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追悼会

小说: 逆流惊涛 作者: 银色纪念币 更新时间:2020-06-30 10:40:36 字数:3272 阅读进度:180/204

“林溪,你吃完饭来我办公室一趟。”

负责院学生会工作的苏老师在食堂看见了林溪,然后打了个招呼,林溪正好也吃的差不多了,三两下把嘴里的饭菜吞进肚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点着头,然后跟着苏老师去了距离食堂不远的办公室。

办公室还有两个老师,一个好像是学校团委的老师,见过,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还有一个卷发的年轻女老师,面生。

“林溪你坐,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团委的宋老师,这位是咱们市乐团的伍老师,著名的歌唱家。两位老师,这位林溪同学,就是首都欢迎您的创作者。”苏老师相互做了一个介绍。

“林同学你好。”宋老师笑着点头。

那位乐团的女歌唱家伍老师上下打量了林溪一番,满意的说:“哎呦,这真是太符合要求了,气质形象都特别好,林同学,你唱歌怎么样啊?”

林溪愣了愣,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

苏老师笑道:“上次奥运会征集歌曲,你报送的那首,经过我们学校内部评审,最终胜出,决定把那首歌作为我们学校的申报歌曲,继续上报。”

以学校的名义上报,分量和行事都完全不同了,从分量上来看,清华这种层级的大学申报歌曲,即便最后不能成为奥运主题歌,但在各种表扬和活动之中,也一定有一席之地。

同样的,为了效果和未来的表演做准备,这首歌的上报方式,也不可能简简单单几张纸写着歌词曲谱,而是要编排出一个现实的合唱节目来。

作为申报人,理所当然应该参加节目。

这位乐团的伍老师,就是学校请来专门负责此事的,团委的宋老师配合她,在学校合唱队的基础上,组织出一个合唱,演绎这首歌。

看到林溪的第一眼,伍老师就觉得,这个女孩子身材高挑,气质好,十分的上镜,再加上她是词曲创作者,即便不会唱歌,假唱也没关系,完全可以站在中间C位,成为合唱团的一道风景。

当然,这种活动,关系到奥运会举国关注的大事,能真唱还是要真唱。

好在,这首歌是一人一句,对唱功要求不高。

“林同学,你可以把这首歌唱几句吗?”伍老师问。

“在这里啊?”林溪看看办公室。

团委的宋老师和苏老师两人相视对望,笑了起来,苏老师说:“你要是不怕麻烦,和伍老师一起去学校礼堂后台也行。”

林溪也是笑了,随口一问罢了,没什么其他意思,几个老师都是女同志,也谈不上什么别的。

然后根据印象中,从开头第一句开始唱,唱了一个声部。

“怎么样伍老师,我觉得我们林同学唱得很好啊。”宋老师说。

“嗯嗯嗯,不错不错。”伍老师也点点头。

其实以她专业的水准看起来,林溪的演唱技巧还是比较业余的,属于那种混卡拉OK的水准。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次合唱,是一人一句,对个人的水准要求不高,而且这种类型的表演,主要还是要帅男靓女,气质、外形、台风这些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歌喉嘛,正常,不难听就行,如果真能成为最后入选歌曲,讲实话,就是他们不想假唱,恐怕也有人不答应,必须假唱。

“那就行。”团委宋老师说:“林同学,你愿不愿意加入这个合唱团?”

“恩。”林溪点点头,这有什么不愿意的。

“那咱们从下周开始,每周一三五晚上在礼堂排练,七点半开始,到九点半,不来的话要提前请假哦。”

“好的。”

……

……

金盛海在葬礼在滨海市殡仪馆最大的一个厅举办,陆家父子两和赵立龙到的时候,发现殡仪馆诺大的停车场里已经已经快停了满了,在场还遇到不少熟面孔和挂着特殊牌照的车。

说来也怪,殡仪馆八个厅,好像只有这个厅开放,和几个熟人聊了聊天,才晓得金家好像包圆了,给其他几家装备办事的家属递了钱,让人家推迟。

所以说这年头,穷人死,都和富人不在一个层面上,死都要给人家让路。

还有不少明显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人,比如像赵立龙这样的,当年金盛海起家,做娱乐产业,就是江城道上的大哥。

