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被人家妈逮到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17:51 字数:3306 阅读进度:96/474

“我不是张娟,我是张曼,我是张曼,王磊。你看清楚!那个时候,你可是想娶我,我是张曼,你看清楚。”

张曼越说越激动。把脸抬起来,踮着脚,把脸凑到我面前,恨不能把她的脸融进我眼里。

我稍微清醒了些。可看着张曼,听着她激动的话,我心头火起,当年,老子不是来你家提过亲?可是你不愿意,非要嫁给别人,现在老子有了些本事,你却来讨好老子,这就是贱,就该干!

我伸大手抓住张曼抱住我的胳膊,用力扯开,然后大手当胸抓过去,一把扯住张曼的衣领,说:“当初我要娶你,你不愿意,现在我成了主任,你跑来找我,你真是个贱女人,不上不行,今夜老子要弄的你发.浪。”

我说完,大手拉扯着张曼衣领,也不管张曼痛不痛,扯进我的怀里,抱住后,大嘴就堵在湿湿的小嘴上,带着满嘴的酒气在小嘴上,来回的大力地啃着。

大手也可劲地捏着,也不揉摸,就是可劲捏着,疼的张曼差点没掉下眼泪。

“磊子,别这样,弄痛我了,你轻点儿。”张曼说着,推着我,却没有拒绝,只是让我轻点,我越发的觉得她贱,虽然她长的清纯,可我就是粗鲁。

“贱人,你不是说你男人常年不回来,老子就弄你,说你想不想让老子弄?”我完全醉了,就想着侮辱这个拉着我不让走的女人,当初你拒绝我,让我那么的丢人,都知道我是傻蛋,现在老子就是撒旦,就是恶魔,就是要狠狠地弄你。

“磊子,别说的这么难听,我是喜欢你的,当初就喜欢你……”张曼的话,更是让我心火大,更是刺激我,都他妈原来是喜欢我的,结果一个个她妈甩了老子,章珍珍,杨澜,还有你,等等,老子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一个个不会放过,章珍珍已经被老子拿住,以后老子要她好好地补偿,杨澜你总会回来的,老子也饶不了你!

喝醉的我嘿嘿地坏笑着,眼睛红的可怕,张曼害怕痛,主动把衣服脱了,白白的身子,让我的心火更加大,都她妈是好白菜来着,却不选老子,现在来找老子,老子就狠狠地弄你!

我醉眼迷蒙看到旁边大床,大床可能没什么人睡,上面摆着不少包袱,我可不管那些,抱着张曼就走过去,也不顾床上的包袱,抓住甩到地上。

“扑通”把张曼丢在床上,也不管她妈还在别的屋,大声说:“这是你自找的,这次非让你哭着喊着,求我饶了你。”

接着我伸手把张曼拉过来,使劲在她脸上拍了一下,说:“把老子的衣服脱了,我要弄的你像个贱人。”

张曼听着我的话,没有出声,不过却顺从地凑到我身边,解开我的裤子,没想到她甩动了下散乱的头发说:“磊子,别说大话,有本事让我叫出来,我就是你说的贱人!”

我不再多说话了,三下五除二把落到脚腕上的裤子甩掉,爬上大床,把光了的张曼

压在身下,可是我真的喝多了,手脚包括身子,都快不听使唤,张曼倒是体贴,用小手主动帮我。

大床很不结实,嘎吱嘎吱地响个不停,可我越来越疯狂,张曼早就叫了起来,和张娟的身子差不多的单薄,怎么能经受住我越来越强烈的疯狂。

“啪啪”“啪啪”门外响起拍门声,张曼的妈妈都被惊醒了,拍着门,哭着骂:“开门,开门,你们这个混账,死妮子,你和谁在里面?丢人啊……”

被拍门声惊了一下,我一个忍不住,就舒服了,真他妈舒服啊!

张曼也停下了哭叫,对着外面说:“妈,你睡吧,没事儿。”

“滚出来,咱们老张家怎么……”张曼妈却来劲了。

“是王主任。”张曼一句话,外面一阵的沉默,接着张曼妈说:“小声点儿,别让邻居乱说闲话,记得轻点儿。”

听着脚步声走了,我心里真的好笑,原来他妈这权力太牛了,弄了人家女儿,居然还要叮嘱小声点,害怕被别人听到说闲话!

我刚想动,吓得张曼忙说:“不行了,不行了,磊子,我真的不行,饶了我……”

我翻身从张曼身上倒在一边,说:“我想下来,难道你不嫌被压的难受?”

