自安欲将足踏灵鼎离去时,谭云目光坚定,沉喝道:“站住,我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