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忍下强烈的冲动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20:05 字数:3271 阅读进度:450/474

“美凤,你怎么了?可别吓我,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我一定帮你。说吧,我听着,你倒是说句话!”我一下趴到床边,抱住刘美凤双肩摇晃着。

两行清泪从刘美凤的眼中淌出。忽然她一把抱住我,嚎啕大哭。

哭泣中,才断断续续告诉我,原来这些日子她太累了。可是为了孩子她都忍了,可是从昨天被我抱入怀中,到我送她和孩子来到医院。她的心已经彻底被眼前我这儿男人俘虏啦。

自己孩子生病,自己男人家的兄弟也都知道,可没有一个人问问宝宝的病,更没一位叔叔伯伯帮着来医院。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呢,听到自己的请求,二话不说,带着自己和孩子来到了医院,不但交钱,还被护士误解,也不开口解释。她好累,实在是太累了,现在只想趴在一个温暖,安全的怀抱里大哭一场,然后好好睡一觉。

而眼前的我就是她最合适的对象。

“美凤,没事,有我呢,只要有我在,什么事都没有,没有……”我躺倒床上,轻轻抱住刘美凤……

病房之中哭声减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刘美凤终于睡着了。她的双腿紧紧缠住我的大腿,双手死死地抱住我的胸口。

我只觉得香香的,软软的,感觉好舒服,我的手,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放,这儿可是病房,别又被那小护士看到。

看着刘美凤白白的腿,心里叹了口气,这么漂亮的女人男人不知道珍惜,却想着不劳而获,死了吧?什么也没有了,连老婆女儿也都没有了。

来的时候刘美凤来的急,根本就没来得及换衣服,半身只是穿着一条居家的短裤,上半身套着那条睡裙,虽然这次睡裙里穿着小衣,看不到里面,但那鼓鼓的轮廓却也是那么的清晰,特别是那微微起来的,真的很诱人遐想。

可是刘美凤身体虚弱,我又不敢来,我也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这才把心头的火,压制下去。

我也渐渐睡去,睡梦中梦见自己抱着莉姐,旁边躺着章珍珍,我可劲在莉姐身上折腾,章珍珍还笑着用手推我的屁屁……

忽然莉姐又变成了杨阿颖,还是穿着制服的,错落有致的身材,配上腿上那黑色丝袜,让我紧紧抱住她,疯狂地亲她,甚至压在那香香的柔软的身上,可劲地磨蹭她,无比地渴望着想要她,急不可待扯开了她身上的裙子,看着那白璧无瑕的身子,真的激动极了。

还一阵的吸,香甜的水儿,真的无比的美,可是自己抓着她最后一件黑色小裤裤,却怎么也扯不下来,而且越着急越扯不下来,自己感觉一阵阵的难受。

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扯开自己的衣服,却忽地看到杨阿颖变成了刘美凤,心里一惊,难道我又把刘美凤嫂子的吃光了?恍惚中,又觉得脚下一空,瞬间睁开了眼,从梦中醒来,发觉我的一只脚从床上垂了下去。

我才意识到抱着刘美凤睡着了,刚才是在做梦,慌忙看向刘美凤,心里一阵的着火。

原来在梦里,我已经把刘美凤的睡衣连同小衣,已经全都被撩了上去,白生生的身子,看的我心里就澎湃,特别是看到我留下的很多口水。

宝宝吃饭的地方还有两排牙印,清晰可见,啊,不会是我咬的吧?病房里除了自己和刘美凤嫂子,没别人,不用说也知道是谁的杰作,刘美凤咬不到啊,而且妈以前说,我小时候就喜欢吃着乱咬。

家居短裤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被褪到了小腿处,只有一条黑色的小裤裤还在身上,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睡着的时候,一直扯着那件黑色的小裤裤,肯定是扯着刘美凤嫂子的这件小裤裤,当时扯的那么的激动,好像还把手摸进去过,可梦里那么扯的激烈,美凤怎么还没醒?

