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带着白会计工作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17:49 字数:3453 阅读进度:91/474

我说:“先把办法说出来,让大家一起想想。”

“很简单,就是向上面申请,修路建桥。上面可是大力支持,我觉得咱们应该向镇上领导申请下,说不定还真的能拨下来钱。”

“唉,这个肯定不行。我知道这个事。”王叔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其实修路的钱,早在三年前,已经拨到县里。可不是谣传。的确是真的,当时县办公室有个叫蒋天申,是个主任,管着这笔钱,可他迷上彩票,结果把修路的钱,花了个精光,被查到,又恰巧严打,直接判了个死刑。现在换了办公室主任,可这修路的钱,却没追回,谁也不问不管,一直拖到现在。”

“真他妈,我一直以为这都是传的瞎话,原来真有这事,怪不得张大成那只老狗,提到土路,也总是骂什么蒋天申。我一直闹不明白,现在才知道还有比张大成更让人可气的,要是我见到这孙子,非大耳刮抽死不可。”吴秃子气的大声骂道。

会议室,开始乱糟糟的,就连我都低声骂了句:“他妈,三百万就这么没了,又多走几年土路,真不是个东西。”

白珊珊幽怨地看了眼我,我赶忙说:“不要骂了,咱们还是商量怎么办?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大家安静下来,白珊珊站起来说:“现在县里拿不出这三百万,要不直接去市里找?”

我一听,差点没坐到地上,心说:“搞来搞去,竟然要越级上去,恐怕没把钱要下来,我就被关起来了。”

我摆摆手示意白珊珊坐下,说:“这个可不行,有问题需要一级级的来,现在大家都来说说。”

开始了乱糟糟的讨论,也说不出什么,大多也就是发表下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我看出来了,这个事,大家都没好主意,其实张大成这些年,也想着修土路,可他也没好办法,最终没修成。

我大声说:“好了,不多说了,咳咳,安静下,不说话了。”

我接连喊了两声,才安静下来。

“这样吧,对于这事,我们也不很了解,我觉得还是去镇政府,打听一下,再问问领导这事怎么办?可不能贸然去上面找,当然有必要,还是可以找,咱们又不是去闹,总不能领导犯了错,让老百姓来承担后果吧,就这样,今天下午,白会计和我去镇里跑一趟。”

我心里其实有些假公济私,看着白珊珊的苗条身段,心说:“那天夜里,看不清楚,尽是乱来了,这次可是白天,嘿嘿,能看的清楚,啊,我现在怎么越来越坏了,都想着些什么?”

中午吃饭的时候,莉姐突然问:“磊子,你为什么要带上白珊珊?”

我正吃着面条,一愣神,烧的喉咙,差点没咽下去,好不容易吃了下去,才忍着痛,勉强笑着说:“她男人赵刚就在镇政府上班,对里面熟悉,呵呵。”

“哼,别以为你的坏心思,没人看出来,双双可是说了,你们两个在会上,眉来眼去的……”

“别听她乱说,我和她还眉来眼去的呢,要是怕我和白珊珊有关系,你就到街道办,既能看住我,又能为大家出把力。”

简短的几句话,让我认识到:“我真的有些过分了,也真的该注意自己的形象,一举一动大家可都看着呢,今天在会上,我也就和白珊珊对了几次眼神,没想到钱双双居然都能看出来,唉,必须注意。”

下午,白珊珊来了,很漂亮,显然特意打扮的,浅绿色的开领儿女衫,里面纯白带着金点点的保暖衣,那高高的,上面正好顶着金点点,走起来,还颤颤的耀眼。

白色的紧身筒子裤,把两条腿展示的淋漓尽致,更是让臀显得很翘,把裤子撑的紧紧的,让人看着就想动。

黑色的小皮鞋,擦得黑亮,踩在路上,显得干净洋气,还发着脆响。

肩膀上还挎着和珍珍那样的小包,让很多小媳妇都笑着说:“姗姗,打扮的这么漂亮,小心咱们主任睡了你。”

“哼,他敢?借他个胆儿也不敢,对了,你们谁要是看上王主任,我给他捎句话,嘻嘻,让他夜里拱你家门儿去。”白珊珊可是牙尖嘴利,一点也不含糊地和那群小女人开着玩笑。

我开着车,载着白珊珊,在大家羡慕的眼神里,渐渐远去。

坐在我旁边的白珊珊,看着前面的路,笑着说:“磊子,你让我来干嘛?我可不认识什么领导,你可不能打嫂子坏主意了,我家那口子可是恨死你了,我来的时候,他可就阴沉着脸,要不是我说,他妈觉得会计不错,非要我来,指不定还要吵架。”

我扭过头,看着那带着金点点的鼓起,笑着说:“没,真的没,我带你来,就是想让你认识一下领导,以后办事,我要是没时间,你能直接来,别人我不放心。”

