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王玲给我放闷儿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19:05 字数:3508 阅读进度:303/474

“你,你……你可算回来了,还愣在那儿干嘛?”王玲看着我,小脸很是惊喜。

我忙快步走了过去说:“我肩膀伤了。一直就没来。”

“你打架去了,还是为张娟打的,不过,人家没生你的气。进来吧,这会儿没人,人家给你看看,肩膀受了伤也不绑个吊带?”王玲站在门口。看着我很自然地说道。

“王主任,你回来了?”恰巧街上走过一个女人,笑着说道。

我笑着点点头,问:“李婶儿,我可不是什么主任了,呵呵,你这是去干嘛?”

“去买点儿菜。”女人说着快步走了,都没多说一句话。

“大领导行了吧,你到底进来不进来?”王玲把茶水完全倒在地上,看着我。

我大步走进医疗室,闻着药味儿,低声说:“王叔没在?”

“哼,我爸要在,你敢进来吗?明知故问,坐下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王玲说着重新放茶,倒进水,把茶杯放在看病用的桌子上。

我老实地坐在椅子上,把上衣解开,露出肩膀,低声说:“轻点儿,骨头上有很细的缝儿,现在吃着跌打丸,可还是有些痛。”

王玲没说话,伸出小手慢慢地揉着我的手臂上方,慢慢向肩膀靠拢,低声问:“感觉怎样?”

“你揉着这里,我觉得肩膀轻了很多。”我明显觉得肩膀舒服了,好像上面那层赘物,被去掉一般。

“是不是受伤后,没有在意,还一直活动胳膊?”

“嗯”

“现在感觉怎样?”王玲的小手又移到我的后背上,在上面几个点上按着。

“啊,对,使点劲儿,对,哎呀,那个点又酸又麻,你一按真是舒服。”我把身子坐直,王玲按的我很舒服。

“幸亏我爸教了我这套经脉打穴,你这肩膀一定是撞到什么上,才受的伤,而不是砸伤的,对吧?”王玲的小手最后捏住我的后脖子,轻轻一捏,我就觉得天旋地转,不自主地靠在椅子背上,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玲弯腰抱住我的上身,低声说:“别怕,我给你放了一个闷儿,就像打了麻醉药一样,一会,你能动后,很解困的,现在人家背你去里面,帮你调理一下经脉……”

(放闷儿:在河北涉县一带的小理发店,有这种休闲方式,前些年一次要五十元,被放闷后,全身无力,脑子一片空白,醒来后,感觉无比舒服,特别是经常失眠的人,更是感觉脑子轻松无比。)

听着王玲的话,我感觉脑子越来越迷糊,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发觉还是坐在外面,不过身边多了个王叔。

“王玲,你想干嘛?真是胡闹。谁让你乱放闷儿的?万一,他过不来,全身可就瘫痪了,幸亏我及时赶来,还有你才学几天儿,就敢给他调理经脉,你真是越来越胆大了。一个女孩子家,也不怕别人笑话。”

王叔吼过王玲后,看着我问:“王主任,感觉怎样?清醒没?”

我其实还有些迷糊,没就说话,王叔又两只大手托住我的头,两个拇指猛然在我的太阳穴上一点,这下真的完全清醒了。

想刚才老王的话,可吓的我不轻,万一要过不来,我可就瘫痪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王叔,我没事了。”我还是害怕王叔再骂王玲,说着还挥动了下手臂。

“王主任刚才吓到了吧?唉,小玲你先回去,我和王主任说句话。”老王又看着站在一边不出声的女儿说。

“爸,你教我的时候,可没说什么瘫痪,还说调理过静脉的人,不但身强体壮,而且寿命还会增加,只不过要把他的衣服脱、脱光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王玲还不死心地,偷偷看了眼我,显然想让我说句话。

我心说:“我可不不让你弄什么经脉,要是万一瘫痪了,可就糟了。”于是装作没看见。

老王瞪了女儿一眼,大声说:“你知道个什么?你怎么知道磊子没有调理过经脉?”

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和王玲都愣了,老王拉了把椅子自个儿坐了上去。

“爸,你说磊子调理过经脉?谁给他调理的?不会是你吧?你就别慢吞吞急人,说吧。”王玲看到老王的脸色缓和,胆子又变大了。

我看着老王心说:“都是你胡乱教的你女儿,我天旋地转了两次,还差点过不来瘫了,对了,安娜好像也会抓……不过她抓的好像和这个不一样,呵呵,不过我觉得这个放闷儿,真的很厉害。”

老王咳了一下,才说:“咳,既然说到这儿了,我也不隐瞒了。磊子,其实你小时候身体很差,经常有病,动不动闭着眼睛昏迷不醒,要不然,你妈也不会认了个干女儿,和收养燕子。我那时和你爸虽不是亲兄弟,但关系很好,当时,我正好在家里的老医书里,看到这个经脉打穴,也学了一阵子,觉的学的差不多了,恰巧你昏迷不醒,用了好多办法,就是醒不过来……”

