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桑小红喊爸爸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17:56 字数:3355 阅读进度:115/474

桑小红看着马玉伦说:“你难道没问问那个爸?他怎么伤害我的?”

“别提他,我就想问问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还想不想和我好好过日子?”马玉伦说着,情绪开始不稳定,我更加注意着。

“你又开始激动了。你这个样子,让我都害怕,还能好好过吗?”桑小红也看出马玉伦的激动。

“小红,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这些天,吃饭睡觉全都想着你,孩子也想着妈妈,难道你真的忍心抛弃我们父子俩?”

马玉伦说着。跪倒在地,引得走路行人都纷纷侧目,有几个都好奇地围拢过来。

桑小红想去拉他,我只感觉不对劲,忙说:“别过去。”

可桑小红还是走了过来,想伸手拉起马玉伦,没想到,就在这时,马玉伦居然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瓶,我感觉不对,迈步冲上去,一下挡在桑小红身前。马玉伦此时已经把小瓶打开,脸上狰狞地说:“老子把你变丑,你就安心和老子过日子。”

小瓶泼了出来一股浓烈气味的东西,结果可想而知,完全泼到我的上衣。

一股浓烟,带着刺鼻的味道,让我知道这他妈是硫酸之类的,慌忙脱衣服,可胸口一阵的刺痛,滋啦啦的痛,腐蚀的真他妈快。

马玉伦没想到我会挡住桑小红,看着我衣服上的浓烟,一时呆住了,桑小红在我身后,不过她好像也看到马玉伦拿出的小瓶,惊叫着问:“磊子,你怎么了?”

上衣被扒开,也幸亏天气冷,我穿着保暖衣,不过也就这样,我心口一片没了皮,白的像泡很久水一样惨白,而且像针刺一般的痛。

“硫酸,小伙子,快把所有衣服全脱掉,不然你会死的!我去找水!”旁边一位大爷大声喊道。

我听着大爷的很肯定的话,什么也顾不上了,快速把所有衣服全都脱了,这时,大爷从最近的一家粮油店,拎着两桶食用油跑了过来,说:“快,快冲冲。”

我看着食用油,也没多想,真的好痛,打开食用油,就对着心口冲了下去,果真感觉好很多,虽然还有些刺痛,可有了些凉丝丝的感觉。

大爷看着哭起来的桑小红大声说:“还不打电话,叫救护车?会死人的。”

马玉伦站了起来,神情还有些呆滞,大爷看着他说:“小伙子,你怎么会用硫酸泼人?唉。”

马玉伦一下激动起来,跳起居然去追去打电话的桑小红,我气的拿着还有半桶油的桶,对着马玉伦的头就抡了过去。

“嘭”一股油从油桶里涌了出来,马玉伦也被我抡倒在地,倒在地上的马玉伦,看着我大声骂:“你个傻帽,那贱人早她妈是姓吕的女人,你干嘛去替那贱人挡?你要是死了,活该!”

“去你妈,老子就挡了,不就是一点硫酸,不就是烧伤了一些,老子……”我还想上去打,可心口的痛,又强烈起来,忙用桶里的油,再次冲洗起来,痛的我满头冒汗,真心想打死这小子。

我被救护车拉走了,马玉伦被警车带走,桑小红哭着陪着我,我被参扶着进救护车的时候,看着那大爷说:“谢谢啊。”

我住院了,县医院,医生告诉我,幸亏及时把衣服脱了,减短了硫酸接触身体的时间,还及时用了食用油清洗,要不然后果肯定很严重。我心里再次对那位大爷感激,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当然也幸亏桑小红长的低,马玉伦才泼的没那么高。

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看着身边红着眼的桑小红,低声说:“呵呵,这次出丑了,光着身子让那么多人看了。”

“磊子,我……我……我真没想到他这么的疯狂,我对不起你。”桑小红说着,眼泪流淌下来。

“呵呵,没事,医生说面积不算大,很容易恢复的,对了,我的衣服呢?那里面可是……”我忽地想起,衣服里还有那支高压电子枪。

“衣服里的东西,都放进你车里了,衣服都丢了,医生说最好丢了,就算洗了也穿上对身体也没好处,磊子,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完了,我……”

桑小红小脸上满是懊悔,还有浓浓的悲伤。

“别哭了,我又没死,有你这样照顾病人的吗?哭哭啼啼的,我有些好心情,也被你哭没了。”

我故意抱怨地说道。

桑小红忙站起来,说:“我去洗洗。”

没想到,桑小红刚出去,门就被推开了,钱双双迈步走了进来,看到我,脸上一阵震惊,焦急地问:“磊子,你怎么回事?怎么住院了?又被人打了?”