张曼长长地松了口气,依偎过来,也不顾脏不脏,拉了个薄薄的被子,帮我盖住,低声说:“磊子,你这么猛,张娟能受得住?她可还没我高。”

“去,你能和张娟比吗?你就是个贱人,我弄你就使劲弄,对张娟,我可是小心翼翼的。”我故意气她。

“唉,磊子,我知道你恨我,不过,我不恨你,今晚,真的好,人家刚才全身都飘起来了,以前,还不怨你,你来提亲,咱们可是单独见面的,你要是这么猛,人家早嫁给你了。”

“屁,我要是和你见面,就这般弄你,你还不喊人抓流氓?来,为了证明你是贱人,跪倒老子面前,再来一次。”

我说着推了她的头一下。

吓得张曼忙说:“不,真的不行了,现在人家腿都酸酸的,小肚子更是难受死了,坏人饶了人家,以后,人家甘愿当你的贱人。”

“算了,你去打些水,帮我洗洗,总行吧?”

“磊子,等一下,人家现在根本走不好路,先睡吧,家里只有我和妈在家,没事的。”张曼说着,抱住我的脖子,像老婆一样抱着我闭上眼,睡了。

我醒了,睁开眼,觉得不对劲,这里明显不是自己的房间,脑子急速转动起来,想到被张曼拦住,后面就不是很清楚了。

这时,我感到胸膛上有人,低下头一看,正是张曼熟睡的脸,一下子就惊的坐了起来。我看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心说:“都大白天了,难道昨晚我真的上了张曼,不是做梦?”

这时,张曼也睁开眼,正好看到我低着头,看着她,张曼低声问:“磊子,这可怎么办?”

我直接说:“先穿上衣服再说,什么怎么办?难道你还想要挟我?”

张曼没说话,翻开被子,钻了出来,找自己的衣服,来回翻着,看样子准备穿。

我看着张曼白白的身子,心说:“唉,给她点钱算了,真是喝酒犯错,难道真的上了……”

张曼突然把手里的秋衣丢在床上,抱住我,说:“不要你的钱,我想让你以后有时间,能痛快地要我,就像昨夜说的,你把我当作贱人,狠狠地……。”

我伸手推开张曼,有些厌恶地说:“别这样,真的,你说个数,我把钱给你,咱们两来无事,你还是别人老婆,我还是王磊。”

“不,磊子,我知道你恨我们老张家,张大成虽然是我本家的叔,可是我们不经常走动,对了,磊子,你可要当心些,张三很可要对你下黑手了”张曼死活不松开,极力讨好着我,用那软软的身子磨蹭着我。

张曼的话让我心里一紧,停止推张曼,低声问:“你说张三要对付我?你是怎么知道?”

张曼忙说:“前几天,去找小婶儿唠嗑,没想到张能叔回去说,张三要找人,暗地里收拾你。”

“呵呵,我说张大成这段时间安生,原来是想等我放松警惕后,再准备来狠的,,真是一条该死的老狗,谢谢你张曼,先穿衣服吧,大白天的,让你妈看到,可就惨了。”

我说着,大手就不老实起来。

张曼看着我的笑脸,低声说:“死磊子,昨晚做着那坏事,我妈就知道了,你难道忘记了?”

“曼儿,还没起?不是说:今儿你要回去看看?”

张曼赶忙松开我,伸手抓起自己的小裤裤,准备穿,却没想到,我竟然翻身把她压到身下,嘿嘿坏笑着:“曼儿,你不是想让我好好上一次?”

“冤家,不行的,我妈就在外……”张曼推开我,想挣脱出来下床,可是我那里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我伸出大手抓住那细长的腿,然后趴上去。 男人不窝囊:

张曼心里害怕,身子不停地挣扎,像一条柔软的白曼鱼,不过,还是被我弄了。

最后,张曼软软地躺在床上,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没看到张曼妈,可能躲起来了,这他妈才是个小小的主任,要是大了……我没敢想下去,只是感觉自己变了,我对自己也开始模糊,只觉的戾气加重了。

我走出张曼家,心里想着张三准备干什么,不过最后心说:“不管了,不就是想下黑手?看来我的准备些防身武器了。”

我本想回家走一圈,可是刚走出张娟家的那条街,碰到吴秃子,高大的吴秃子,笑着说:“王主任,你去镇上怎么样了?修路准备到什么时候?”

我笑着说:“修路?我和一把手谈了,人家倒是给了些建议,可都是治标不治本,镇上也没钱,估计只能等咱们凑钱修了,上面不管,看样子只能先把咱们变富了,再说吧。”

吴秃子脸上笑容不见了,一片的愤怒,大声说:“奶奶,我觉得咱们带着大伙,把县政府的门给他妈的堵了,不给修路,就不给他们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