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宋姐敲门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19:31 字数:3299 阅读进度:367/474

杨萌萌没说下去,就羞红了脸,旁边的一个长头发女孩笑着说:“小梅子,你不是说没被男友征服过。这次遇到王主任猛男,萌萌都没有意见,嘻嘻,快点儿。让我们也长点见识。”

“小丫头们都别闹了,王主任咱们还是快点走吧,你也真是的,一会儿人家服务员来了。可就麻烦了。”宋青红着脸说,她肯定看得最清楚,要不然脸不会那么红。

我伸手拿起一瓶啤酒,在那个地方一丢,接着又拿起一瓶丢了过去。

“啪”两瓶啤酒撞到一起,酒洒了一地,我又丢上去两瓶,很快啤酒味就淹没了尿味。

我笑着说:“没事了,走吧,我送你们回台里。”

“对了,王主任,那个报名工作,你可要安排好,单单你们镇东区街道办可不行。”宋姐好像才想到。

“咱们的报名处早有大地方,吕镇长已经把镇政府外的接待室,当做报名处,估计这会儿都贴上了告示,里面安排了人员负责,这事,你们不用管了。”

真没想到,这个栏目把镇东区踊跃报名的情景,播出以后,土山县瞬间沸腾,开始播出的广场舞比赛,大家还都在观望,现在真的播出有人报名,这下真的热闹极了,特别是土山镇东面的风景区,也展现了不少出来,让好多看热闹的也踊跃前来,不参加比赛,看看风景也不错,现在正是春暖花开,果山上的花更是让人感觉美丽。

杨萌萌大家,全都在我们镇住下,当然不能住我家,我在镇招待所给她们安排了住地。

到了招待所,两个女孩一个房间,杨萌萌和宋姐还有杨老师都是单间。

忙碌了多半天的我直接倒在杨萌萌房间的床上,看着杨萌萌自己带的被单,真的好香。

杨萌萌关上门,换上小拖鞋,把自己的皮箱打开,拿出了一套宽松的衣服,也没有避讳我,就把自己身上蓝色外衣脱了下来,那仅仅包住那对的小背心让我看的心跳,白璧无瑕的脖子上连个小黑点儿也没有,那起伏的地方,微微露出的弧形,让我看的目不转睛。

“看什么看?人家有那么好看?去看你家莉姐儿吧。”杨萌萌说着把黑色薄薄的长裤也脱了下来,牛奶般的皮肤,修长纤细的腿,让我猛地坐了起来,裤子也起来了。

“干什么?只能看,别乱动,不然姑姑知道了,可就麻烦了。”杨萌萌说着拿起那宽松的女衫,准备穿上。

我看着那清纯美丽的脸,特别是那红红的嘴儿,心火烧的旺旺的,伸手就想拉人,杨萌萌好像还有些期待。

我们很快抱在了一起,说真的,莉姐不能碰了,还忙的很,这些天,我真的好难受,我在杨萌萌的小脸上,热切地亲着,也不看是那里,反正就是亲,杨萌萌闭上了眼睛,任凭我乱亲。

我的大手急不可待地抓到了小背心上。杨萌萌嘴里发着轻声的喃呢,小手虽然想阻挡我的大手,可被我亲的,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两条白白的腿,不自主地缠上了我的身子。

我猛然推倒了这个公主般的女孩,准备压上去,这时,就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还有宋青的声音:“萌萌,开开门,我有事找你。”

杨萌萌猛然惊醒,推开我,赶忙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这时,门外的敲门声更加激烈,杨萌萌赶忙说:“你去开门,我穿衣服。”

宋青进来了,看到杨萌萌换了身衣服,不过没看出什么其他的变化,却狠狠地盯着我,靠,这女人肯定是注意我在萌萌房间来着,要不然敲门都那么激烈。

我看到宋青还一个劲儿地看萌萌走路,心说:“这女人原来是怕我对萌萌怎样,中,找机会先收拾了你,嘿嘿,文文静静的有文化女人,也不知道会不会高声乱叫?嘿嘿。”

“萌萌,宋姐,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晚上还要赛选我们镇东区的选手。”我笑着说。

“让杨老师和你一起回去,她可是比你专业,这样吧,你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两个小时后,来接杨老师,我和杨老师打了招呼。”宋青没有看我,低声说。

“行。”我说完就出去了,没想到没走出去,就被那个戴帽子的女孩喊住,低声说:“走,还没到晚饭,和我们玩牌去。”

我没有拒绝,直接跟着戴着帽子的女孩上了楼,来到房间里面,发觉还开着风扇,觉得不错,两张床合并到了一起,不过却没有看到其她女孩,不觉有些奇怪。

“小青,你去哪里了?人家可是把人找来了。”戴帽子的女孩说着拿起床头上的扑克牌。

就在这时,浴室的小门开了,小青那个在包间要我脱裤子的女孩,竟然光着身子出来了,还刚染了红发,出来正好看到我,接着就是一声尖叫。

我看着那白白的身子,心火刷地起来了,心说:“这是干什么?”