我苦笑着说:“唉,别提了,没被人打,不过比那个更严重,被人泼硫酸了,差点把我的肚子烧没了。”

钱双双一大步就到了病床前,伸手就把我的被子掀开,结果,一声惊叫,忙又盖上了,红着脸,说:“死磊子,你脱这么干净干嘛?”

这时,林子和他妈还有二嫂,都过来了,大嫂也和钱双双一个样,说话间,就想掀开我的被子,吓得钱双双忙说:“大嫂,别看!”

可她大嫂手也真快,结果就连林子都呆了,大嫂忙把被子盖上,过去,却没有那么慌乱,轻声说:“医生也真是的,上面烧伤了,下面也不给穿裤子。”

“磊子叔,你的真大啊。”林子凑到我床头,低声说道,却还是让钱双双妯娌三人,全都脸色有些变化。

这时,桑小红走了进来,看到钱双双一愣,忙问:“双双姐,你们怎么过来了?大爷怎么样了?”

“你们进来时,林子恰巧看到了,于是我爸就让我们全过来了,桑主任,怎么回事?怎么你陪着他?难道你们一起工作,镇东区有人……”

钱双双没说完,桑小红眼睛红了,低声说:“王主任是为了保护我,今天,我让王主任开车载我来民政局离婚的,可他居然想用硫酸泼我,幸亏王主任用身体护住我,结果他被烧伤了。”

“真是该死,桑主任,你当初怎么找了个这种男人,简直畜生不如。”二嫂心直口快,直接说了出来。

钱双双更是大声说:“离,一定要离了,还要告他,让他住一辈子牢。”

大嫂叹了口气说:“小红,别想他了,有机会把孩子要回来,别苦了孩子。”

等钱双双她们走后,桑小红趴在我身边,看着我问:“磊子,你饿不饿,想吃些什么?我去给你买。”

“小红,你觉得我怎样?我要是问你,你能说实话吗?”我想着桑小红男人那些话,感觉桑小红和吕镇长关系可能还真的不一般,不像桑小红说的那般轻巧。

“嗯,问吧,人家知道的都告诉你。”桑小红好像知道我要问什么似的。

“你是吕镇长的人吗?”我直接问道。

“要说立场,我是他一边的,不过,我真的和他没有那种关系。”桑小红低声说道。

“那你和刘媛在一起,还真的是监视她,还真的是准备找她的秘密?”我忽地坐起来,吃惊地看着桑小红,倒不是惊讶桑小红,而是吕镇长居然真的告诉我一个秘密。

“唉,磊子,你根本想不到,其实刘媛和吕镇长也是一条战线的,她背后的人其实就是吕镇长的叔叔,明白了吧?”

桑小红的话,让我脑子一下乱糟糟的,这才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小丑,被刘媛和那吕镇长耍在手心,心里不由一阵的愤恨。

“不对,这个秘密你怎么知道的?我觉得你……”我没问完,就感觉不对劲,哪有我问的这么直白?

“唉,磊子,我是没这个资格,他们也不应该告诉我,可你怎么也想不到,刘媛背后的那人,喜欢我。”

桑小红说着,神情也没有什么变化。

“看上你?那人年纪不小了吧?难道你……”我不知怎么的就想起,那次会议上,那位笑着的老头,不会是那个老家伙吧?

“没有,他年纪大了,只是喜欢我,倒没有对我怎样?最多抱抱我,不过,磊子,你还是不要问了,知道多了,对你真的没好处。”

桑小红说着,站起来,从旁边的药柜上,拿了个苹果,轻轻地削了起来。[ban^fusheng]. 首发

这时,门开了,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带着口罩的含糊地说:“该换药了。”

桑小红忙放下苹果,帮着把我的被子,掀开些,露出我心口那片烧伤。护士推着小车过来,戴着手套帮着把药膏擦上去,凉丝丝的,让我很舒服。

“护士,我这伤,什么时候能出院?”

“没什么变化,一个星期。这是你女儿?真的好漂亮,真孝顺,还会给你削苹果呢。”护士说着,看到桑小红给我削的苹果,笑着说道。

桑小红这下倒真的红了脸,没等她说话,我抢着说:“我闺女不但孝顺,还懂事呢,从没让我给她买玩具,贵重衣服什么的。”

“那真好,我女儿总是节假日,就让我领着逛商场,买衣服,不买就怄气,你有这么个懂事的闺女,真的有福气。”

护士换好药,推着小车离开了,桑小红把门关上,像个小女孩一般,跑到我身边,伸手拧住我的脸,低声说:“谁是你闺女?人家喊你爸爸,你敢答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