难道是装睡?想着,我就感觉一股冲动,想压在刘美凤身上乱来。可看着一动不动的刘美凤,最终忍下那个强烈的冲动。

我想给刘美凤把睡裙放下,可大手抓着睡裙,看着那对带着自己牙印,终于忍不住伸手。

没有反应?我忍不住,还是没有反应。

我这下慌了神,伸手拍了拍刘美凤的脸,低声叫道:“美凤,美凤,你醒醒,醒醒。”

刘美凤依旧没有反应。

我伸手按在刘美凤的额头,心说:烫手,发烧了。使劲摇了几下,可是闭着眼的刘美凤根本就没有反应。

我慌忙把刘美凤的衣服收拾好,跑出去,准备找医生,没想到刚出来迎面遇到把昨天值班的小护士。

“护士,护士,你赶紧去看看,发烧了,怎么喊都不醒。”我有些急切,上前就抓住小护士白白的小手。

小手被抓的紧紧,都有些痛了,小护士恶狠狠地瞪了眼我,本想大声吵,可心里还是有些害羞,低声说:“还不松手?都抓痛啦。”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人家小手呢,慌忙放开,还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擦手,其实我是慌乱地认为擦擦手才能和人家握手,却忘记了是自己已经抓过人家小手啦,

小护士看着我居然还去擦擦手,好像抓了她的手,弄脏了我的手,气的有些赌气说:“别擦了,去洗手间洗洗吧。”

我当时只想着刘美凤不醒,没想到人家是说的气话,觉得反正你说什么,我都同意,总没有错,慌忙点点头说:“好,好,一会儿洗,一定洗,你先去看看,发烧了,都不睁眼。”

小护士瞪着我,说:“好你个……行,等以后有你好看的,看着老实巴交的,真会讽刺人,不就是昨天说了你几句?”

我这才明白过来,刚想解释,小护士已经快步向病房走去,小护士来到床前,看着闭着眼的刘美凤,伸手指点了下刘美凤的额头,接着掏出一支体温表,放进刘美凤的手臂里。

我也站在旁边,发觉此时刘美凤的两腮变红了,刚才还没有,忙说:“刚才我去喊你的时候,她的脸还没有红。”

小护士心里还在生气,听着我的话,也不出声,好像根本没有我这个人,让我心说:“呵呵,果真还是小女生脾气,一定生气了。”

“那我去洗洗手。”我说着就想向外走,索性装傻一次。

“你妻子都烧这么厉害,你还洗洗手,回来看着,我去找医生,你这个男人,怎么搞的?孩子还在观察室,又把妻子弄得感冒。”小护士看着体温表,很是不满,走出去时,低声说:“你这男人太小心眼了,人家不理你,你就去洗手,明明占了人家便宜,还……无耻。”

一个小时过去,我终于安静了下来,不过是一天的功夫,小孩和大人全都病倒。

我忙前忙后,简直变成了一个陀螺,等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总算是有好消息传过来,宝宝的烧已经是退下,不过,还需要观察。

我心里倒是松了口气,最起码孩子没事,保住了刘美凤嫂子心里的命儿。

到了傍晚时分,被烧迷糊的刘美凤这才睁开眼,看着那吊着的输液瓶,低声叫着:“磊子,磊子,你在哪儿?我怎么输液?宝宝……”

“美凤,我在这儿,呵呵,你醒了,宝宝没事啦,不过,还在观察室,医生说再观察一下,你发烧,都昏迷了,担心死我啦,现在你渴不渴?”

我握着刘美凤的右手,弯腰把脸伸过去,看着刘美凤的脸,也让她看着自己。

刘美凤看着我的笑脸,忽然低声说:“磊子,你要是一直没老婆,人家就给你当一辈子的女人。磊子,真的谢谢你,没有你,我娘儿俩都不知道会怎样?我男人家那群兄弟,简直……”刘美凤说着,就流出了眼泪,有伤心的,有感激的,还有些莫名的憎恨。

“美凤,不要哭,现在不是都好好的,有我在,你和宝宝不会有事儿。”我忙帮着刘美凤擦擦脸上的泪,微笑着说道。[ban^fusheng]. 首发

“你们不是夫妻吗?怎么她男人……”刚走进来的小护士很疑惑地问道,刚才她可是听到美凤的话,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暂时还不是两口子,来的时候,因为孩子病着急,没有解释。”我挠挠头道。

“他是我邻居,不是孩子的爸,昨天你误会了。”刘美凤也看着小护士说道。

小护士瞬间闹了个小脸通红,就在刚才她还在数落我,妻子刚刚生过孩子没有一年,应该多补充一下营养。而现在你妻子严重营养不良,而且小孩子也是如此,你这当丈夫的,怎么对妻子这么刻薄……

她说话根本不顾我这青年的面子,狠狠地数落了一番,我根本没敢反驳,真的很舒服地出了口恶心,可没想到居然是个好心的邻居。

“那你们还在一个病房……”小护士还想说点什么,忽然一个转身大声说:“你醒了,我去喊医生。”

小护士红着俏脸,逃走了,很快医生挂着听诊器走进病房,刘美凤看到医生就问:“医生,我女儿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