这帮人现在一个个表面上都已经洗手走正道,是江城的老杆子,但是在金盛海面前,全是小兄弟。

上午九点正式开始,流程和普通的遗体告别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上面挂着金盛海的黑白遗像,司仪是省电视台的一个当家主持人,只是声势上浩大了许多。

挽联和花圈在门口摆了好几排,密密麻麻的根本数不过来,来参加告别的人仅仅是从遗体面前过一圈,就用了一个多小时,金家的家属也是比寻常人家要阵容浩大,五个女儿,三个女婿,一个准女婿,还有两个小孩,还有一群帮着忙里忙外的公司员工,乌泱泱的一大堆人。

能看得出来,来参加告别会的人,大部分不完全是出于面子,对金盛海这个老头,还是有一定感情的。

金盛海,江城市本地企业家的传奇人物,他的一身,其实就是一部江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历史,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做小生意、倒买倒卖起家,开了自己的小店,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企效益下滑,实施双轨制,靠着批文发了大财,而后港台文化进入大陆,娱乐产业遍地开花,老金又赶上了东风,成为江城娱乐业大亨,之后国家基建大发展,工程建设如火如荼,金家一举成为江城最大的民营包工头。

对于老金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各开五分。

在有的人看来,老金蛮横不讲理,手狠心黑,搞得很多竞争对手不仅家破,还得人亡,当年和他对着干的人,很多不是进了监狱,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在江城市;

但是不得不说,老金对人又极讲义气,是个仗义的人,能称得上朋友的人,如果求到他,他很少会避而不见,能帮的都会帮一把,得了他好处的人大把。

有人说老金垄断市场,牢牢霸占江城好几个行业,可是话说回来,谁都承认,金氏集团旗下所有的买卖,最起码都能做到诚信两个字,建筑公司就不要说了,虽然贵,但质量有口皆碑;就连放高利贷的财务公司,都规规矩矩,说多少利息就是多少利息,说什么时候还就是什么时候还,说刮得你倾家荡产,卖儿卖女,最后就一定让你倾家荡产,卖儿卖女,明明白白,绝不套路。

在外人看来,老金一辈子都在捞钱,捞了钱之后,生活作风奢靡,家里的豪车、别墅一大堆,连佣人出去买菜都开皇冠;但是很多人不晓得的是,老金也是江城市能排进前三的慈善家,这些年陆陆续续捐了不少钱,在楚南省最贫困的山区,有好几所中小学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而且众所周知,老金做买卖,赚得多,但从不偷税漏税。

这样的人,作为人来说,有很王八蛋的一面,有死不足惜的一面;但是他的身上,同样存在很多的闪光点,已经超过了全国绝大多数的企业家,哪怕过上十年、二十年、五十年,都值得后来者学习。

这样一个人死了,是江城市民营企业家之幸,也是江城市民营企业最大的损失。

追悼会之后,很多人没有立刻离开,今天来的人相互之间认识的不少,结成了不少小圈子,三五成群的一边抽烟聊天。

金家五姐妹在这场合下,任何人都不好单独来和陆岳涛或者其他人说些什么,赵立龙和几个眼神凶悍的中年人凑了一个圈子,陆泽平和几个不大不小的领导和老板在一起说话,陆岳涛则是遇到了一个熟人。

说熟,也不是很熟,说不熟吧,见过好几次,还涉及到一些财物往来。

平山养老公寓的李主任。

就是刘敏之前的那个车险客户,沈越的奶奶托他办理的手续,之后陆岳涛还给养老院零零星星捐过一些东西和钱。

陆岳涛有些意外,李主任家里是开饭店的,生意做得不算小,所以能支持他自由的选择自己的人生,可是今天这种场合,即便要来,也该是他爹,他一个养老院的主任,和金盛海有什么关系?

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平山公寓的企业股东中,最大的一股,就是金盛海投的。

平山公寓说起来是政企合办,但实际上,只能说是政府主导,企业出钱,事实操作中,福利待遇老人的生活条件都极好,不以盈利为目的,是一项惠民政绩工程,所以企业家的支持,就必不可少了。

倒是没想到,金盛海竟然是幕后的大老板,持续在为平山公寓输血,每年都要赞助大几十万,上百万。

陆岳涛也隐隐约约猜到了,金盛海为什么在90年代中期的那几年,事业发展的特别快,从一个江城市的知名民营企业,一跃成为江城市顶尖的大老板级别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