“王叔,你不会在我身上试手儿了吧?”我不由地问道。

“听我说完,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天下的大雨,你爸又不在家,你妈背着你,领着你那个妹妹,全都淋湿了,你又醒不过来,我也真的没办法了,你妈哭的天翻地覆,我也害怕你醒不过来,索性偷偷地为你调理了经脉,心说,要是命好,就能挺过来,要是命差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爸,原来你早就给他调理过了?怪不得,我刚才点他那几个点,他都有感觉。”王玲忍不住插嘴说。

“你也是来我身上试手?”我很郁闷。

“都别打茬,你小子现在身子是不是很壮实,好处你都有了,还想怎么的?那次没想到,你醒过来,足足哭了三天,吓得我也不敢说自己会这个经脉打穴了,后来你身子倒是好了,可就是不爱说话。后来,你更是变本加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都不敢和女孩说话,也因此娶不上老婆,我更加觉得对不起你,本想等小玲长大了,把她嫁给你,也算一种补偿,没想到你突然好了,我又一时兴起把这个教给小玲,后来我专门跑到外地,向一位老中医求教,人家说这个太危险了,弄不好会出大事,对了,你小子为什么后来不敢和女孩子说话?不会真的是后遗症吧?”

“其实这个问题,我后来慢慢想清楚的,以后告诉你,小玲在这里,我有些说不出来。”

我看了眼王玲说,王玲瞪了我一眼,看样子很生气,嘿嘿,毕竟我都看过人家身子,甚至抱着人家,把人家的小裤裤都磨蹭掉了,虽然极可能是……

当着老王的面,王玲只好哼了一声,走到里屋去了。

我这才低声说:“其实是因为我的这个明显比别人的大,我怕被别人笑话。”

其实我的下面,的确被别人笑话过,第一次就是张美好和白思思,邓爽,三个。她们可是强制让我脱了裤子,看了我的下面,最后得出结论就是真大,与那些男同学取笑我的时候,说的一样,结果更是传了出去,让镇上好多女人,悄悄拧过我的……

大老王笑着说:“你呀,现在好了就行,你肩膀受伤,一会儿,我给你些,我亲自熬制的膏药,回去在火上烤烤,贴在肩膀上,估计半个月就能完全好。”

老王说完站起来,走到柜台的最东边,拉开药柜,拿出一叠膏药,数了数,丢到柜台上说:“拿走吧,一天一次,一共十五张,贴完就好。”

我走过去,拿起膏药,笑着说:“王叔,你这膏药不会又是拿我试手吧?”

“去,你小子也敢和我开玩笑了,我这膏药不知道治好多少跌打伤呢。对了,小玲不懂事,你可不能趁机占她的便宜。”老王看着我的眼睛说。[ban^fusheng]. 首发

我心说:“反正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想着那白白的那对儿,还有平坦的雪白小腹,我一时没有说话,不过看着老王脸色要变,我赶忙说:“放心吧,王叔,我心里有数,呵呵。”

“呵呵,那我可就放心了,丫头虽然有时任性些,却还真的聪明,我的一身本事她可都学去了,我准备凑些钱,让她去市里开个门诊,不是王叔吹,到了市里,咱这本事也饿不死,到时候她能嫁个市里人,我也就放心了,总算……”

“爸,你说什么呢,人家可不去市里,要是万一再碰上马明那样的坏人可怎么办?市里面的混混可多了,张三都不敢去市里咋胡,我一个女孩子要是到了市里,你说能安生得了吗?我可是和莉姐商量好的,等过段时间,我要嫁给……”

“王叔,我还有事,先走了。”我不等王玲说完,转身就走,心说:“看来这丫头还不死心,她和莉姐可都是眼里不容沙子的,要是都睡到我的床上,那夜里我还睡不睡了?”

王玲那火辣的眼神,让我吓得转身就走。

这次王玲倒没有出声喊我,因为王叔的脸严肃起来了啦,眼看着就要火山爆发,王玲突然笑了:“爸,我可是逗你的,刚才你还说把人家嫁给磊子哥,算是补偿,现在人家想嫁给他,你又气的吹胡子瞪眼,真是的,马大家的小儿子输液时间到了,你去吧。”

我站在门外,听着王玲的话,摇摇头刚想走,就听到老王说:“那小子现在可不是以前的老实蛋?满身的桃花债,你嫁给他,没好果子吃,杨澜因为他跑了,章莉莉带着女儿住他家,还有以前那个女老板,别以为我不知道,就连赵刚的老婆白珊珊,也早被这小子睡了,白珊珊可不是省油的灯,精明伶俐,你到人家面前,可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