“磊子,怎么着也要十几万吧?我们也攒了些钱,回头你和我们一起去市里买车,到时候你和赵刚喝喝酒,缓和下关系,其实我家赵刚是个重情义的人,要不是觉得张老二帮过他,他也不会帮着张大成对付你。”

“呵呵,没事,我还真的没怪他,等你家买车,我带他去,保管让他满意。”我说着,脑子里不知怎么的闪现出,那位卖车的女导购,也不知道赵刚能不能满足人家,嘿嘿。

“磊子,这不是去镇政府,怎么去县城?”白珊珊低声问道。

“你傻呀,咱们是去和人家认识,可不是汇报工作,认识当然要有引路人,一会我找到明子,让他带咱们到一把手家,今天,应该是一把手的大寿。”

白珊珊这才缓和下来,说:“磊子,你越来越会办事了,嫂子现在真的以为,你以前就是装傻充愣,现在终于露出獠牙。”

“哈哈,我露獠牙干嘛?”

“你都把嫂子那样了,还不算露獠牙?”白珊珊说着脸红了,低下头,不敢看我,可我却想起那晚,我抱着她可劲弄,还拍着她的臀,让她换姿势,最后用她的小嘴……

我不由看向白珊珊的小嘴,心里的火,一下燃烧起来,看着那高高的衣服,忍不住就想伸手,可正开车呢。

心火燃烧,我都开不下车去,踩刹车,把车停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下。

“干嘛停车?”白珊珊扭头看我,四目相对,白珊珊忙摇摇头说:“不行的,这可是大白天,万一咱们镇的人路过,他们可都认识你的车。”

白珊珊意识到我想干啥,说的话,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索性放开了,笑着说:“可是我忍不住,嫂子,你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反正天还早,咱们快点就是了,现在离镇那么远,来的时候,也没人跟来,快点儿,你到车后座等我。”

我说着,跳下车,左右看看,发现没有人过来,解开裤子对着大树,来了一大泡。

让白姗姗清晰地看到我的身体,林清说过,被我弄过的女人,大多忍不住还会想着我,我不信白珊珊不会想我,何况,以后白珊珊可是帮我管帐,要是不服服帖帖的,怎么能放心,刚才她提起赵刚,感觉可还是那么的亲切。

白珊珊还真的到了车后座,从车门口探出头,低声说:“快点儿,趁这会儿没人,你个坏人,真的就不能忍一会儿?”

我笑着,连裤子也没扣,直接上了车。

此时,白珊珊已经来到车的后座上,竟然都把裤子褪下了,白白长腿,露在外面,薄薄袜子裹着的小脚也把皮鞋甩掉,蹬在软软的座背上。

“关上车门,你个坏人。”白珊珊红着脸说道,其实她也想了。

我关上门,直接扑了上去,压在白珊珊身上,大嘴直接堵在小嘴上,可劲地亲。,白珊珊呼吸都急促起来,双手抱住我的脖子,让我更是兴奋。

我的大手钻进那漂亮女衫里面,当然把保暖衣也掀开了,更是把罩罩也推了上去。

白珊珊眼神迷离,被我亲着,磨蹭着,白白的腿分别在我的两边,一只小脚踩到软座上,一只垂在下面,使劲推着我,急切地说:“磊子,快点儿,别磨蹭了,人家都受……”

我把裤子退下去,坐到车座上,让白珊珊坐在我的腿上。

白珊珊一声低叫,我感觉一阵的舒服。

车子在我们的运动中,也都震动了,我都能听到,车外好像有人吹口哨,显然是有人知道车子里再做什么。

羞得白珊珊只能把头埋在我的怀里,任凭我肆意所为。 百度@半(.*浮)生 —男人不窝囊

当我舒服了,白珊珊羞得满脸通红,推了我一把说:“坏人,还不快些去开车?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咱们那片的看到。”

我笑着说:“怕什么?同样的车子很多,你只要不承认,谁也不能怎么样。”

我说着拿起自己的四角裤穿上,坏笑着说:“嫂子,你的真……”

“别说,弄了就是了,还要说出来,羞羞嫂子?”白珊珊说着想弯腰捡起被丢下去的小裤裤。我忙弯腰帮她捡了起来,顺势抓住她的一只小脚,说:“来,抬起来,我帮你穿。”

白珊珊很听话地抬起腿,可当她看到我死死地盯着她的腿上,猛然推了我一把,抢过小裤裤,就想快速穿上,低声说:“坏磊子,你还看,你真是……”

我却猛然再把她压倒,急促地说:“嫂子,你的真好看,我又想了。”

白珊珊想推开我,可还是被我分开她的腿,压上去,急切地推下去刚穿上的四脚裤裤……