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退步承诺

小说: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 作者: 枯崖雨墓 更新时间:2018-08-09 07:03:52 字数:2525 阅读进度:90/2403

<>最快更新逆天至尊最新章节!

谭云虽不能动弹,也不能言语,但钟吾诗瑶的哭泣话语,却听得真切。雅文言情.cc

他柔和的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感动,暗忖道:“我谭云何德何能,让你对我如此动情……”

……

同一时间,落日森林。

夜空中,血翼灵狮载着薛紫嫣,盘旋于森林外围上空。

经过十日恢复,薛紫嫣实力已然恢复巅峰,她抚摸着血翼灵狮,哽咽道:“记住,待会儿我说什么,你记得点头便是。”

“吼……”血翼灵狮点了点偌大的头颅。

“好,下去吧。”薛紫嫣说话间,血翼灵狮俯冲而下,飞落在一块巨石前方。

薛紫嫣抹去眼角泪水,深吸口气,跃下狮背,开心的呼唤道:“穆师姐,我回来啦!”

“紫嫣!”伴随着欣喜之音,一袭红裙的穆梦呓,自巨石下方闪烁而出,紧紧地将薛紫嫣拥入怀中,喜极而泣,“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可把我担心死了!”

“嘻嘻。”薛紫嫣笑嘻嘻的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哭。”

“好呀,我日夜担心你,你还敢取笑我!”穆梦呓佯怒过后,松开薛紫嫣,左顾右看,娥眉一蹙,“紫嫣,谭云人呢?”

“他呀,你放心,过段时间就回来。”薛紫嫣莞尔一笑。

“为何?”穆梦呓收起了笑容,目光直直的盯着薛紫嫣,想将她内心看穿,“谭云去救你,现在你和大块头回来了,他却没有回来。.cc紫嫣,你若把我当姐妹的话,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何事了?”

“穆师姐,你先别担心,你听我说嘛!”薛紫嫣上前一步,挽着穆梦呓的右臂,神色崇拜的解释道:“谭云他可厉害了呢!”

“师姐,你是不晓得,当时谭云前往枯木山涧救我,慕容坤一干人等,都未晋升胎魂境。”

“谭云如同狼入羊群,慕容坤他们吓得惊慌失措,非常顺利就把我救出来了。”

薛紫嫣眉飞色舞的说完,看着面带质疑的穆梦呓,撇了撇嘴角,“怎么?不信啊!不信你问问大块头,它总不会撒谎吧!”

穆梦呓立转娇躯,望着血翼灵狮,“她说的是真的吗?”

“吼!”血翼灵狮偌大的头颅,重重点了点。

穆梦呓不再怀疑,随后询问薛紫嫣,谭云行踪。薛紫嫣告诉穆梦呓,谭云要寻找一些天材地宝,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随后,穆梦呓和薛紫嫣一同闭关。

血翼灵狮则匍匐在巨石前方,四周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它都激动的一次次抬头望去,当发现并非主人回来,巨瞳中一次次流露出失望之色,无精打采的垂下了头颅……

翌日,辰时,旭日东升。

“谭云你不要死!”

爬在谭云胸膛熟睡的钟吾诗瑶,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似乎梦到了可怕的事情,猛然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

她环顾四周,看着熟悉的洞府,方知虚惊一场之际,一道极其虚弱之音,萦绕在她耳畔,“做恶梦了?”

钟吾诗瑶闻言,妙曼的娇躯一颤,徐徐回首,发现谭云望着自己,惨白而英俊的脸上,泛出一丝笑容。

“你何时醒的?”钟吾诗瑶眼神有些慌乱。她深怕谭云早已醒来,感受到自己昨夜,偷吻他的事情。

她怕被谭云,婉言拒绝自己。

她殊不知,谭云昨夜在她哭泣时,已经醒来。

“刚醒。”谭云依稀记得,当初自己被钟吾诗瑶救走后没多久,便失去了意识,于是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今天第十一天。”钟吾诗瑶应声间,暗松口气。

“看来紫嫣已经安全和梦呓会和了。”谭云暗忖间如释重负,旋即,他目光真挚的看着钟吾诗瑶,感激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从谭云第一时间,并非说多谢救命之恩,而是辛苦你了,便能看出,无形之中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你我早已是共患难的朋友,不必客气。”钟吾诗瑶嫣然一笑,“躺着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好,我扶你出去走走。”

“好。”谭云微微一笑。

钟吾诗瑶俯身将谭云搀扶起来,走出了洞府,驻足在鸟语花香、风景如画的山峦群间。

谭云闭上眼睛,呼吸着清新空气,感受着劫后重生的喜悦。

当时自己重伤之下,面对慕容坤,早已做好了凭借强悍肉身,硬抗慕容坤的攻击。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放弃,最后的拼死一击。

自己生死难料之际,多亏钟吾诗瑶相救,至今谭云回想起来,心有余悸。

谭云睁开双目,侧视钟吾诗瑶,声音虚弱道:“多亏有你,否则,我恐怕难逃一劫。”

钟吾诗瑶颔首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这条命都是你救的,你真的不必和我客气。”

此时此刻,一股别样的情愫,弥漫在二人心间。彼此久久不语。

良久过后,谭云眼神中迸射出一道寒芒,“你因我彻底得罪了慕容坤。你放心,我不会给他任何对你出手的机会,下次相遇之时,就是他的死期!”

钟吾诗瑶娥眉紧蹙,忧心忡忡道:“谭云,你想过没有?他爷爷是内门兽魂一脉的二长老,位高权重,若真杀了他,今后你在内门还有活路吗?”

“不杀他,我就没有活路,不是吗?”谭云反问间,深吸口气,星眸中流露出一抹精光,“我绝不会让他活着到试炼结束!”

“他在内门中有背景,只要我想,我谭云一样可以找到靠山,比他爷爷更加强大的靠山!”

钟吾诗瑶螓首微点,“我信你。”

谭云眺望着优美的风景,稍加沉思道:“柳家贪图我谭家产业,想灭我谭家满门,反被我所灭,死有余辜。”

“我本想和柳如龙不死不休,但是,我现在答应你,只要他今后不再对我出手,我可以放他一条生路,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对你的承诺。”

“他若想对我再动歹念,我一定会杀了他!”

钟吾诗瑶娇躯一抖,她心头鹿撞,不敢相信,谭云为了自己,可以放下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