小青捂着上面,蹲了下去,大声骂着:“小梅子,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让他出去,还不给人家把衣服拿来?”

我准备离开,却被戴帽子的小梅子叫住了:“站住,大主任你转过去就行了,把门关好。”

小青低声说:“死妮子,你想干什么?”

“穿你的衣服吧,反正都看过了,咱们不说,大家都不知道,让他走了,大家刚好看到他从咱们房里出去,刚才你那一声尖叫,你说大家会怎么想?穿好衣服起来,咱们打牌,当大家知道咱们在一起打牌,就没事了。”

戴帽子的小梅子说着把帽子也去掉了,一头紫红色的短发,蓬松而出,居然也染了头,好都是红头发,难道今年流行这个?

我笑着说:“你干嘛总带着帽子?这样不是挺好吗?”

“好什么,你没看到人家额头有道红印吗?一般不是自己人,人家都不让他看,坐过来吧,咱们斗地主。”小梅子说着把手里的牌放到床上。

这时那个红发的小青也穿好了衣服,上面一件宽大的t恤,下面短裤,看来大家都有准备换洗的衣服。

小青坐过来,看了眼我,脸就红了,小梅子却说:“还有什么害羞?人家大主任在包间都让咱们看了,你让人家看一下,又不吃亏。”

说着,小梅子赶忙躲到一边去了,小青追着就打了过去。

“别闹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小青对吧?你就放心吧,我很……呵呵,打牌吧。”我本想安慰小青两句,可是看着人家的眼神,觉得还是别安慰的好。

小青瞪了眼小梅子,突然笑着说:“王主任,以后我能喊你磊子哥吗?”

“行,就喊我磊子哥,喊王主任其实有些别扭,呵呵,我对斗地主可不是很会玩。”

我把牌翻了几下低声说。

“很简单,咱们两个是农民,小梅子是地主,咱们就斗她,我想好了,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反正咱们两个都吃亏了,今天不能饶了小梅子坏人。”小青大声说着,看着小梅子,好像真的豁出去了。

我心说:“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胆大,没想到竟然敢这么玩儿。”忙笑着说:“我看还是算了吧,小梅子肯定不愿意的。”

“谁说人家不愿意,大主任,你别小看人,我们喜欢玩,要玩就玩的心跳,你们男人能出去花花世界,我们就不行?这样,人家输了脱一件衣服,你输了,脱两件,谁先脱光了,人就是对方的,你敢不敢?”小梅子坐到我近前看着我的脸说。

我闻着这女孩身上的味道,看着对方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心说:“原来想合伙套我,不过我喜欢,嘿嘿,我和马明都敢对赌,你们连个小丫头,还想套我,真以为我不会斗地主?嘿嘿。”

我故意本着脸想了想,没说话。

“你敢不敢?上午还说你是个爷们儿呢。”小梅子低声说着,想刺激我。

“行,不过我觉得要是个小青一起斗你,就是赢了你,你也不服气不是?这样你们两个当农民,我来当这个地主,并且最后的三张牌,我也不要,你们觉得这样行吗?”我低声问道。

“行,你说什么都行,我们没意见。”小梅子说着还对着小青使了个眼色,好像计谋得逞了。

我是地主,先拿牌,很快就剩下三张了,我拿起那三张“啪”地摔在床上说:“这三张,我不要了,我是地主,我先出牌对吧?” 百度@半(.*浮)生 —男人不窝囊

小青低声说:“嗯,你先出。”

我笑着说:“三个五,三个六的飞机,呵呵。”

小梅子手里拿着牌,笑着说:“大主任,你等着输吧,看看我的牌,双王,四个二,嘻嘻,这次赢定了,双炸,翻四番,直接就是八件衣服,你估计直接脱光光了。”

我问道:“小梅子,别说大话,现在这个飞机,你管不管?”

“不管,让你一手。”小梅子,很爽快地说。

“我也不管,真的管不住。”小青也跟着说。

我说:“那正好,姐妹对儿,全部没有了,哈哈,你们好像没出一张牌,是不是要脱两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